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8.第298章 送你的礼物
    “是呀,上次赵语琴也参加了冰神节,不过被如意的琴艺打败了,这次上来估计是一雪前耻的。”

    众人看到五大家族的人,都是情绪高涨,兴奋的议论起来。

    赵语琴还是一脸自信的样子,环视四周一眼,落座古琴之后,双手一个起式,青葱玉指轻轻抚上琴弦,开始在乌黑的古琴上挑摘、剔劈、勾托、抹挑,只听一串清澈悠扬的琴音从指尖滑出,音色犹如一汪清水,清清泠泠,竟是比湖面上的夜风还有沁人心脾。

    众人随着她的音律陶醉,心像是得到了释放,得到了解脱,美好得不愿意从琴音中清醒过来。

    苏陌凉有些感叹,赵语琴的琴技已经如此了得了,真不知道打败她的如意是何等的厉害。

    此时,赵语琴已经完成了表演,接下来上台的便是众望所归,人气最旺的如意。

    如意并没有像上回那样表演琴艺,因为这次她为宫墨羽准备了舞蹈,算是给他换换口味。

    苏陌凉发现,她不但才艺了得,还很聪明,知道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生物,什么都喜欢图个新鲜。

    也正因为她喜欢变着花样来,所以深得男人的好评。

    这时候的湖面上已经爆发出了响亮的吼声,无疑不是吼叫着如意的名字。

    如意身着一身彩色羽衣,像是一只俏皮靓丽的鸟儿,出现在舞台上,手里拿着的粉色羽毛扇轻轻一挥,如孔雀开屏一般,让人眼前一亮。

    别说男人,就连苏陌凉都划过惊艳之色。

    还未跳开,光是这么一个亮相,便是吊足了大伙儿的胃口,激动的喊声越来越大。

    就在众人兴奋之时,她手里的扇子轻拢合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流水行云若凤舞,那一身彩色羽衣在灯火的照耀下,光彩夺目,一头墨黑青丝随风而舞,彩扇灵动飘逸,若仙若灵,衬得如意整个人如落入凡尘的精灵,娇俏的身段仿佛跳跃在众人的心尖上。

    这样的舞蹈实在罕见,就连苏陌凉有些看愣了。

    宫墨羽见如意给他长了脸面,一个劲儿的笑着点头,随后得意的望向对面的苏陌凉,看着对方也是沉迷其中,心情说不出的畅快。

    许是太过精彩的原因,时间过得尤其快,不一会儿如意就谢幕,退下了舞台。

    苏陌凉看到这里,意犹未尽的咂咂嘴:“的确不错啊。”

    身旁的君颢苍根本就没怎么注意台上,********等着她的礼物,这下子倒是有些焦急,“你的礼物呢?”

    苏陌凉看他猴急的样子,嫣然一笑,站起身在他额头亲了一下:“等着,马上就来。”

    话落,苏陌凉提裙走上了通往舞台的踏板,随后吩咐下人准备好自己要的器材。

    不一会儿,舞台上就已经搭好了圆鼓和铜锣,大小各不一,看得众人云里雾里的。

    苏陌凉上次在南隋国表演过架子鼓,苍元国的人不知道,但君颢苍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看到这里,君颢苍失笑摇头,当日那一曲慷慨激昂犹如战歌的曲子,至今都让他无法忘怀,没想到今日竟是有幸再次听到。只是如今的心境却不一样了。

    那时候她是为所有的宾客高歌,而今日,她是为了他一个人!

    这种感觉让君颢苍十分的满足!

    “咦,那是什么乐器?鼓和铜锣?”

    “不是吧,那女子该不会是想打鼓敲锣吧!”

    “天啊,这样的才艺也敢上去表演,不怕笑掉大牙吗?”

    刚从如意营造的美感中还没跳脱出来的众人,便是陷入了苏陌凉制造的尴尬中。

    全都不可思议的喧哗起来,对苏陌凉的出现嗤之以鼻。

    这时候的如意已经换下了羽衣,穿着白色长裙回到了宫墨羽的身边,看着台上的怪异的一幕,心头好笑,忍不住捂起小嘴。

    “六殿下,那位苏姑娘可真逗,真把选才女的比赛当成游戏了。”

    宫墨羽闻言,面色闪过冷意,“哼,她这是自取其辱。”

    黄曼晞此时早已笑得直不起腰,指着台上的苏陌凉,不知道说什么好。

    “哈哈哈,果然是乡野村姑,连鼓和锣都摆上台了,这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笑的表演!”

    然而台上的苏陌凉却丝毫不顾周遭的嘲笑,拿起鼓棒,轻轻敲击着鼓面,试着手感。

    苏陌凉很快找到感觉,鼓棒在天空中飞扬而起,铜锣和鼓皮在空气中震动,鼓点如骤雨一般,急促而下,旋风一样,疯狂起落。

    一阵阵强音擦打破了人们心中的宁静!

    “咚!咚咚!此咚”清脆而洪亮的节奏律动起来。

    鼓点越来越密集,所有人的心跳也跟着越来越快,一遍一遍不同的过鼓技巧,强悍的展现,如海浪翻滚般朝着众人扑面而来,紧接着她手中的鼓棒以极快的速度敲击过每一个圆鼓,强有力的节奏,发泄着、震撼着每个人的心灵!

    众人被这一幕吓傻了,所有的嘲笑讽刺戛然而止,像是被霹雳打中,精神有些恍惚,只知道自己的心跟着那种诡异的节奏跳动,浑身热血沸腾,忍不住随之摇摆。

    然而就在众人震撼之时,苏陌凉已经张口,唱了起来——

    等谁那沸腾的魂魄

    如让山水为之褪色

    来拯救这天涯萧索

    是谁恩怨情愁演活

    心上牵挂无暇抖落

    只为世事杀出传说

    唯匡世经纬,胸怀天下

    血染敌镇却为残杀

    难道有违天道错

    叹悲歌未彻为憾奈何

    怕岁月过,只随信念活

    等后世来评说

    你是风沙的怒吼

    你是断崖的坚守

    你是剑锋过后

    仰望月夜,眉间的寂寞

    你是滴水的沉着

    你是落花的幽柔

    你是万世称颂

    却为日落默默哀叹的血肉——

    苏陌凉明明是悦耳的音色,在此时却显得有些低沉,陪着敲击的节奏,带着一种金属般的质感,瞬间给众人勾勒出了一副刀剑相击,英雄落寞的画面。

    那样的力量美,是强者之音,又是儿女情长,更是英雄豪迈。

    歌声动人时,像潺潺流水般浅吟低唱,独具风韵;有时浑厚得如雄鹰展翅时的一声长鸣,振聋发聩,有时像是情人间的甜言蜜语,诉说内心仰慕之情。

    任谁都听得出来,她歌词里的男子意有所指。

    他是风沙的怒吼,是断崖的坚守,是滴水的沉着,更是万世称颂,却为日落默默哀叹的血肉。

    君颢苍反复咀嚼着歌词,冰蓝眸子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