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6.第296章 她落水了!
    “君颢苍——是君颢苍!”苏陌凉面容激动的低呼起来。

    眼前这一切,除了君颢苍,苏陌凉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对面的风墨痕听到君颢苍的名字,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本以为今天可以和苏陌凉单独相处,没想到还是被那个男人破坏了。

    “主子,这些花灯都是君公子弄得吗?”一旁的芸香不敢相信的问道。

    苏陌凉肯定的点头:“是他!一定是他!”

    想着,她顿时搜寻起君颢苍的身影,神色又兴奋又激动。

    可是寻找了一圈,除了周围诧异的目光以外,苏陌凉并没看到君颢苍的身影。

    然而就在苏陌凉着急寻人的空隙,不远处的黄曼晞看在眼里,许是嫉妒心作祟,眸色一厉,冲着身旁的船夫吩咐一声。

    船夫得令,立马安排着众人划动船桨,快速朝着苏陌凉的游船划了过去。

    这时候,只听砰的一声,两船相撞,发生了巨大的颠簸。

    站在游船边缘的苏陌凉哪料到突然发生变故,身形不稳,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水里。

    她虽然天不怕地不怕,可唯独是个旱鸭子,怕水啊!

    芸香看到主子落水,顿时吓得慌了神,可是她还来不及尖叫出声,只见两道身影,同时扑通跳入了水里。

    苏陌凉扑通了几下,被狠狠灌了几口水,就在她被呛得有些喘过气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虚弱的身体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她微微睁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印在她心上的脸。

    “颢苍,真的是你,我就知道是你!”苏陌凉的俏脸被湖水拍打得有些苍白,可是却笑靥如花,说不出的高兴。

    君颢苍紧紧搂着她,将她轻轻托起,不至于让她没入水中,樱花般漂亮的唇角轻轻扬起,勾出宠溺的笑容,随后摸了摸她有些冰凉的面颊,勾魂摄魄的冰蓝眼眸,在火光的映衬下闪着诱人兴奋的光泽,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却该死的动听:“凉儿,我还有三个字没有用冰莲灯摆出来,因为我想亲口跟你说。”

    就算苏陌凉的面颊,头发,睫毛全都被荡漾不止的湖水打湿,导致眼前的俊脸显得有些模糊,可她还是尽力的睁大眼睛,满脸兴奋期待的望着他,一张嘴因为被呛水的缘故,停停顿顿的:“什么——你要——跟我说什么!”

    君颢苍看到她期待的样子,眼角唇角纷纷扬起弧度,这一笑仿佛忘川中的曼珠沙华,鲜艳夺目,绽放出惊艳的妖冶,苏陌凉被他晃得有些痴傻,却听到耳畔传来一声宠溺的低吟:“我爱你——”

    苏陌凉震惊的放大瞳孔,傻傻愣愣的盯着他,在那一刻,悠悠有一股暖流涌入心间,蓦然鼻子涌上酸楚,眸中瞬间泪光涌现,一点一滴,顺着眼角溢出来,混着湖水,已经分不清是水还是泪。

    她只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填满了她的心,她的脑袋,让她浑身的细胞都跟着他沸腾。

    “我也爱你——”她笑了,明明是夜晚,那笑容却如白昼的阳光般灿烂。

    君颢苍低头在她唇瓣狠狠亲了一口,“生辰快乐!”

    苏陌凉闻言,浑身一震,高兴的表情忽而僵住了。

    今天是五月七日,是她的生辰!

    她自己都忘记了的日子,没想到君颢苍竟然帮她记得。

    虽然这不是她前世的生辰,但她成为了苏陌凉,这辈子用苏陌凉的身份活着,那就要接受她的身世。

    苏陌凉想到这些天,他神出鬼没的,经常见不着人,再看着眼前大片大片的冰莲灯,她忽然恍然大悟:“你这些天都在准备我的生辰?”

    难怪他神神秘秘的不愿意说,原来竟是默默的准备了这些惊喜。

    君颢苍不置可否的笑了。

    苏陌凉见此,瞳孔里明明闪烁着激动的泪花,可是手里却生气的拍打着他:“你让我担心死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事儿,还让我活不活了!”

    君颢苍一把抱住她,紧紧将她按入自己的怀里,“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为了你,我永远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

    苏陌凉听到这样的保证,才算安心下来,想到他的伤势不能再冷水里久待,立马叫到:“别泡在水里了,等会该冻坏了。”

    君颢苍闻言,点点头,抱着她猛地跃出水面,稳稳落于游船上。

    “快带你主子去换件衣服!”君颢苍对着芸香冷声吩咐。

    芸香被吓傻了,听到君颢苍的命令,才如梦初醒,赶紧上前扶住苏陌凉往船舱里走。

    苏陌凉穿着浅色裙子,如今落了水,得赶紧换下来,不然着凉不说,还不雅观,君颢苍这个醋王是最见不得有男人看到苏陌凉窈窕身姿的,更何况在场的还有一匹虎视眈眈的狼。

    想到这儿,君颢苍转眸看了一眼水中的风墨痕,蓝眸闪过一丝冰冷。

    这个男人——真是让他很讨厌呢!

    “少爷落水了,赶紧救少爷啊!”在船上伺候的仆人看到风墨痕浮在水里,顿时高声喊起来,就连船舱里的风家主都被惊动了。

    风家主大步走出来,拧着剑眉质问:“怎么回事?痕儿怎么会落水?”

    此时的风墨痕已经跃出了水面,浑身湿答答的走进了船舱,想来是心情很差,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身旁的风家主,更别说回答他的质问。

    风家主知道他的性子,倒也没动怒,而是转头望向旁边伺候的奴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奴才闻言,面色忐忑的摇头:“奴才也不知道,好像——好像是少爷自己跳下去的——”

    “混账!痕儿疯了不成,自己跳湖!”风家主闻言,厉声大吼,显然不相信这番说辞。

    奴才被呵斥了心头委屈,他分明就是看到风墨痕自己跳的。

    “老爷,奴才也看到了,真的是少爷自己跳的,因为对面那艘船的苏陌凉溺水了,少爷奋不顾身就跳了下去,所以——”旁边的船夫也忍不住帮腔道。

    风家主听到这里,眸子猛然跃上震怒。

    他早就听闻风墨痕最近迷恋上了一个女子,而他对自己儿子的了解,风墨痕是个冷心冷肺的人,现在居然做出这样夸张的举动,想来是对那个女子痴迷到了一定程度。

    看来是时候解决那个苏陌凉了。

    这时候,船舱里一位身着红裙,妆容妖艳的女子,听到苏陌凉的名字,眼角轻挑,红润小巧的唇瓣微微勾起,媚意十足的声音比黄莺还要悦耳三分:“呵呵,苏陌凉吗,我们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