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9.第299章 艳惊四座
    君颢苍知道,她唱的是他!

    只是从未有人用这样的歌词形容他!

    细细回味着那几句话,君颢苍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心跳,整个人都热血沸腾起来。

    这就是她的礼物!

    他该死的喜欢这个礼物!

    而风墨痕听到这里,眸子同样闪烁着震撼兴奋的光芒。

    原来乐器可以这样用,原来音乐也可以有力量,原来君颢苍在她心目中是个万世称颂,让山水都为之褪色的大英雄!

    那样激烈的仰慕之情,从她重重的敲击感中毫不保留的表达了出来,比委婉的古琴直接,比绚丽的舞蹈更直击心灵,他除了震撼之外,只剩下嫉妒!

    对,嫉妒!

    他从未有一刻,像这样的渴望变成君颢苍!

    想着,他的心绞痛起来,本就苍白的面色更是难看得吓人。

    “少爷,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身旁伺候的仆人看到风墨痕身形微颤,全都迎上前扶住他。

    风墨痕摆摆手,没有说话,丝毫顾不得自己的身体,目光专注的盯着台上的苏陌凉,不想错过任何一个音节,任何一句歌词,甚至任何一个表情。

    就算那个微笑着的表情不是冲着他,而是冲着君颢苍。

    反观风墨痕的嫉妒,宫墨羽直接被震傻了。

    他一脸痴呆的望着台上的苏陌凉,表情僵硬,双眼发直,精神半痴半傻,说不出话来。

    毕竟苏陌凉给他的震撼太大了,一时半会根本消化不了。

    他从未见过这样直击心灵的表演,她手上的鼓棒好似每一下都敲打在他的心脏上,带起一阵让人激动沸腾的颤栗。

    更是从未听过这样的歌词,她在赞美那个男人,在歌颂那个男人,字里行间全是仰慕之情。

    他们苍元国虽然还算开放,但却没有哪一个女子,敢如此直接的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意,实在太不知羞耻!

    想到这里,宫墨羽渐渐的握紧了拳头,心里的酸劲儿一发不可收拾的泛滥起来。

    身旁的如意也感受到他浑身散发出的阴厉气息,心子一紧,面色再度浮上担忧。

    这一刻,她知道自己输了,不管是输了比赛,更是输了宫墨羽的心。

    可是,她看得清楚,那个叫苏陌凉的女子对宫墨羽根本没有别的心思,因为她身边有个美得让人窒息的男子,从头到尾,她的目光都在那个男子身上,不曾注意到宫墨羽半分。

    她虽然不知道那个男子的身份,但光是看那份气势,也知道他来头不小。

    许是宫墨羽自认为自己是皇子,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所以才没有将君颢苍一个毫无背景的内门弟子放在眼里。

    可是如意却看得透彻,那男子光是能租下连宫墨羽都来不及下手的豪船,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绝不是一般的人,奈何宫墨羽被嫉妒蒙蔽了双眼。

    想到这里,如意忧心的看着宫墨羽愤怒却依然俊美的侧脸,心里难过,却十分的不甘心。

    这些年,他对她宠爱如初,她天真的以为宫墨羽这辈子只爱她,却不料这一切都被一个叫苏陌凉的破坏了。

    如意收回视线,望向了台上将气氛引到**的苏陌凉,指甲狠狠陷进了肉里,她想用身体的伤来掩盖内心的绞痛。

    这时候,苏陌凉帅气的旋转着鼓棒,潇洒的在最后的铜锣上重击一下,清脆的擦声为这场表演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众人见此,有些反应不过来,全场雅雀无声,就这样寂静了好久,才猛地爆发出山呼海啸的掌声和呐喊。

    在场的人因为苏陌凉而沸腾,激动,震撼,惊艳。

    所有人似乎意犹未尽,脑海中依然回旋着那样饱满的节奏,身体依然随着节拍而律动,仿佛停不下来了。

    看到苏陌凉造成这样大的动静,黄曼晞,赵语琴都沉默了。

    刚还得意,准备看笑话的俏脸,此刻变得苍白如纸。

    而付岚雅和郝媚等人,则是哑口无言。

    面对此情此景,想来那些想看苏陌凉笑话,反被打脸的人,也没有脸再开口说话。

    就连他们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样诡异的表演太让人震撼。

    此时的苏陌凉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起身,缓缓下了舞台,朝着君颢苍走去。

    君颢苍看着她走来,那颗悸动的心,被她的鼓声,歌声,身影填得满满的,那种幸福感像是要吞噬了他一般,让他无礼挣扎。

    这个女人是他的!

    那么优秀,那么惊艳,那么窝心!

    他由衷的为她而骄傲!

    就连隐在暗处的黑枭都被苏陌凉这一曲《英雄寞》震得有些慷慨激昂。

    这一刻,他似乎有点明白,主子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女人了。

    她实力可能很弱,但她的心跟主子一样强大。

    给她点时间,或许,她真的可能变得强大,强大到有资格与主子并肩而战。

    这一夜,因为苏陌凉格外的热闹,而她也在这一晚名声大噪,苍元国渐渐知晓了她的事迹。

    只是,有时候出名并不是件好事,因为苏陌凉让风家主大发雷霆。

    “哼,又是那个苏陌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让你不要和那个苏陌凉来往,我还说你今天怎么愿意跟着来,现在不用猜也知道,你就是来见她的!”风家主一拳砸在桌上,发出骇人的巨响,那张老脸布满阴霾,怒得咬牙切齿。

    风墨痕冷冷的盯了他一眼,并没有将他的警告和愤怒放在眼里:“我喜欢谁,是我的事儿,你管不着!”

    话落,风墨痕便是转身,大步走出了船舱,淡出了他的视线。

    风家主看到,顿时怒得发狂,“混账!你个孽子——”

    风家主还想再骂,此时却被身旁的红衣女子拉住了。

    “老爷,痕儿还小,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你别跟他一般计较。”说话的女子年纪很轻,看上去只有十几岁,可是红裙锦袍在身,俨然一副贵妇的打扮,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位便是风家主刚过门没多久的小妾。

    “哎,我这是为他好,那样的女子配不上他,他偏偏执迷不悟!”风家主似乎很喜欢这位小妾,刚还火冒三丈,听她劝了一句,竟是收敛了不少,只是懊恼的解释一句。

    “老爷别气,老爷若是出手对付那苏陌凉,很可能会和痕儿产生间隙,若是老爷信任妾身,可以将此事交给妾身去办,妾身一定让那苏陌凉彻底消失在你视线里。”红衣女子阴柔的声音带了几分狠意。

    风家主闻言,倒是满意的点头。

    红衣女子见他答应,唇边的笑意更深,那双迷人的瞳孔里却是波动着令人胆寒的恨意。

    苏陌凉啊,咱们真是好久没见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