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6.第286章 抱歉,我不稀罕
    宫墨羽最烦她这张冷冰冰的脸,瞳孔里除了漠视以外还带着点点鄙夷。

    他真不知道自己堂堂皇子,到底哪里让她看不上了。

    说起来,他也是仪表人才,英俊潇洒,虽然比不上风墨痕,但在苍元国也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了。

    身边不知道多少女人爱他爱得发疯,偏偏这个低贱的女人对他连正眼都不瞧一下。

    因为这事儿,宫墨羽还特地去打听了宗派那男子的消息。

    据他所知,那个名叫君颢苍的不过是金长老新收的内门弟子,没什么背景,鲜少在宗派里出现,一听就知道是个受人排挤,不受待见的怂包。

    啥优点没有,就是那张脸长得过分的漂亮,漂亮得连他都觉得惊艳。

    是,他承认,他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但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没实力,没背景,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就是受人唾弃的垃圾。

    想来,苏陌凉也是看在他那张脸的份上,才跟他纠缠在一起的。

    哼,他会用事实告诉她,光是漂亮,却没啥背景的男人是靠不住的。

    想到这儿,宫墨羽握紧了拳头,瞳孔浮动着怒意,但又因为慧贵妃的施压,他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开口:“苏陌凉,本皇子可以给你一个嫁进皇室的机会,只要你接受母后的拉拢,成为我们的人,母后高兴了,本皇子就赏你个侧妃当当。”

    苏陌凉听到这样施舍的语气,表情一愣,眸子闪过一抹惊讶,随后控制不住的笑起来。

    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弯得如天边的月牙,从瞳孔里泛出醉人的光泽,娇嫩白皙的脸蛋犹如绽放的白兰花,清丽脱俗的美感像是从她颊边的两个梨涡间荡漾开来,蔓延在她本就绝色的脸蛋上。

    宫墨羽明明听出她的嘲笑,可是却被这一幕惊艳得说不出话来。

    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他移不开眼。

    宫墨羽活了这么大,第一次见这样美丽的女子。

    不像如意那般温柔,却独有自己的那份高贵,不像如意那般体贴,却独有自己的那份执拗。

    她跟如意完全相反,没有女人味儿,浑身都带着刺,性格冷漠深沉,拒人千里之外,甚至还带着点让人猜不透的神秘。

    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一个顽石般的女人,举手投足间却有一种说不清的味道。

    宫墨羽意识到这一点,心里暗惊,他只是暂时利用她而已,会不会想太多了。

    想到这里,宫墨羽顿时收起不该有的心思,生气的瞪着她:“苏陌凉,你笑什么!”

    苏陌凉抬眸睨他一眼,瞳孔里讽刺的笑意分外扎眼:“六皇子,我发现自作多情的是你吧。我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慧妃娘娘,你现在突然跑出来跟我说许我侧妃之位,不是很搞笑吗?既然你脑子不清楚,那我就再说一次,别说是侧妃,就算是皇后之位,我也不稀罕,你还是让那个青楼女子去当吧。”

    苏陌凉讽刺的剜他一眼,冷淡的表情也浮上了不耐和恶心。

    真是从未见过这么奇葩的男人,他明明讨厌她,她也拒绝了他,到头来又像是大爷一般施舍她。

    谁在乎他的施舍啊!

    宫墨羽听到如此羞辱自己的话,顿时气的咬牙切齿,整张俊脸像烧得通红的锅炉,气鼓鼓的,还冒着热气。

    “你——苏陌凉你放肆!我许你侧妃之位是看得起你,你别不识好歹!再说了,你以为我是真的喜欢你吗,还不是为了讨我母后开心,让她允许如意进门,不然,我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废话!”宫墨羽气到极点,口不择言,一股脑的将自己的打算倒了出来。

    不过,就算他不说,苏陌凉也能猜到。

    “六皇子,你身为一个男人,居然要靠着一个女人,才能娶到自己喜欢的女人,你不觉得自己很窝囊吗?你想要和如意在一起,却要毁了别人的幸福,未免也太自私了!”苏陌凉实在看不下去,板着面色严肃呵斥。

    宫墨羽却不以为意,像个大爷似的,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冷哼道:“你跟着那个君颢苍,有什么幸福可言,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只会让你的生活更加悲惨。而你嫁给了本皇子,享尽荣华富贵,受人尊敬爱戴,那才是真的幸福!不知道你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平坦的路不选,偏偏要选一条崎岖的!”

    “六皇子,你说的那些荣华富贵,我从来不稀罕,再者,我这辈子只爱君颢苍,这世上只有他才配得上我。而你连他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更没有资格评价他。因为君颢苍三个字从你嘴巴里吐出来,我觉得对他是一种极大的侮辱。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请六皇子以后不要再纠缠于我!”苏陌凉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像刷了层浆糊般地紧绷着,瞳孔里放射着冰刺一般的冷芒。

    很显然她是生气了。

    不为别的,仅仅是因为那个叫君颢苍的男人。

    意识到这一点,宫墨羽不知道为何,体内的肠胃和五脏像是遇到大火的干柴,呼呼地烧起来,不知道是因为被她羞辱而愤怒,还是因为她在乎那个男人让他愤怒。

    这一刻,宫墨羽恨不得掐死她,连带着掐死那个男人!

    “苏陌凉,你今天放弃了飞黄腾达的机会,我会让你后悔的!哼!”宫墨羽咬着牙齿,咯咯作响,猛地怒吼一声,甩袖子离去。

    看样子是气得不轻。

    苏陌凉目送着他离开,才转眸望向了旁边的小花园,犀利的眸子眯了起来,冷声呵斥:“谁在那儿偷听,给我滚出来!”

    得了呵斥,隐藏在小花园的身影,顿时朝着另外方向逃去。

    苏陌凉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去,瞬间抓住了他的肩膀。

    看装扮是个侍卫,只是侍卫为何躲在这儿偷听,到底有什么企图?

    苏陌凉脑子一转,皱起眉头,厉声质问:“说,你是谁派来的!”

    在皇宫内,有人偷听,八成是某个娘娘的眼线。

    然而,就在这时,侍卫忽然转身,拽着苏陌凉的胳膊往自己怀里一带,她都来不及反应,便是被侍卫扑倒在了草丛中。

    “你——”苏陌凉惊得瞪大双目,正要大吼起来,可目光触及到侍卫的脸,所有的吼声都被噎在了咽喉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