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3.第303章 被人陷害
    苏陌凉勾唇,神秘一笑,墨黑的瞳孔闪过一道狡黠:“等着看好戏吧。”

    看着她这副表情,君颢苍知道她又有鬼点子,既然她要玩,他只有舍命陪君子了。

    “黑枭,去吧。”

    看着主子都发话了,黑枭就算有一千万个不愿意,还是当了苏陌凉的信差。

    时间一晃过去两日,苏陌凉一大早便是从寂灭宗启程赶往皇宫。

    许是慧贵妃交代过的原因,苏陌凉进宫后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镜月宫。

    到了镜月宫,估摸着也快到晌午了,苏陌凉这糕点来得及时,正好可以给慧贵妃开开胃。

    慧贵妃听到通报,派了青竹去接应。

    青竹看着苏陌凉果然提着个食盒,款款走来,面上却装作欢迎的样子,迎上前:“苏姑娘,你可算来了,娘娘就盼着这珍珠翡翠糕呢。”

    苏陌凉面上挂着浅笑,伸手将食盒递上:“珍珠翡翠糕已经做好了,请呈上去给娘娘吧。”

    青竹冲着身边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开口说道:“苏姑娘一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想来糕点也凉了,你们两个,赶紧将糕点拿到厨房去热一下,再给娘娘端上来。”

    身边的两个宫女得令,立马从苏陌凉手中接过食盒,快速退了下去。

    青竹见此,嘴角堆着虚伪的笑容,冲着苏陌凉恭敬的伸手:“苏姑娘,慧妃娘娘在里面等着你呢。”

    苏陌凉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由着她领自己走进了大殿。

    今日的慧贵妃一身玫红色的华衣裹身,外披白色轻纱,露出白皙柔嫩的前颈和姓感迷人的锁骨,看不出岁月痕迹的脸蛋,散发着青春妩媚的气息。

    华丽的裙摆挽拖三尺有余,将她整个人都衬得雍容华贵,绝色逼人。

    苏陌凉一边走着,一边感叹。

    难怪慧贵妃如此得皇上的喜爱,就这美艳逼人的容貌,妖娆多姿的身段,足以将男人迷得浑身颠倒。

    宫墨羽也算是遗传了他母亲的美丽,众观整个苍元国他的确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

    只是被宠惯得嚣张跋扈,任性冲动的性格,让人实在不喜。

    不过,眼前这个一再招惹她的慧贵妃,更是让她厌恶。

    想到这儿,苏陌凉眼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意,随后走上前朝着慧贵妃规规矩矩的行礼:“民女叩见慧妃娘娘。”

    慧贵妃满脸洋溢着笑意,温和亲切的抬手:“苏姑娘不必多礼,你一路舟车劳顿,累着了,赶紧坐下吧。”

    听着如此善解人意的关心,苏陌凉心里冷笑,面上装作感激的福了福,“谢娘娘关心。”随后乖巧的坐在了右侧的客位。

    慧贵妃的唇边一直挂着温和的笑意,看似很热情的寒暄了两句。

    但苏陌凉都是不温不火的回应着,让人摸不透情绪。

    慧贵妃最讨厌她冷淡的样子,多说几句便是窝了一肚子的火,随后冲着身旁的青竹使了个眼色。

    青竹立马心领神会的安排宫女将热好的珍珠翡翠糕端了上来。

    “娘娘,这是苏姑娘,特意为你做的珍珠翡翠糕,听闻在南隋国极为的出名,有开胃化食的功效。你尝尝吧。”

    说着,青竹打开食盒,将里面的盘子端了出来,为慧贵妃布好了碗筷。

    慧贵妃点点头,期待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红红绿绿的糕点,放进了嘴里,慢慢品尝。

    许是觉得味道不错,慧贵妃两眼放光,高兴的点点头:“嗯,不错,不错,入口即化,香甜味浓,的确——。”

    然而慧贵妃的话还没说完,表情猛然一僵,只见嘴里狂喷一口鲜血,本还打扮得美艳动人的脸蛋,此刻煞白一片。

    看到这里,整个殿上的宫女全都吓得惊慌失措,纷纷跑上前伺候。

    青竹在一旁更是慌乱的惊叫起来:“啊!娘娘,你怎么了啊!娘娘!!!”

    慧贵妃此刻狂吐鲜血,嘴唇发紫,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所有宫女都吓傻了,还是青竹最先反应过来,嘶声裂肺的吼起来:“快传太医,快传太医啊!赶紧把皇上找来,就说娘娘中毒,命在旦夕了!”

    其他宫女得令,立马小跑着退出了大殿。

    青竹似是想到什么,猛地转身指向苏陌凉,凶戾狰狞的神情仿佛要吃人:“来人啊,抓住谋害慧妃娘娘的凶手!”

    外边早就等待了很久的侍卫,瞬间如海浪般涌入,将苏陌凉团团围住。

    看到这里,苏陌凉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而后望向站在上方疾言厉色的青竹,冷声道:“青竹姑娘,你这是何意?”

    “哼,你还好意思问,你下毒谋害娘娘,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娘娘平时待你不薄,你竟然动了这样歹毒的心思!”青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呵斥,顿时将谋杀后妃的罪名扣在了她的头上。

    然而,就在青竹话音刚落之时,皇上带着太医急匆匆的从殿外走来。

    青竹见皇上驾到,心底一喜,立马下跪哭喊起来:“皇上,娘娘中毒,快不行了!”

    皇上一听这话,神色大变,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

    看着慧贵妃果然昏迷不醒,奄奄一息,他眉头紧拧,勃然大怒的吼起来:“太医,快,给娘娘诊治,要是治不好,提头来见!”

    听到皇上发怒,太医吓得抖了抖身子,连忙跑上前,替慧贵妃摸脉。

    “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忧心的看着面色惨白,嘴唇发紫的慧贵妃,怒不可遏的大吼质问。

    太医立马转身,抱拳回道:“皇上,娘娘这是中了盈香草的毒,想来是吃了带有盈香草的食物导致,好在微臣备上了解毒丹,刚才给娘娘吃下了,又因为娘娘中毒不深,休息片刻,应该就无大碍了。”

    皇上听到这儿,心头重重松了口气,可是一听到慧贵妃竟然被人下毒,额头隐隐有青筋暴起。

    “到底是谁,竟然谋害朕的妃子,好大的胆子!”皇上咬牙切齿的怒吼一声,声音如雷般滚过,骇得在场的宫女齐齐下跪。

    青竹闻言,指着苏陌凉大声指认:“皇上,是苏陌凉,是她在糕点里下了毒,想要谋杀娘娘,求皇上为娘娘做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