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7.第297章 参加冰神比赛
    提醒:亲们,前一章落水的剧情有漏洞,所以全都改了,亲们需要重新倒回去看一下,不然接不上今天的情节。

    ——————————————————————————————

    这么一喊,整个湖面都乱成了一团,宫墨羽也被吓得收回了视线,立马吩咐船夫下去救人。

    直到如意被救上来,看着并无大碍,宫墨羽才重重松了口气。

    如意面色苍白,浑身湿哒哒的,一副娇柔虚弱的样子,让人看了我见犹怜。

    “怎么回事,怎么会落水呢?”宫墨羽见她狼狈柔弱的样子,顿时蹙起了眉头。

    如意微微抽动着单薄的身子,泫然欲泣的欲要下跪请罪:“是如意自己不小心,让殿下受惊了,如意该死。”

    宫墨羽最受不了这样温顺,柔弱的她,顿时伸手扶住她的玉指素臂,心肝都揪了起来:“哎呀,你都成这副样子了,还跟我这么多礼干什么,赶紧起来!”

    如意被他这么一扶,脚下一软,娇柔的身子一下子扑到了宫墨羽的怀里,若有若无的蹭了几下。

    宫墨羽被她撩拨得心猿意马,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肩头:“好了,没事儿了,我在这儿,不会让你有事的。等会你也不要去参加比赛了,好好休息,缓缓神。”

    如意坚定的摇头:“殿下,今天这比赛如意一定要参加,如意为殿下准备这支舞,已经准备了好久,殿下可要成全了如意。”

    宫墨羽听到这话,很难拒绝让人感动的好意。

    他的如意,就是这般的体贴,挖空心思的对他好,命都差点丢了,还想着为他表演,这样的女子,比那个苏陌凉好上太多。

    他刚才竟然因为苏陌凉而忽略了她,现在想想真是后悔不已。

    如意见宫墨羽眼里对自己重燃爱火,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不少。

    至少宫墨羽对她还有感情,至少他还能回心转意。

    看来,她这步险棋是走对了!

    “既然要表演,那赶紧进去换衣服吧,你要是着凉了,我可得心疼了。”宫墨羽摸了摸她冰冷的面颊,低声劝道。

    如意闻言,娇羞的点点头,被上前伺候的婢女扶着走进了船舱里。

    宫墨羽目送着她进去,才缓缓收回了视线,重新望向了苏陌凉的方向。

    看到苏陌凉也在盯着他,宫墨羽忽然升起一种可笑的骄傲。

    那种骄傲是如意带来的。

    因为苏陌凉永远也比不上!

    苏陌凉对于如意的那些把戏心知肚明,唇瓣划过一丝讥讽,便是收回了视线。

    一个女人要靠着这样的手段才能吸引男人的注意,苏陌凉忽然觉得宫墨羽口中的爱情,讽刺至极!

    至少,之前她以为宫墨羽是是真心爱如意的,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宫墨羽观察着苏陌凉的表情,本以为她会动怒,会自惭形秽,没想到竟是给了他一个讽刺不屑的眼神,顿时气得他黑了面色,咬牙切齿。

    这个苏陌凉,太可恶了!

    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看不起他,还是看不起如意?

    他的如意可是苍元国的第一才女,是她望其项背的人物,她竟然有脸不屑。

    岂有此理!

    想到这儿,宫墨羽决定杀杀苏陌凉的风头,随后朗声开口道:“苏陌凉,冰神节的比赛马上开始了,我的如意也会参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比高下啊。”

    如意是青楼女子,如果苏陌凉连如意都比不过,那就是连青楼女子都不如,看她以后还怎么拽。

    想到这儿,宫墨羽面上浮起一层笑意。

    旁边的黄曼晞听了,唯恐天下不乱的笑起来:“殿下说笑了,冰神节比赛可是选才女的,苏陌凉一个乡野村姑,你觉得可能吗?”

    黄曼晞是没想到苏陌凉这样卑贱的人,竟然有如此美艳的男子跟她示爱,实在是艳福不浅,心里嫉妒,表情也显得有些狰狞,说起话来刻薄得很。

    周围的人听到这里,都是捂嘴窃笑起来,对着苏陌凉颇有微词。

    宫墨羽倒是不赞同的摇摇头:“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要知道才艺不分贵贱,怎么能用身份来判断一个人呢。”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面上的笑容很显然不是这么回事儿。

    苏陌凉听着他二人像是唱双簧一般的讽刺她,嘴角微扬,顺着他们的意思点点头,随后望向了君颢苍:“正好,趁着这个冰神节,我也有个礼物送给你!”

    君颢苍见她眉眼含笑的盯着自己,墨黑的瞳孔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泽,心下微动,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期待,他眉头轻挑,好奇道:“什么礼物?”

    苏陌凉神秘一笑,故弄玄虚道:“你等会就知道了。”

    话落,苏陌凉转头望向了宫墨羽,挑眉应下他的要求:“好,冰神节这么热闹,我要是不参加似乎有些扫兴了,反正也是闹着玩儿,我没什么才艺,就当献丑凑个热闹。”

    听到她竟然真的答应参加,宫墨羽瞳孔闪过一丝诧异,心里也多了期待。

    黄曼晞则是冷嗤一声:“哼,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就在她话音刚落之时,身旁忽然有个婢女上前提醒:“小姐,你该登台了。”

    黄曼晞闻言,唇角一勾,面上漾出得意的神色,随后骄傲的转身随着婢女上了舞台。

    听旁人议论,黄曼晞画技精湛,颇为不俗,苏陌凉有些惊讶。

    想不到此人刁蛮跋扈,却有一身画画的本领,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当然这次,她要表演的自然也是画画。

    黄曼晞自信的落座在舞台中央早已替她摆好的案板之后,左手轻敛右手衣袖,从桌上取下墨笔,施手铺开一张白色画卷,似乎全然忘记了观众的存在,屏息凝视着空白画纸,酝酿片刻,似乎心中已有画像,随后挥动着墨笔丹青,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便是勾勒出一幅栩栩如生的山水墨画,让人看了,怎一个好字了得!

    舞台下很快爆发出激烈的掌声,对黄曼晞的画技简直赞不绝口。

    看着她认真画画的样子,与平日刁蛮霸道的她判若两人,就连苏陌凉都欣赏的点点头,不得不承认,参加冰神节比赛的女子的确有两把刷子,怪不得这个选才女的活动引来了如此多的达官贵人。

    就在苏陌凉感叹之时,舞台上又站上了一位老熟人。

    “快看,这不是赵家千金赵语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