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1.第281章 异国女子
    清瑶虽然是宫女,但对慧贵妃来说可不是普通的宫女,怎么能跟其他没用的丫鬟相比。

    要知道杀了清瑶,就相当于斩断了她的右臂,所以这绝不是死一个奴才这么简单的事儿!

    这是黄家和皇后想要除掉她身边的谋士,层层瓦解她的手段啊。

    再加上,黄家又趁着这次的机会,打着赔罪的幌子,将安排好的丫鬟送进宫来伺候她,实则是在她身边安插眼线,想要随时监督她。

    她之前还有所疑惑,黄曼晞为何蠢到这个地步,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动手,可现在将一切联系起来,都能解释得通了。

    他们这是剑走偏锋,想要出奇制胜!

    意识到这一点,慧贵妃内心大惊,愤怒的面色惨白如纸,袖口下紧紧拽起的拳头,隐忍的颤抖着,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恐惧。

    黄家主看着慧贵妃隐忍不发,也摸不清她的心思,不过为了脱罪,他必须再度施压:“慧妃娘娘,你身子娇贵,万不可因为一个宫女就气坏了身子,既然娘娘仁善,心疼宫女,老臣就给娘娘一个交代,还宫女一个公道!”

    说着,黄家主大步跨出席位,噌的一下,抽出佩剑,还不等慧贵妃大声阻拦,便是一剑刺向了摊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黑衣人。

    慧贵妃吓得目眦尽裂,尖锐的喊声冲破喉咙,还来不及落下,黑衣人便是被一剑斩杀,断了气儿。

    黄家主是故意的!

    他害怕黑衣人醒来,会被严刑逼供,招出不该招供的阴谋,所以趁着这个机会,抢先将他斩于剑下,免去后顾之忧。

    到时候就算慧贵妃要求皇上审理此案,也无从查起,让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慧贵妃自然也知道黄家的盘算,此刻怒不可遏,咬牙切齿,对于黄家私自做主的举动恨到了极点。

    “皇上,娘娘,老臣已经斩杀了这个罪魁祸首,算是以命抵命,还了宫女一个公道。”

    听到黄家主如此说,皇上自然不可能为了一个宫女跟黄家置气,只是遗憾的点点头:“嗯,死了就算了,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慧贵妃早就料到皇上会息事宁人,心里更是揪成一团,咬着银牙将所有愤恨和屈辱咽进了肚子里,心底暗暗发誓——今日之仇,定当百倍奉还。

    皇上都发话表示不愿提及此事,在场的众人也都跟着闭嘴,不敢再私自议论此事,因为这关系到黄家和慧贵妃之间的恩怨,不管说什么,得罪了其中一方,都讨不到好处。

    苏陌凉见这一页算是揭过去了,并没有深感意外,而是很淡定的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了下来。

    林婉儿还担心她迟迟未归,怕是出了事儿,没想到她不但回来了,还给黄家带来了这么大的“惊喜”,不禁失笑着摇头。

    这黄家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她家主子,自作自受,想来苦日子还在后面呢。

    “好了,今天是皇上的寿辰,本该是高兴的日子,不要因为两个奴才坏了大家的雅兴。”皇后笑着环视周围一圈,安抚着受惊的群众。

    大伙儿因为这话,放松了下来,可是慧贵妃却因为这话拽紧了手指。

    皇后竟然用奴才两个字就将此事抹过去了,可恶!

    皇后自然知道慧贵妃此刻恨不得撕碎了自己,可心头却从未如此畅快过,包含笑意的视线忽然望向了坐在下方的殷家主,朗声开口:“殷家主,听闻你为了庆祝皇上寿辰,特意去幻西大陆和东炎大陆的边界寻来了异国女子,要为皇上献舞助兴,不知道人在何处啊?”

    殷家主见皇后兴致如此之高,心里升起些许异样,深深的看她一眼,恭敬回答:“回娘娘,她们已经在殿外候着了。”

    皇后闻言,满意点头,高兴的抬袖,高声吩咐:“让她们进来吧——”

    听到这话,候在大殿门口的太监才放行,让殿外穿着奇装异服的女子们陆陆续续的走进了大殿。

    这时候,有些压抑的大殿因为这群穿着暴露的美女,再度掀起了全场的**。

    只见这群女子身披紫色轻纱,里面的雪白肌肤若有若现,傲人的胸刚好被巴掌宽的紫布包住,勾勒出诱人的浑圆,不盈一握的纤细小腰,彻底的暴露在空气中,白皙光滑的肌肤,就算是远观也能想象出让人为之疯狂的手感。

    而在那美得让人兽血沸腾的肚脐中央,点着闪着五颜六色的光泽的钻石,将那完美的身段衬托得妖娆妩媚,勾魂摄魄。

    她们的身体虽然暴露,可是那张脸却被紫色轻纱遮住了容颜,只露出那双仿若妖精一般的褐色瞳孔。

    此刻轻纱浮动,姣好的容颜若隐若现,瞧得众人心神荡漾,恨不得扑上去撕开让人心痒难耐的面纱。

    苏陌凉看着这身打扮,脑海中不禁回忆起,前世波斯女郎和印度女郎的装扮,眼前的女子倒是跟她们有些相似。

    苏陌凉是21世纪的人,自然能接受这种装扮,可是场上的不少保守的女子却无法忍受。

    就连林婉儿都忍不住凑到耳旁呢喃一声:“她们穿得可真是暴露啊,果然是些讨男人欢心的下贱舞女。”

    “呵呵,其实将姣好的身材展现出来,也是一种美的表达,没有高贵和下贱之分,只有美丑之分。”苏陌凉低笑一声,举起杯子啜饮一口。

    也不知道是苏陌凉声音过大,还是宫墨羽的耳力过人,顿时将她这声看似无意的感叹听了进去。

    他满目阴鸷的盯着她,回想起她与君颢苍在宗派里暧昧亲热的举动,心里涌动着莫名其妙的怒火,冷声讽刺:“哼,狡辩!明明是自己银当,不守妇道,耐不住寂寞,还说什么美的表达,不知羞耻!”

    宫墨羽极为愤怒的冲着苏陌凉呸了一口,不知羞耻四个字被他咬得极重,不看他有些扭曲的表情,光是听这口气,就知道他将苏陌凉厌恶到了极点。

    林婉儿没想到宫墨羽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微微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望向苏陌凉:“主子,六皇子怎么了?似乎和你有过节啊!”

    苏陌凉轻笑起来,不以为意的回答:“我跟他不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