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2.第302章 慧贵妃的阴谋
    想到那抹英姿飒爽的身影,宫墨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他可是亲眼见过她一巴掌扭断过人头,那样血腥残忍的画面至今历历在目。

    风绾璃,他避之唯恐不及,怎么可能去娶她。

    “母后,你饶了我吧,我喜欢温柔体贴的女子,实在接受不了比男人还凶残的风绾璃。”

    宫墨羽近乎一种求饶的姿态说着。

    慧贵妃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要谁对他们有益,谁就是宫墨羽的皇妃,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

    风绾璃,性格虽然刚硬,可是身后有风家做依靠,又因为常年征战沙场,立下了汗马功劳,是皇上非常看重的人才。

    以前苍元国可从来没有女将军的称号,而皇帝却将这个称号颁给了她,就说明了对她的喜爱。

    这绝对是苍元国独一份的殊荣。

    风家之所以能稳固至今,除了风家主老一辈的根基,和优秀晚辈们的实力,还有就是风家二伯,风延昭,风大将军,南征北战,骁勇善战,立下了不少功勋,让风家在苍元国屹立不倒。

    这次他和风绾璃回来,皇上一定会召见安抚,而风家主这次想要求的,很可能就是风绾璃的婚事儿。

    慧贵妃自然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不用再说了,本宫心意已决,风小姐回来后,你就鞍前马后的去伺候着。”慧贵妃冷着脸,大声否决,语气坚定,不容辩驳。

    宫墨羽听到这儿,眉头皱成了川字,“母后,那风绾璃性子高傲,心肠比石头还硬,你竟然让我去跟那样的人示好,只怕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啊。”

    慧贵妃挑眉,似乎早已想好了对策:“不用担心,你就算讨好不了风绾璃,只要有诚意,就能讨好得了风家,要知道风绾璃性子再强,也得由长辈赐婚,若是风家接受了你,那就代表风绾璃接受了你。”

    听到这儿,宫墨羽心底一片冰凉。

    他想要苏陌凉,现在偏偏给他塞个风绾璃来!

    什么时候,他才能做主自己的婚事儿!

    想着,宫墨羽一肚子的火涌上面颊,狠狠瞪了慧贵妃一眼,甩袖离去。

    他怕再待在这儿镜月宫,真的会发疯。

    慧贵妃见他离去,才冲身边的宫女勾勾手,“殿下的身体看着不对劲,似乎受了伤,到底怎么回事?”

    宫女凑上前,回答道:“殿下今早去了寂灭宗,似乎是去见苏陌凉了。”

    慧贵妃闻言,一拳砸在桌上,双目浮起阴鸷:“可恶,这个苏陌凉竟敢打伤皇子!”

    “娘娘,这事儿情节严重,要不要禀报皇上,让皇上惩治她!”旁边的宫女低声询问道。

    慧贵妃却是忽然抬手,阻止了:“不行,就算皇上发怒杀了苏陌凉,但羽儿在皇上心目中就留下了懦弱无能的形象,到时候皇上就更不肯将皇位传给羽儿了。所以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不能成为争夺皇位的障碍。要对付一个没有背景的小丫头,本宫多的是办法。”

    听到慧贵妃如此说,宫女有些不明白的挠挠头。

    见她一脸疑惑的样子,慧贵妃有些不悦,当初清瑶在身边,她只需要一个眼神示意,清瑶就能懂她的意思,现在她都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这个宫女还蠢得反应不过来。

    想到这里,慧贵妃就恨透了皇后和黄家,若不是他们杀害了清瑶,今日她怎会如此孤立无援。

    思及此,慧贵妃怒火攻心,猛地挥袖打翻了桌上的茶杯。

    清脆的声响倏然扬起,回荡在大殿上。

    身边的宫女骇得齐齐下跪,屏气凝神,不敢吭声。

    看着眼前都是群没用的东西,慧贵妃面色气得铁青,忍耐了良久,才平息了怒火,冲着跪在身边瑟瑟发抖的宫女吩咐道:“青竹,上前来,本宫有事儿给你说。”

    被唤为青竹的宫女,赶紧起身凑上前,毕恭毕敬的等待吩咐。

    只见慧贵妃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她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提着裙子便退出了宫殿。

    寂灭宗

    苏陌凉没想到送走了宫墨羽那尊瘟神,又迎来了慧贵妃这尊煞神。

    她觉得自己已经拒绝得够明显,照理说,慧贵妃已经死心了,怎么又派了宫女上前来传话。

    “苏姑娘,慧妃娘娘最近许是中了暑的缘故,口味不好,身子不大爽快,听闻南隋国有一道开胃的糕点,名叫珍珠翡翠糕,可惜我们苍元国没人会做这个糕点,好在苏姑娘是南隋国的人,应该是会做这个糕点,所以还请苏姑娘看在慧妃娘娘对你有知遇之恩的份上,为娘娘做这道糕点吧。”青竹将慧贵妃的意思一字不漏的传达。

    可是苏陌凉听了,却是冷笑连连。

    什么中暑,现在也才五月,就算天气大,也到不了中暑的地步。

    很显然,这是慧贵妃找的借口。

    只是她的目的是什么?

    她可不认为慧贵妃只是想吃糕点那么简单!

    苏陌凉一时半会想不明白,不过还是顺从的答应下来:“好,既然娘娘喜欢,那我照做便是,只是这珍珠翡翠糕需要一些食材,我还得准备准备。做好了我自会亲自进宫,为娘娘送去的。”

    青竹闻言,满意的点点头:“那就有劳苏姑娘了。”

    说罢,她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陌凉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眸微眯,心里有了计较。

    此时君颢苍从屋子里走出来,同样看着宫女离去的方向,冷冷开口:“这慧贵妃一看就是不怀好意,需要我出手吗?”

    苏陌凉回头看他一眼,微微点头。

    君颢苍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主动让他帮忙,一下子高兴坏了。

    “说,想要怎么虐杀她!”

    苏陌凉好笑得看着他:“不需要你亲自动手,我只想借你黑枭一用。”

    “黑枭?什么时候你和他走得比我还近了?”君颢苍顿时皱眉。

    苏陌凉叹了口气:“连自己属下的醋都吃,你真是没救了。”

    君颢苍语塞,可还是听话的把黑枭叫了出来。

    黑枭更无语,他明明是保护君颢苍的,什么时候还要替苏陌凉办事了。

    苏陌凉脸皮厚,像是看不懂黑枭郁闷不爽的表情,吩咐道:“给宫墨羽写封信,就说我找他。”

    君颢苍听了,面容划过惊色,敛眉质问:“你找他干什么,还要给他写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