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第294章 宫墨羽莫名的怒火
    由于风家的船越行越近,男子微微转身,迎面望来,苏陌凉一下子认出了他的身份。

    风墨痕!

    没想到风家主带着小妾出来兜风,他竟然也跟来了,不会觉得恶心难受吗?

    不对,他本就是风家的私生子,应该对府上的任何女人都没有好感,对于小妾来说,他似乎更讨厌养育他的大夫人才对。

    若不是君颢苍替她调查,她实在难以想象风墨痕是被毒药泡着长大的,说来也是可怜。

    感受到苏陌凉的视线,风墨痕也抬眸对上了她的双瞳。

    那一双秀澈的大眼睛,仿佛一泓清泉盈盈流动,在看到苏陌凉的身影时,沉静的瞳孔隐隐泛起雪亮的涟漪。

    “凉儿——”两艘船离得越来越近,风墨痕轻轻唤了一声,随着夜风拂来,苏陌凉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她之前还有些感激风墨痕的出手相助,可当她私下调查出此人安排两个婢女将那晚相遇的事情故意透露给君颢苍,挑拨他们关系的时候,苏陌凉对此人再无任何感情,有的也只是厌恶。

    现在听他唤她,苏陌凉难受的蹙起了眉头:“别叫我凉儿,你还不配!”

    风墨痕有些兴奋的俊脸在听到比夜风也要冷上几分的语气时,倏然垮了下来。

    以前的苏陌凉虽然冷淡,但却从未像现在这样——冰冷!

    那双黑曜石的眼睛,像是蕴含着冰渣,望向他的目光是怀疑,冷漠甚至排斥!

    他已经在尽力的接近她了,可是她的心像是堵上了一道墙,无论他怎么靠近,都会被她挡在外面。

    那么顽固,那么绝情,对于他的示好永远视而不见。

    这不是她,以前的她很善良,很热情,能对一个陌生人付出所有的真心,那时候的她,自己过得不如意,却还要照顾他。

    那个暖心的姑娘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冷漠绝情了?

    风墨痕不明白的盯着她,面色渐渐涌上了受伤的神情:“凉儿,虽然你忘记我了,可这么多年,我从未忘记过你。是你在我最凄惨的时候出现,是你让我坚强的活了下来。”

    这么多年,他屈辱的生活在风家,不能违背大夫人任何的意愿,常年忍受着折磨,全靠着想见苏陌凉的意念在支撑着他。

    年少时他想去找她,奈何自己实力不足,被圈禁得死死的,当他有实力的时候,大夫人又用苏陌凉的性命威胁她。

    他不能让她因为自己,有一丁点的闪失。

    所以,他退缩了,只是暗中派人调查着她的消息。

    然而,他想不到,她早已忘记了他,就算当面看着他,苏陌凉也想不起当年相遇的情形。

    说明,在她心里从未有过他的存在。

    “风墨痕,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你的她!你爱的早已死了!”苏陌凉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讲清楚,她不是原来的苏陌凉,不是那个救了他,对他关怀备至的苏陌凉。

    风墨痕知道她曾经的遭遇,以为她说的是懦弱善良被欺负的苏陌凉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在被亲人逼得冷血无情的苏陌凉。

    “我知道,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是个人也会变得狠心的。你是什么样,我不在乎,只要你到我身边来,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满足你。”风墨痕没有亲情,没有友情,在常年痛苦的折磨中,心中仅剩的信念就是苏陌凉。

    只要拥有她,他别无他求!

    苏陌凉无法理解风墨痕的执念,眉头越蹙越紧,冰冷的面孔也跃上了怒意。

    “风墨痕,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是你爱的那个苏陌凉,而我爱的也不是你!”苏陌凉咬牙低吼,显然是动怒了。

    想到他曾经害的君颢苍寒病发作,苏陌凉就恨不得撕碎他。

    风墨痕见她眼神里竟然涌动着深恶痛绝的厌恶,那颗为她跳动的心狠狠抽痛着,痛得本就苍白的面色更是淡了几分。

    这时候,不远处的另一艘画舫也在渐渐靠近。

    画舫上的人此刻顾不得身边的吴侬软语,眼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两艘画舫上的两个人。

    耳朵也竖起老高,似乎在窃听着那两人的谈话。

    许是听到不入耳的话,他猛地搁下酒杯,溅起一桌的酒水,“哼!”

    “殿下,你怎么了?”身旁的如意被他突如其来的愤怒惊了一跳,以为是自己伺候得不好,连忙替他擦手道歉,“殿下,是不是如意说错了什么,如意无意冒犯啊!”

    此时的宫墨羽,心思哪里在她身上,敷衍的摆摆手,敛眉回答:“不是,只是这天气闷热,让人心情不舒服。”

    如意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道今晚算是凉爽的了,更何况又是在湖上,伴着夜风,怕是还会着凉呢。

    宫墨羽黑着脸,顾不得如意惊疑的视线,一双俊美的大眼睛怒视着前方的狗男女,心里怒气翻滚。

    他倒是不知道苏陌凉和风墨痕竟然是旧识。

    听风墨痕那口气,他们曾经似乎还有过一段缠绵凄美的故事。

    呵呵,他还真是小看这个女人了,走到哪都能跟男人勾搭上,果然是银娃当妇!

    虽然这么想着,可宫墨羽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火气,竟是连身旁的如意都迁怒了。

    “好了,别擦了!”几乎是用吼的。

    如意这下子真被吓着了。

    宫墨羽从来没有对她说过重话,更何况还是吼她。

    她惊讶的挑高了眉头,悄悄的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正好看到了苏陌凉和风墨痕两人遥遥相望。

    她在男人间摸爬滚打这么久,多少是有些眼色的,一看就知道宫墨羽十分在意那个看上去颇为眼熟的女子。

    就在她暗惊之时,没想到宫墨羽已经站起身,走到了船头,冲着对面大声说道:“风公子,你向来不近女色,本皇子还以为你对女人不感兴趣呢,没想到竟然也上了这个女人的当!你应该不知道她还有个相好的吧?”

    风墨痕这么冷傲清高的人,会对苏陌凉这样的女人穷追猛打,想来也是不知道她和其他男人纠缠在一起,若是知道了,估计也会敬而远之的。

    风墨痕没想到宫墨羽会突然插话,似乎还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苍白的面色忽然掠过阴鸷:“我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