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4.第304章 谁说这是我做的?
    皇上猛地转眸望向苏陌凉,愤怒的双目似乎要喷出火来,棱角分明的俊脸像是被打上了一层黑色阴影,眉毛怒气冲冲的向上挑着,面部肌肉微微颤抖,显然怒到了极点!

    “苏陌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咆哮般的嘶吼冲着苏陌凉扑面而来,若是一般的女子早就吓得屁股尿流了,而苏陌凉却是笔直的站在大殿中央,镇定自若的冷眼旁观。

    仿佛眼前的事儿跟她无关一般。

    苏陌凉挑眉,冷冷回视着皇上杀人般的目光,清越的声音平稳得没有一丝波纹:“回皇上,这纯属诬告,民女冤枉!”

    青竹听到这话,立马嚷起来:“苏陌凉,这糕点是你亲手做的,从宫外带进来的,你竟然还要狡辩!娘娘平时待你不薄,你怎么藏着这样的毒心来谋害娘娘,你若是不愿做糕点,跟娘娘明说便是,怎么可以下这样的毒手,你太过分了!”

    皇上闻言,眉头拧得更紧。

    他听得明白,这糕点是苏陌凉亲手做好了,从宫外带进来的,现在慧贵妃中毒,八成是跟糕点有关。

    想着,他冲着太医大声命令:“给朕检查这糕点,看有没有你说的盈香草。”

    太医得令,立马俯身查看桌上的珍珠翡翠糕。

    经过细致的研究之后,太医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冲着皇上抱拳道:“皇上,这糕点里面的确有盈香草。想来娘娘就是吃了这糕点才中了毒。”

    皇上听到这话,胸口的怒火像是烧开的水一般翻腾起来。

    他实在没想到苏陌凉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是对他最宠爱的妃子下手。

    这不是挑战他皇室的威严吗!

    此时的皇上已经气得浑身发抖,愤怒的脸扭曲得不成样子,积压在胸口的怒火,如火山一般爆发了,“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下毒谋害朕的爱妃,来人啊,把她拖出去凌迟处死!”

    本来皇上对苏陌凉还有三分欣赏,因为上次在寿宴上听她解决了洪涝的问题,私底下一直对她大加赞赏,没想到此人恃才傲物,不把皇室放在眼里,竟然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儿,皇上就算惜才,也不得不斩杀了她。

    眼看着周围的侍卫都要扑上来擒拿自己,苏陌凉冷眸一厉,猛地低吼:“皇上,民女是被冤枉的,这分明就是慧贵妃的栽赃陷害,还请皇上明察秋毫,还民女一个公道!”

    说着,她撩裙跪下,重重磕了一个响头。

    此时的慧贵妃已经渐渐的苏醒过来,似乎早就料到了眼前的状况,眸中没有任何惊色,反而是指着苏陌凉痛心疾首的呵斥:“苏陌凉,你好狠的心,这糕点是你做的,又是你带进宫的,现在不但狡辩,还敢倒打一耙,把责任推到本宫身上,你太过分了!”

    皇上见她清醒过来,连忙上前,搀扶起她。

    苏陌凉闻言,缓缓直起了身子,冷冷的望向慧贵妃,目光像是冰天雪地的冷刺,就这么一眼,便是让后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娘娘,我什么时候说这糕点是我做的了?什么时候说这糕点是从宫外带进来的?”轻灵的声音忽然扬起,在死寂的大殿上显得有些阴森诡异。

    慧贵妃被她冷静的面孔,平静的反问弄得身形一震,心里隐隐升起不好的预感。

    而一旁的青竹则是心虚的变了脸色,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你——你——我亲眼看到你拿着食盒进的镜月宫!”

    苏陌凉笑了,这一笑,犹如春月里绽放的花朵,美得让人移不开眼,可是从口中吐出的声音却比寒冬腊月的冰雪还要袭人。

    “青竹姑娘,我拿着食盒走进镜月宫,不代表糕点就来自宫外,更不代表这是我亲手做的。这珍珠翡翠糕,分明是我从六殿下的宫中拿出来的,糕点也是六殿下派人做的,皇上若是不信,可以看看那食盒和盛着糕点的盘子,是不是来自六殿下的宫中,皇上也可以派人去审问殿下宫中的宫女奴才,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她空手走进宫墨羽的宫殿,又拿着装好的食盒走出来,是多少宫女看到的。

    苏陌凉这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证人,就算慧贵妃想要栽赃陷害,怕是也难堵这悠悠之口。

    更何况,事情来得如此突然,慧贵妃也没有时间去堵口,现在连她自己都被惊得缓不过神来。

    此时的慧贵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像是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全身麻木。

    看着苏陌凉淡定自若,理直气壮的表情,再转眸望向那眼熟的食盒和盘子,慧贵妃整个人紧张得像一块石头,心更是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什么是绝望,什么是致命的打击!

    “不,不是的,你骗人,你怎么可能从羽儿宫中拿出你们南隋国的糕点!羽儿的性子,怎么可能派人做糕点!”慧贵妃惊恐的直摇头,显然不愿意相信苏陌凉说的话。

    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她儿子不跟她作对已经很好了,怎么可能孝顺的为她最糕点!

    不!不可能!

    是她!

    是苏陌凉使诈!

    虽然不知道她是如何搞的鬼,但她知道一定是苏陌凉!

    意识到这一点,慧贵妃猛地抬头,惊惧的望向冷眼瞧着自己的苏陌凉,那眼神太过阴厉,仿佛一条毒蛇爬上了她的脊背,须臾就让她起了一身的冷汗。

    慧贵妃开始恐惧,还是后悔。

    眼前这个苏陌凉,根本不是女人,分明就是个魔鬼!

    这样歹毒的心思,这样犀利的手段,就连她这个在后宫中算计争斗了几十年的人都栽在了她的手里,可想而知此人是多么的可怕!

    想到自己的儿子被牵连进来,慧贵妃就吓得浑身发抖。

    皇上也察觉出了慧贵妃的异常,结合刚才苏陌凉所说,这下子终于找回些理智,冷静了下来。

    “慧妃,朕想听你的解释!”若不是多年的夫妻感情在,此刻的皇上已经撕破脸质问了,哪还能这样隐忍的听她解释。

    慧贵妃深受皇上宠爱,从来没见过他这样严肃冷厉的样子,听了苏陌凉的话,心头本就心虚,现在更是吓得软了腿脚。

    “皇上,羽儿跟此事无关,是苏陌凉想要栽赃陷害啊!”到这个节骨眼,慧贵妃还存有侥幸的心里,希望皇上能相信她。

    此时愤怒的皇上不想听任何人的狡辩,怒得深吸一口气,猛地大吼:“来人,传六皇子上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