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0.第280章 苏陌凉的反击
    宫女见此,吓得瑟瑟发抖,连连磕了几个响头,抖着声音回答道:“那男人已经被捉下,正押在殿外等候慧妃娘娘发落呢。”

    慧贵妃闻言,眸子迸射出杀人的火光,咬牙切齿的大吼:“把他给本宫押进来!!!”

    话落,宫女连忙起身,冲着殿外奔去。

    不一会儿,只见几个侍卫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黑衣男子,走进了大殿。

    “奴才叩见皇上,皇后,贵妃娘娘。”

    侍卫一进来便将昏迷不醒的黑衣人丢到地上,冲着上面的三位恭敬行礼。

    慧贵妃此刻,哪有心情管礼数,直接大声呵斥:“到底是怎么回事,清瑶为什么被杀!给本宫从实招来。”

    侍卫见慧贵妃气得发疯,连忙抱拳回答:“回娘娘,当时奴才巡逻经过御花园,就见这登徒子趴在清瑶的身上,待我们走过去看时,才发现,清瑶别他扒光了衣服,死在了花丛中,而这登徒子满嘴的酒味,想来是喝醉了,奸杀了清瑶。”

    苏陌凉听到这儿,面上不动声色,心头却笑了起来。

    亏得黄曼晞给她洒了一身酒,才让她将衣服上的酒水擦到黑衣人的身上,造成喝酒误事的假象。

    不然,这场奸杀就显得有些牵强了。

    “什么!反了,反了,连本宫的贴身宫女都敢奸杀,岂有此理!”慧贵妃怒不可遏,暴怒大吼,声音尖锐,回荡在大殿上,给众人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黄曼晞早已被这一幕吓得瞠目结舌,全身的血液,像是凝结住不流了,心像被老虎钳子拧着一般,又恐惧又疼痛,呼吸都窒息了。

    苏陌凉看到黄曼晞惊恐的反应,唇边轻轻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那怡然自得的神态落入黄曼晞的眼底,更是给她带来了濒临死亡的恐惧。

    是她!

    一定是她!

    是苏陌凉搞的鬼!

    那清瑶可是慧贵妃身边的红人,如今被她的人奸杀了,慧贵妃岂能放过她!

    想到这里,黄曼晞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颤抖

    果然,她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黑衣人到底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杀害本宫的人!”慧贵妃厉声质问,骇得全场鸦雀无声。

    这时候,还是林婉儿最先认出来:“咦,这不是经常跟在黄曼晞身边的暗卫吗。”

    林婉儿跟黄曼晞都是噬魂殿的人,两人朝夕相处,自然见过这个暗卫出没,当下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被林婉儿这么一提,其他噬魂殿的弟子似乎都有印象,全都议论起来。

    听到这里,慧贵妃杀人般的目光猛然射向了黄曼晞。

    她没想到,这黑衣人竟然是黄曼晞的人。

    心头的怒火早已达到临界点,此时知道真相,慧贵妃彻底爆发了:“混账黄曼晞!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纵奴行凶,奸杀本宫的贴身宫女,如此不把本宫放在眼里,是要造反吗!”

    黄曼晞被这一吼,吓得浑身发软,霎时摊在了地上,惊慌失色的摇头大喊:“没有,我没有啊,不是我干的,不是我!”

    她被慧贵妃暴怒的表情,吓得六神无主,脑袋一片空白,除了一个劲儿否认,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哼,黄曼晞,你休要狡辩,你暗卫不在你身边伺候,为何要跑到御花园去,这么多宫女不侵犯,他偏偏奸杀了本宫的宫女,种种迹象表明,你就是对本宫怀恨在心,想要借机报复本宫。”慧贵妃也不傻,自然联想到黄家和皇后是一站队的人,对自己早就记恨在心,伺机报复。

    如今发生这样的事儿,虽然令人震惊,但她也能想得明白。

    看样子,皇后和黄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铲除她了。

    黄曼晞听到这番话,吓得浑身发抖,惊惧的直摇头:“不是的,慧妃娘娘,你要相信我,给我一百个胆子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啊!我是被冤枉的,是苏陌凉,一定是她,她设计安排了一切,是她杀害了你的宫女啊!”

    慧贵妃闻言,气得瞳孔大睁,厉声大吼:“放肆!这个时候还在狡辩,如果是苏陌凉干的,为何你的暗卫会出现在御花园,我想她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使唤得动你的暗卫吧!”

    黄曼晞听到这话,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色惨白如纸,心里除了恐惧,还有深深的绝望。

    她知道此事无力回天,百口莫辩,自己彻底被苏陌凉坑害了。

    “父亲,救救我,不是我干的,我没有杀害清瑶,真的不是我!”黄曼晞绝望之际,只有望向了自己的老父亲,只有他才能将自己救出这水深火热之中。

    黄家主也是被这一系列的事情,惊得面色发黑,望向苏陌凉的眼神竟是淬了毒,仿佛一眼便是要了苏陌凉的命。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儿是被冤枉的,因为他女儿还不会傻到明着跟慧贵妃作对。

    看这情形,她八成是想陷害那个叫苏陌凉的死丫头,结果反被倒打一耙,惹祸上身。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没想到她的心思如此细腻缜密,不但能脱险,还能利用条件,反过来栽赃陷害。

    此人是个狠角色啊。

    黄家主不由得再一次感叹苏陌凉的不简单,脑子也在迅速运转,想着应对之策。

    随后,只见他抱拳冲着慧贵妃行了一礼:“慧妃娘娘,犬女虽然顽劣,但还不至于残忍到派人杀害你的宫女,毕竟这是皇宫,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给老臣和犬女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想来,是那暗卫自己喝醉了酒,看到漂亮姑娘,才动了欲念,根本不关犬女的事儿啊。再说了,那只是一个宫女,慧妃娘娘何必因为一个奴才大动干戈呢,若是娘娘缺人伺候,我们黄家马上送一百个丫鬟进宫,轮流伺候娘娘。就当是黄家给娘娘赔罪了。”

    慧贵妃闻言,气得深吸一口气,堵得说不出话来。

    这老家伙倒是会为自己开脱,居然把所有罪过全都推到了暗卫身上,不但如此,还用送丫鬟的方式赔罪,化解矛盾,偏偏让她说不起话。

    因为她若是因为一个宫女,揪着不放,那就有失她贵妃的风度,显得她小心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