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5.第295章 是他,他来了!
    宫墨羽听到这样斩钉截铁的回答,神情大震,自己反倒傻了一脸。

    “那个人是君颢苍我知道。”风墨痕冷冷的盯着他,似乎不喜欢他介入自己的私事儿,索性说清楚,堵得他无话可说。

    看着风墨痕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宫墨羽顿时难以置信的撑大了双眼。

    他还以为风墨痕不知道,没想到——他什么都知道——

    而且还这么的......这么的淡定!

    他听错没有?看错没有?

    “风墨痕,你疯了!”宫墨羽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惊叹起来。

    “我爱她是我的事儿,与她无关!更与你无关!”风墨痕冰冷的瞥他一眼,很快收回了视线,算是最后一句解释。

    宫墨羽闻言,英俊的脸蛋有惊讶,有怀疑,更多的是愤怒。

    莫名其妙的火气,烧地他有些狂躁。

    这时候,宫墨羽身后的如意,缓缓走上前,盯着苏陌凉,眼波流转,忽然大声叫起来:“咦,这位姑娘不是上次到我们怡红院的姑娘吗?”

    如意毕竟是人精,当初没看出她女扮男装,但结合着她如今这张脸和这身打扮,也能猜出当日到怡红院寻欢作乐的不是什么君公子,而是眼前这位姑娘。

    可她这话的声音不小,很快引起了附近几艘画舫上的宾客的注意。

    这时候,不远处的黄曼晞听了,顿时捂嘴笑起来:“哎哟,苏陌凉,没想到啊,你竟然还去青楼,是找不到男人了,所以才去那种地方的吗?”

    风墨痕听了,苍白的脸也黑了一圈,阴鸷眼神死死盯着黄曼晞,直到盯得后者有些发毛,她才收敛了笑意。

    可就算如此,周围不少画舫上的人都开始对苏陌凉指指点点起来。

    俨然将苏陌凉比作了不知羞耻,明明不是青楼女子,还饥渴的往青楼跑的当妇。

    跟在苏陌凉身边的芸香见此,气得小脸涨红,咬牙切齿,“不准胡说,我家主子,不是那样的人,你们都给我闭嘴!”

    可是,她一个丫鬟说的话,哪里有作用,别人听了,只会笑得更欢。

    苏陌凉见此,拉住芸香,微微摇头,示意她不再多言。

    此时的宫墨羽听着周围如浪潮一般的嘲笑,心里应该高兴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竟是烦躁异常。

    他微微侧目看了身边的如意一眼,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揭穿苏陌凉的身份。

    平时她说话轻言细语的,可刚才提起苏陌凉身份的声音洪亮如钟,并不像她柔弱的性子。

    现在见她脸上依然挂着柔美的笑容,丝毫没有因为给别人带来困扰的惭愧之意。

    那双美丽的眼珠子在夜色中亮得吓人,仿佛是高兴——

    意识到这一点,宫墨羽皱起了眉头。

    如意没料到宫墨羽正打量着自己,心中暗惊,唇边的笑意有些僵硬,后知后觉的收敛起来,眸色也涌上了悔意:“殿下,我好像说错话了,让这位姑娘难堪了,怎么办——”

    宫墨羽见她后悔担心的样子,这才收起了内心的怀疑。

    他的如意是个善良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有陷害人的心眼。

    看来他是多心了。

    然而就在众人声讨苏陌凉的时候,那被装饰得漂亮的巨大舞台已经打上了灯光,不一会儿,一群舞女陆陆续续的上台,甩动着他们的舞袖,在夜色中划过粉色飘带,而那妖娆多姿的身段,也如天空中的月牙般,美丽动人。

    正在吵闹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瞬间被吸引了目光,也懒得议论苏陌凉了,全都聚精会神的看表演。

    “哇,真美啊,这舞蹈比去年还要好看!”

    “是呀,连开场舞都这样精彩,那等会登台比赛的才艺表演不是更值得期待吗!”

    “哈哈是呀,上次第一才女被那怡红院的如意夺了去,不知道今年她还有没有那个实力。”

    如意虽然是青楼女子,但的确是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苍元国小有名气。

    所以,就算是这样卑微的身份,也能将宫墨羽迷得神魂颠倒,也是有原因的。

    苏陌凉看着舞台上开演了,也缓缓坐了下来,打算安心看会表演。

    台上的舞蹈刚柔并济,时而如溪流温婉,时而如海浪奔腾,跌宕起伏,**不断,引得湖面上的宾客掌声雷动。

    苏陌凉也不得不承认,这开场舞调动起了全场的气氛,掉足了大伙儿的胃口。

    然而就在这时,台上的舞女猛地抛起手里的长袖,袖口中瞬间洒出金色粉末,粉末飞到舞台的幕布上,瞬间印出了三个字——看身后!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纷纷朝身后望去。

    只见在画舫之后,一大片冰莲花灯顺着夜风轻轻飘荡而来,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将整个湖面照耀得灯火辉煌,亮眼夺目,美不胜收。

    然而淡定如苏陌凉,此刻也震惊的捂住嘴巴,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身边的芸香也将这一幕收入眼里,惊讶的叫起来:“天啊,主子,湖面上是你的名字!有人用冰莲花摆出了你的名字!”

    别说芸香,其他画舫上的人也看得清清楚楚,画面上用无数的冰莲花灯摆成了“苏陌凉”三个大字。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苏陌凉的名字!”黄曼晞惊得低吼,不敢相信的大声质问。

    而远处的付岚雅和郝媚也是难以接受的摇摇头。

    “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付岚雅皱眉看了一眼苏陌凉的游船,气得黑了一脸。

    风墨痕和宫墨羽直接看愣了。

    冰仙湖上平常会有些冰莲花灯,但绝没有眼前这样多,更不会自动形成苏陌凉的名字。

    很明显,是有人刻意为之!

    看这样子,必定是爱慕苏陌凉的人。

    不然怎么会费这么多心思做这些,光是用这么多灯摆成这样的形状,应该就会花不少的功夫。

    就在众人都震惊不已,疑惑不解的时候,只有苏陌凉喜极而泣,眸子里泪花闪烁,漆黑的瞳孔倒映着湖面上的火光,美丽的眸子也仿佛被点上了星火,明艳动人。

    那张绝色的容颜被火光照耀得熠熠生辉,静静流淌着无言的感动——

    “是他——是他!”苏陌凉哽咽的笑起来,泪水滑落眼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