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8.第288章 你是君大师?
    “苏姑娘,我看我们还是绕路走吧,若是等下去,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好在我知道这里的小路,虽然僻静一些,但路程短,很快就到了。”车夫由衷的建议道。

    苏陌凉闻言,只有点点头:“好吧,那就绕路走吧。”

    车夫得令,顿时驾着马车掉头,转往了一旁的小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马车仿佛已经驶入了一个幽静的小树林。

    苏陌凉忽然感受着四周渐浓的杀气,袖口下的手指不自觉的握紧,身子跟着紧绷起来,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果然,此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夜色下有无数的黑影掠出,朝着苏陌凉的马车飞扑而来。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马车被袭击而来的灵力击碎,苏陌凉一个跃起从里面飞了出来,才不至于被灵力击中。

    这时候,四面八方的黑衣人快速聚拢而来,眨眼便将苏陌凉包围得严严实实。

    “谁派你们来的?”苏陌凉环视周围一圈,大声质问,表情冷静得不像话。

    话音刚落,包围圈外忽然传来低沉的笑声,只见一位身着蓝色袍子的青年男子,大步走来,面上挂着得逞的笑意,盯着苏陌凉的眼神像是盯着一块肥肉。

    “哈哈哈,苏陌凉,你不是运气好,几次都能死里逃生吗?这里全都是高级将灵师的死士,你今天运气再好,也插翅难飞!”

    苏陌凉没想到是老熟人,眼角一扬,冷哼出声:“赵家还真是锲而不舍啊,上次不能栽赃陷害我,这次又来暗杀我,手段倒是层出不穷。不过,这次怕是又要让你失望了,想取我的命,就凭你这些高级将灵师还不够格!”

    赵高寒见她如此狂妄,气得呼吸一滞,英俊的面庞阴沉了下来,咬牙道:“哼,不知天高地厚,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什么是高级将灵师的力量!给我上!”

    他猛地一吼,黑衣人尽数倾出,朝着苏陌凉袭击而去。

    苏陌凉看四面八方的身影如虹般掠来,面色浮过讥诮,随后一声低吼:“金毛狮王,给我上!”

    只听整个树林瞬间爆发出深沉、洪钟般的狮子吼声,粗重悲壮,惊天动地,尾声是一阵沉重而又低沉的喉音,恰似人的喘息。

    这时候被吓坏的众人,纷纷退了几步,眼睁睁看着苏陌凉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头威武雄壮的金色雄狮,身形大的吓人,形状狰狞可怖,此刻睁着一对火炭似的眼睛四面观看,它一声长吼,四面回响,迈开步子,威风凛凛,浑身的凶气吓得众人屁股尿流。

    而赵高寒更是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惊骇得结巴了:“暴——暴——暴风烈焰狮!”

    苏陌凉见他还认得,满意的颔首:“算来,你还也是老朋友了。”

    苏陌凉如果记得不错,这应该是赵高寒第二次见到暴风烈焰狮。

    “暴风烈焰狮子,为什么在你这儿!”赵高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吼着质问。

    上次在森林里,他见过暴风烈焰狮,要知道这暴风烈焰狮可是君大师的灵兽啊,上次还帮他们驱赶了兽群,可是怎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赵高寒难以置信的直摇头,面色吓得惨白,神情惊惧得浑身发抖。

    “主子,我好久都没吃人肉了,这些人就赏给我吧。”金毛狮王看到这么多不要命的送上门,心情不错,呲牙咧嘴的张开了血盆大口。

    苏陌凉点头,准了:“自然,这里的人一个不留。”

    既然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自然是要杀人灭口的。

    赵高寒听到那一声主子,顿时吓得灵魂出窍,整个人的呆住了:“你——你——原来你是暴风烈焰狮的主子!!!”

    暴风烈焰狮的主子不是君大师吗?

    难道——难道——

    不!不可能!他不相信!

    苏陌凉,一个来自南隋国的贱民,寂灭宗的下等外门弟子,怎么可能是苍元国所有势力都争相讨好的君大师!

    君大师可是丹王中期的超级强者,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身份卑贱,实力不起眼的苏陌凉啊!

    赵高寒实在无法将君大师的高大形象跟眼前这个黄毛丫头联系起来,此刻疯狂的摇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要知道他们赵家可是将君大师奉为座上宾,还花了一个蓝品炼丹炉的代价去讨好她,拜托她抓苏陌凉。

    可是,到头来,却告诉他,君大师就是苏陌凉!

    这真相,犹如晴天霹雳,劈得赵高寒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

    “不,这不是真的,你在骗我!”赵高寒受了刺激,癫狂的直摇头,像是疯了一般,根本停不下来。

    苏陌凉见他这副狼狈的模样,轻笑着回答:“哎,真是可怜啊,你们赵家最为宝贝的九天噬阴鼎,落入了你们敌人之手,若是被赵长老知道了,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呢!”

    赵高寒闻言,惊惧得目眦尽裂,全身抖如筛糠。

    她竟然知道九天噬阴鼎!!!

    整个苍元国,知道九天噬阴鼎只有赵家和君大师,而苏陌凉竟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此刻的赵高寒再傻也能猜到了。

    他气得喷出一口鲜血,指着苏陌凉的手,不停的颤抖:“你——你——苏陌凉——你个贱人,你把我们骗得好惨啊——你骗了我们赵家的信任,骗走了九天噬阴鼎,一切都是谎言,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想到当初她的那番说辞,天衣无缝,合情合理。

    她利用殷家的关系,骗取了他们的信任,可是今日他才知道,那些话全都是她胡诌的!

    而上一次在交易行,她说没有抓到苏陌凉是因为宫佑熠从中作梗,他们竟然信了她的说法,还在想方设法的对付宫佑熠。

    现在想来,实在可笑之极啊。

    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这一切都是苏陌凉的阴谋,目的就是想让他们互相猜忌,自相残杀。

    她正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真是好歹毒的心!

    “苏陌凉,我不会让你奸计得逞的,我要回去告诉他们,我要将事情真相告诉他们,你就是个心肠歹毒,手段狠辣的魔鬼!”赵高寒抖着身子,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表情显得狰狞可怖。

    苏陌凉闻言,失笑着摇头:“你觉得我还会让你活着回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