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6.第306章 斗得过我吗?
    皇后要是知道了,估计很快就会对慧贵妃下手了吧。

    不过,那是她们之间的争斗,至于怎么斗,谁输谁赢,那就跟她没关系了。

    本来,苏陌凉不想参与皇室的斗争,可偏偏慧贵妃对她动了杀意,还故意让她做糕点,下毒来栽赃陷害她。

    这样的手段,太歹毒,分明就是致她于死地。

    若不是她提早洞察了慧贵妃的阴谋,这时候的她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苏陌凉只是没想到,她不过就是拒绝了慧贵妃的拉拢,拒绝了与宫墨羽的婚事儿,并没有招惹他们,也没有伤害过他们,可是慧贵妃为了自己儿子的前途,为了斩断儿子对她的念想,更甚至只是为了出一口被拒绝的恶气,竟然对她下杀手。

    这样的人比她狠毒百倍,所以也怪不得她反击。

    再说了,她的确没有下毒,那毒药可是慧贵妃自己下的,她不过是借了宫墨羽的手而已。

    慧贵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落了这么个悲惨的下场,实在怪不得任何人。

    “皇上,你要相信羽儿啊,这么多年,你是了解羽儿的性子的,他虽然任性冲动,可心眼是好的,怎么可能做出谋杀母亲的事情,这分明是有人陷害,现在这个丫头已经招供,是有人看不惯我们母子,才谋划一切,想要致我们母子于死地啊。”慧贵妃哭天抢地的解释,那股子心酸劲儿和委屈劲儿演得跟真的一般。

    看得皇上都软了心肠。

    他自然知道此事没那么简单,但糕点毕竟是从宫墨羽的宫中出来的,没有证据证明他的清白,他难逃其咎,可是听到是皇后干的,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或许,这就是宫闱倾轧,皇后忌惮慧贵妃和六皇子,所以动了这样的心思。

    不过,光凭着一个宫女的话,说明不了什么,也动不了皇后。

    若是现在去质问皇后,反而会影响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影响黄家和皇室的关系。

    如今他知道宫墨羽是被冤枉的,也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皇上深吸一口气,平息了怒火,轻轻叹道:“哎,起来吧,是朕错怪了羽儿。”

    说着,皇上已经伸手去扶跪在地上的慧贵妃。

    看着皇上软了态度,慧贵妃总算是松了口气,此时摸着泪水,抽动着肩膀,装作一副受了委屈的可怜样子,嘴上还要宽恕皇上:“不怪皇上,是有人刻意陷害,防不胜防。”

    皇上闻言,轻轻叹了口气,怕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随后转眸望向青竹,厉声大吼:“把这个宫女拖出去斩了!敢谋害后妃,她就是下场!”

    吼声落下,跪在地上,埋着脑袋的宫女们吓得瑟瑟发抖。

    而殿上的侍卫纷纷上前擒住了青竹,拖拽着她往殿下走去。

    青竹毕竟是个年轻女子,没见过这阵势,顿时吓得声嘶力竭的嚎叫:“娘娘救奴婢,奴婢不想死啊——娘娘——”

    慧贵妃看到这里,不忍直视的别过眼,狠狠咬住银牙,将所有的愤怒,怨恨和不甘统统咽进了肚里。

    宫墨羽也是浑身发寒的盯着眼前一幕,表情僵硬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此事就到此为止。至于宫女指认皇后陷害一事,也只是宫女的说词,难保那宫女与皇后有仇,故意栽赃,不足为信。所以今日一事,朕就当是个误会,不予追究,至于慧妃你宫中的这些宫女,是不是该清理清理了?”皇上环视众人一眼,最后落到慧贵妃的身上,厉声反问。

    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难保不被人传出去,要是传到皇后耳朵里,怕是又要掀起不小的动静。

    为了后宫安宁,皇上不得不堵住在场宫女的嘴。

    而不会传出去的,也只有死人了。

    慧贵妃虽然知道皇上不可能因为宫女一句话就将皇后怎么着,可是看他如此维护皇后,还是生气的握紧了拳头,可面上却很善解人意的点点头:“是,臣妾谨遵皇上教诲。来人啊,将这些宫女都拖出去杖毙!”

    看着慧贵妃识趣,没有死缠烂打讨个说法,皇上还是很满意的颔首,随后冲着宫墨羽喊了一声,便是大步走出了镜月宫:“你随朕来,朕有话跟你说!”

    宫墨羽得令,也尾随着皇上离开了。

    太医看着慧贵妃已无大碍,害怕被此事牵连,也赶紧告辞退出了镜月宫。

    此时的大殿,只剩下苏陌凉和慧贵妃两人。

    慧贵妃面对苏陌凉那张冷漠的脸,再也装不出温柔和善的样子,此刻狰狞得像头野兽。

    “好你个苏陌凉,竟敢算计到本宫头上,本宫要撕烂你的脸!”说着,慧贵妃控制不住内心的仇恨,猛地冲上前欲要抓住她。

    苏陌凉见此,唇边浮起一丝讥诮,随后微微抬手,一把擒住她的手臂,用力一甩,直接将慧贵妃扔到了地上,摔得她呲牙咧嘴的。

    “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你竟敢打本宫!”慧贵妃难以置信的盯着她,不敢相信苏陌凉竟敢动手。

    苏陌凉冷笑两声,而后慢悠悠的走到了她的面前,轻轻俯身,伸手捏住了慧贵妃的下巴,幽幽道:“慧妃娘娘,我不但敢打你,还敢杀你,你信吗!”

    “你——你——你想干什么!本宫是贵妃,你要是敢动本宫一根汗毛,皇上不会放过你的!本宫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会跟着陪葬!”感受到苏陌凉的手在自己面颊上游走,那阴沉低沉的语气像是从地狱里飘出来的一般,吓得慧贵妃浑身发抖。

    苏陌凉笑了:“娘娘,你和宫墨羽是玉石,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有哪点不满意,非要和我这块顽石斗。现在斗得头破血流的怪谁?你要清楚,我孤身一人,没什么亲人,也不怕死,你觉得你斗得过我吗?”

    “今天我要是提前动点手脚,将你的毒药换成我的剧毒,你现在已经在黄泉路上了,哪还有申辩的机会,而剩下来的宫墨羽就更不是我的对手,我三两下,就可以让他到黄泉路上陪你!所以,你们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你是不是得感谢我呢!

    听到苏陌凉这话,慧贵妃神情大震,嘴张得像箱子口那么大,眼睛里含着被追捕的恐怖神气,惊恐得浑身发抖:“你——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