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0.第300章 宫墨羽改变主意
    从帝都回来之后,君颢苍就整日黏着她,连自己的院子都不回了。

    他每次被苏陌凉疾言厉色的赶出门,就以身体不舒服要人照顾为由,再次登堂入室,让苏陌凉无可奈何。

    谁叫苏陌凉再狠心再无情,也没办法对他狠心。

    君颢苍简直成了她的软肋。

    这段时间苏陌凉从宫右熠手里得到的消息,结合着血战团和黑枭带来的消息,那异火的位置多少有了点眉目。

    虽然不知道具体位置,但也知晓是在幻西大陆以西的方位,那个地方正好要经过北安国。

    加上噬魂花又是北安国的国花,所以,苏陌凉必须去一趟幻西大陆,将这两样药材凑齐。

    由于寻找药材的过程太过凶险,苏陌凉想趁着宗派的修炼房快速的提升实力,所以她打算在宗派待一段时间,等各方面都准备好了,再动身去北安国。

    正好,她也可以努力为君颢苍炼制一些凝寒丹,若是她以后真有什么不测,起码,能有凝寒丹能控制他的寒病。

    苏陌凉这样盘算着,而君颢苍却浑然不知。

    因为炼制烈火炼魂丹太过凶险,苏陌凉打算瞒着他进行,黑枭也有意替她遮掩,还算没有露馅。

    这日早晨,快临近中午,外面的太阳变得有些火辣辣的,床上的君颢苍慵懒得不想起,连手带脚的束缚住苏陌凉,非要她陪着他,顺带让他吃吃豆腐。

    这些苏陌凉都忍了,可谁料两人正亲热的时候,房门被踹开了。

    “苏陌凉,给本皇子滚出来!”

    伴随着砰响的是嚣张跋扈的大吼。

    苏陌凉和君颢苍全都惊了一跳,转眸望向大步走进来的宫墨羽。

    宫墨羽今日一身藏青色的华服,高大挺拔的身姿凛然生威,俊美非凡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可不知道是因为背光的关系,还是因为看到眼前一幕的关系,白皙光洁的肌肤竟是黑了一圈。

    “放肆!你们在干什么!”宫墨羽看着床上相拥的苏陌凉和君颢苍,震惊片刻,青筋隐隐暴起,如雷的吼声轰然炸响。

    这两****想了许多,脑海中一直是苏陌凉挥之不去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神经,险些让他崩溃。

    今日,是他实在坐不住了,才厚着脸皮找上门,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这幅画面。

    他真是疯了,才会将这个无耻银当的女人挂在心上。

    “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在房间里做这种苟且之事,本皇子——本皇子——要治你们的罪!”宫墨羽指着两人,气得浑身发抖。

    君颢苍讨厌有人在这个时候闯进来打扰自己,眉头一皱,不等苏陌凉阻止,便是一个挥袖拍去,强悍的力量轰然而至,猛地撞上了宫墨羽的身子,直接将他撞飞砸到了墙上。

    苏陌凉害怕他惹麻烦,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不准动用灵力!”

    听着她的厉声警告,君颢苍知道她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心中的怒火才熄灭不少,“对付他,还用不着灵力。”

    “那也不行,他是皇室的人,现在不要跟皇室冲突。”苏陌凉严肃得摇头,不准君颢苍再动手。

    据她所知,皇室中不乏有实力强悍的高手,那些隐元暗卫也就不说了,就是那个看着病怏怏的皇上,苏陌凉估摸着他的实力应该也在高级玄灵师。

    皇室能走到今天,除了有几大家族的扶持,当然还有自身的实力在里边。

    苏陌凉现在不过是个中级将灵师,加上受了内伤,想要快速爬上去是不可能的,就算她空间里有一具玄灵师的傀儡,但她现在的实力根本操控不了,为了给君颢苍炼丹又消耗了不少精神力,所以就算用精神力滋养那个傀儡都有些勉强。

    好在苏陌凉还有灵兽最为底牌,但是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轻易用底牌暴露实力的。

    所以,只要没有危及性命和她的利益,苏陌凉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何况,眼前这个宫墨羽只是个头脑简单,浑身王子病的跳梁小丑,不足畏惧,准确的说,苏陌凉根本就没将他放在眼里。

    君颢苍见她坚持,也收起了杀意,看她那样子,就知道她自有主张。

    经历上次在皇宫偷听一事之后,君颢苍已经全身心的信任苏陌凉。

    对于宫墨羽只有愤怒,没有吃醋的意思。

    苏陌凉见君颢苍难得这么听话,心里松了口气,而后抬眸望向跌在地上,嘴角溢血的宫墨羽,冷声开口,“六殿下,这里是寂灭宗,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而你私闯女子的闺房更是不合礼数,劝殿下还是不要再到寂灭宗,要是被宗主发现,就算碍于你皇子的身份,不好惩处,但也少不了一顿责骂。”

    听到苏陌凉这番警告威胁的话,宫墨羽气得呲牙咧嘴,因为受伤,面色惨白得吓人:“苏陌凉,你这个贱人,你和男人行苟且之事,还有脸指责本皇子!还有你,君颢苍,你竟敢打本皇子,信不信本皇子马上到父皇面前,参你一本,就算你是宗派弟子又如何,殴打皇子可是诛九族的死罪!”

    苏陌凉闻言,却是冷笑两声,墨黑的瞳孔浮动着讥讽,讥诮的声音低沉,却犀利如刀,“去吧,赶紧去,让整个苍元国的人都知道,咱们的六皇子是个窝囊废,被宗派的弟子打了,懦弱的寻求着皇室的保护。想来,你这样软弱无能的形象一定会让众人大失所望吧,不对,最失望的应该是你母后和父皇!你母后为了扶持你登位,付出了这么多年的心血,估计就要毁于一旦了。”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百姓拥戴的自然是强者,宫墨羽不学无术,已经遭人诟病了,现在又被扣上个懦弱无能的形象,想要坐上皇位,就真的难了。

    宫墨羽此刻再傻,也能明白其中的严重性。

    不说其他,就算为了维护他这张高高在上的脸面,宫墨羽也不能说。

    “苏陌凉,你狠,本皇子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宫墨羽艰难的撑起身子,擦掉唇边的血迹,佯装着正常的大步走出了房间。

    回到皇宫,宫墨羽直奔镜月宫。

    他实在看不惯苏陌凉整日和那男子纠缠在一起,既然他不能把她怎么样,那他母妃自然是有办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