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9.第289章 损失惨重的赵家
    赵高寒闻言,全身的筋骨都在搐动,牙齿和牙齿打架,发出碰撞的声音,脑子里翻转昏旋,努力爬起来的双腿,仿佛已经被魔鬼抓住一般,又重新软了回去。

    他看着苏陌凉一步一步走来,像是看到洪水猛兽一般,嘴唇哆嗦着,好像拚命地想说话,可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脸上恐怖得一点血色也没有,只有两眼不住地闪动。

    苏陌凉看他确实被吓得不轻,唇角轻扬,勾起浅浅的弧度,清越的声音在幽静的树林里响起,明明是有些闷热的天气,却带着阴冷刺骨的寒意:“赵公子,我好歹收了你们赵家的九天噬阴鼎,一定会好好照顾赵家的,你就放心的去吧——”

    话落,赵高寒吓得目眦尽裂,还来不及反应,便见苏陌凉一个挥手,身后的金毛狮王猛扑而来,一个张嘴就将他活生生的吞了进去。

    周围的十几个死士看着金毛狮王大口咀嚼着赵高寒的尸体,咬得嘎嘣脆的声音在死寂的氛围中响起,顿时骇得众人毛骨悚然,纷纷掉头欲要逃跑。

    苏陌凉见此,眼神一厉,低吼:“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

    金毛狮王闻言,囫囵吞枣般将赵高寒吞入肚中,一个甩头朝着逃奔的死士追去。

    不过眨眼时间,十几个人全都成了他的口粮。

    竟是连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干干净净的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什么都没有发生。

    苏陌凉看着金毛狮王吃得饱饱的走回来,赞许的看了它一眼:“干得不错。”

    “嘿嘿,那是,我可是凶兽榜排名第一的金毛狮王,啊呸,是暴风烈焰狮,这些小虾米分分钟的事儿。”暴风烈焰狮发现被苏陌凉叫久了金毛狮王这样的蠢名字,它差点都忘记自己的真实名字了。

    苏陌凉闻言,轻笑一声,点点头:“是,凶兽榜排名第一的金毛狮王,请问你现在可以回空间了吗。”

    “要我说多少遍,叫我暴风烈焰狮!”它很不服气的瞪向她,可苏陌凉根本不给它申诉的机会,便是一个挥手将它收入了空间里。

    这时候,苏陌凉回头看了一眼被损坏的马车和摔在马车边晕过去的车夫。

    她大步走了过去,伸手探了探车夫的气息。

    居然还有气儿!

    想来是被刚才的灵力击中,受了内伤,晕过去的,好在命大,还活着。

    这车夫是慧妃娘娘的人,若是车夫死了,慧妃八成误会是自己干的。

    所以,这个车夫不能死,而且他还有用处。

    想着,苏陌凉掏出一颗治内伤的丹药喂他吃下,等了片刻,车夫便是悠悠转醒,有些惊慌失措的看了看四周。

    “刺客!刺客呢!”

    看着他惊魂未定的样子,苏陌凉拍了拍车夫的肩膀:“老伯,刚才有人救了我们,把那些刺客打跑了。”

    车夫闻言,惊醒般望向苏陌凉,“哎呀,苏姑娘,你没事儿啊,谢天谢地。不然老奴真不知道该如何向慧妃娘娘交代!”

    “你今晚就送我到这里吧,后面离宗派没多远,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现在回去禀报慧贵妃今晚的事情要紧。”

    “啊?让苏姑娘一个人实在不安全啊。”车夫摆手。

    苏陌凉笑了笑:“放心吧,有人在暗中保护我,不然刚才那么多人杀我,我早就死了,所以不用担心。你现在赶紧回去告诉慧妃娘娘,今天袭击我们的是赵家,赵家看到慧妃娘娘想要拉拢我,所以下了杀手。”

    “赵家!天啊,原来他们打着这样的主意!都怪奴才一时贪财,害苏姑娘差点丧命啊!”车夫听到这里,吓得白了面色,心有余悸的低叹起来。

    苏陌凉闻言,微微挑眉:“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赵家人在姑娘出来之前,塞给了奴才十个晶石,说是等会路上翻车,就让奴才带姑娘走小路。奴才当时不知道赵家想取苏姑娘的命,所以就——所以——”车夫一想到自己差点丢命,还害得苏陌凉丢命,浑身战栗不止,说话都微微颤抖。

    苏陌凉听了,了然点头:“嗯,不用内疚,你也是不知道内幕,才会上了他们的当,所以这件事必须让慧妃娘娘知道,提醒她提防赵家。”

    “是,是,奴才知道了,奴才这就回去。”听着情况紧急,车夫也不耽搁,赶紧朝着原路返回。

    苏陌凉目送着他离开,随后一个挥手将马车震碎,夜风一吹,粉末扬散在空气中,化为无形。

    树林里再也没了任何蛛丝马迹,就好像他们根本没有来过一般。

    ——————

    翌日,赵家

    “你说什么!寒儿彻夜未归!为什么现在才报!”大厅上的赵家主愤怒的一掌拍在桌上,发出剧烈的声响,骇得大厅两侧的叔伯和姨娘抖了抖身子。

    站在大厅中央的护卫更是吓得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属下不知,昨晚少爷照着你的吩咐带着十五个死士去围攻苏陌凉,却迟迟未归,属下害怕惊动了其他人,只是暗自派人去寻,没想到城边的小树林,根本就没有他们的踪迹,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到现在都没有音讯。”

    赵家主听到这里,又是一拳落在桌上,大声怒吼:“混账,什么叫凭空消失!十几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他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然这时候早就抓着苏陌凉回来了,怎么可能没有音讯。”

    “家主,会不会是那苏陌凉使诈啊?”坐在旁边说话的是赵家主的弟弟赵成全。

    赵家主面色凝重的摇头:“寒儿的实力,我是清楚的,苏陌凉不过一个中级将灵师,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那十几个死士都是高级将灵师,要围攻她易如反掌,我想八成苏陌凉是被人救走了,要不就是那个宫佑熠,要不就是风墨痕。”

    “可是宫佑熠已经被禁足了,再者最近风墨痕也被风家管得严,不方便露面,我们不就是专门趁着这个机会下手的吗,怎么还是不成功?”赵成全满脸不解的摇摇头。

    赵高寒是他们赵家的继承人,而那十几个死士又是赵家花大价钱精心培养的。

    现在全部消失了,无疑是给赵家一个重大的打击。

    若是让其他家族知道此事,免不了在背后搞小动作,趁机打压赵家。

    到时候,赵家就再无翻身之日啊。

    想到这里,赵家主的额头隐隐有青筋跳动,咬牙大吼:“赶紧去宗派通知赵长老此事,要他速速去皇宫投诚慧贵妃,现在我们只有寻求郑家的帮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