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第275章 挑选皇妃
    慧贵妃在众目睽睽之下,表达对自己的喜爱之意,不禁让人怀疑,她有拉拢自己之嫌。

    而且关于这次宫宴,苏陌凉多少听到点风声,似乎是皇后和慧贵妃有意在宫宴上为七皇子和六皇子物色皇妃的人选。

    苏陌凉当初不能确定慧贵妃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今日见了她的态度,已经非常肯定,她就是有意拉拢她,让她嫁给宫墨羽的意思。

    然而,她故意做的这么明显,其实是做给皇后看的。

    皇后和她是死对头,她对苏陌凉表达了善意,皇后肯定会认为苏陌凉是慧贵妃的人,对苏陌凉自然多了敌意。

    所以,慧贵妃此举不是在选妃,而是在逼苏陌凉站到皇后的对立面,不得不接受她的拉拢。

    哼,这个老狐狸实在狡猾,使出这样的手段,还真是让苏陌凉无路可选啊。

    此时此刻,苏陌凉明白了慧贵妃的用意,其他人自然也领悟了过来。

    整个大殿之上,情不自禁的议论起了六皇子的婚事儿。

    宫右熠最近因为杀害殷家女儿一案被皇上禁足,并没有出席这个寿宴,但是宫墨羽本人却在大殿之上,坐在慧贵妃下方不远的位置,遭受着大伙儿的议论。

    此时的他,面色阴沉,目光阴冷,死死盯着苏陌凉。

    他明明厌透了这个女人,可母后却要当众拉拢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他的五脏六腑像是要爆炸一般,烧得厉害。

    但慧贵妃没有明说他们的婚事儿,他又不能自作多情的站起来反对,所以只有忍着怒火,端起跟前的酒杯,狠狠饮了一口。

    苏陌凉也将宫墨羽愤怒的神情看在眼里,眸底划过隐晦的光芒,装作不知道,不明白的样子冲慧贵妃抱拳:“娘娘谬赞了,小女不过一介贱民,难登大雅之堂,是娘娘仁善,竟能如此善待小女,小女感激不尽。”

    苏陌凉此话看似挑不出错处,仿佛谦虚之态,实则是对慧贵妃的拒绝。

    慧贵妃本该生气她的不识好歹,可偏偏又被她安了个仁善的名头,让她不好反驳。

    不过,她好歹在宫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这点定力还是有的,不禁顺着苏陌凉的话笑起来:“呵呵,苏姑娘不必妄自菲薄,能从南隋国到苍元国,最后成为寂灭宗的弟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

    苏陌凉闻言,不置可否,轻轻低头,一副谦虚的样子。

    这个慧贵妃的意思那么明显,她要是再多言,就真不好推拒她的好意了。

    所以她索性选择沉默。

    看着苏陌凉沉默,皇后心里舒坦,不由得朗声转开了话题。

    “今日皇上寿辰,本该是高兴的日子,但皇上大病初愈,却不得不为苍元国以西的洪涝灾害忧心操劳。本宫想,往年的寿辰,不是唱歌跳舞,就是吟诗作对,皇上也看腻了,这次本宫就将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取消了,想听听在坐的各位对洪涝灾害的看法。当然,若是谁说的好,说的有理,皇上和本宫大大有赏。”

    听到皇后这番话,大家都是窃窃私语起来。

    这洪涝灾害像是毒瘤一般,侵害苍元国好多年了,就连朝堂上的大臣们都束手无策,可皇后为何在这种场合突然提起洪涝一事儿?

    有些人是不明白皇后的用意,可苏陌凉却看得透彻。

    很明显,皇后和慧贵妃两人这是想趁着宫宴的机会,挑选优秀并且能帮助自己儿子匡扶社稷的儿媳妇。

    所以才拿出了一个关乎国家社稷分外棘手的问题,来考验大家。

    下面闹成一团的众人刚开始还不是特别明白,可现在细细思量后都是有些了然。

    只是这洪涝灾害就连朝堂中的大臣都头疼不已,在场的女子又怎么可能想得出绝妙的办法来。

    然而,还不等苏陌凉感叹,便是有人自告奋勇的站了起来。

    此人便是东城主的女儿,付岚雅!

    她今日身着白色衣裙,优雅高贵,白皙俊俏的脸蛋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盈满笑意,清波流盼间,媚态尽显。

    只见她朝着皇后轻轻福身,温柔的声音缓缓传开:“回娘娘,小女对于洪涝灾害,倒是有些拙见,不知当讲不当讲。”

    付岚雅虽然是城主的女儿,但四大城毕竟地处偏远,没有帝都这么繁荣,况且四大城每年都要向皇室进贡,过的实在憋屈。

    所以付岚雅才费尽心思想要攀龙附凤,改变自己的处境和命运。

    这次,是她表现的最好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皇后见付岚雅胸有成竹,满意点头:“不必拘礼,畅所欲言即可。”

    付岚雅得到皇后的肯定,这才缓缓开口:“都说苍元国以西的蓝沧江洪涝不断,不但淹死了农作物还淹死了附近的百姓,让百姓民不聊生,痛苦不已。小女曾想,如果将这条江河用石头填满,一来可以阻止洪水来犯,二来百姓安居乐业,三来皇上每年也不用拨大量的国库去救助蓝沧江附近的难民,所以——”

    付岚雅自认为自己想出的是绝佳的点子,满脸的傲色,等着皇后夸赞,可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便是被皇上一声怒吼打断。

    “放肆!”皇上一掌拍在龙椅手柄上,发出一声砰响,伴着厉吼,顿时吓得众人打了个激灵。

    “哼,这蓝沧江是我们苍元国重要的补给源,若是封了,你让百姓喝什么?吃什么?用什么?况且,蓝沧江从苍元国最北边起源,一直流往西边。这么长的一条线,你要朕怎么填满?若真如你所说,不知道要消耗多少人力物力,去填补江河,那才是真的劳民伤财,民不聊生!”皇上愤怒的呵斥震得付岚雅白了面色,摇摇欲坠的跌回了自己的位子。

    她听说是解决洪涝的法子,所以只往控制水灾方面想办法,哪里有皇上想得那么透彻,那么周全,那么深远。

    更没料到自己会激怒了皇上。

    这下子,付岚雅被骂地哑口无言,颜面尽失,霎时惹来众人的嘲笑声。

    “呵呵,付岚雅,你也不看你是个什么身份,就敢大言不惭,真是丢了寂灭宗的脸!”黄曼晞最看不惯有人跟她争皇妃之位,现在见付岚雅吃瘪,当场就冷笑出声,落井下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