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8.第318章 吓得尿失禁
    在场的学生看到这里,都唏嘘不已。

    这些导师平时都高高在上的样子,今日却如丧家犬一般磕头认错,要知道他们都一把年纪了啊,居然给一个小丫头磕头,在生死面前,竟是尊严面子抛得干干净净,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苏陌凉冷冷盯着他们,慢慢走到他们的跟前,那只被雷成鲜血染红的手臂趟着鲜血,顺着手指尖一点一滴的掉在他们的面前,也不知道是他们自己磕头太过用力,还是沾染上了雷成的血,额头殷红一片,甚是醒目可怕。

    众人被苏陌凉刚才的血腥暴力震慑住了,现在没有一个人看吭声为自己的导师求情,就连呼吸都觉得是冒着生命危险。

    因为,他们其中也有反对刘康义和吴振兴的,也有在背后责骂造谣苏陌凉的,至于那些当初和孙韵舞,徐静姝等人走得近,刁难过苏陌凉的人,现在早已起了一层冷汗。

    他们以前知道苏陌凉天赋不错,实力强悍,可是哪料到,这才多久没见,她已经强悍到这个地步了。

    像苏陌凉这样的人,就算放在苍元国也足够引起宗派的重视,真不知道是谁在造谣,竟然说她是遭人排挤的外门弟子。

    若真是外门弟子,那苍元国真是瞎了狗眼。

    就在众人感慨之时,苏陌凉手中的灵力瞬间化为利剑,在其中一位导师面前,轻轻一挥,银芒乍现,顿时将导师吓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苏陌凉看了,惊得蹙眉,她不过是划拉一块碎布而已,有必要吓成这样吗?

    随后她捡起从他身上划下来的碎布,轻轻擦拭着沾满血迹的手臂。

    看到这里,其他吓得目眦尽裂的导师这才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

    他们以为苏陌凉要杀人,没想到只是擦手上的血迹,可是看着她冷淡优雅,却有散发着阴厉气息的姿态,心还是七上八下的,跳个不停。

    毕竟,雷导师和李导师的死相太血腥,太残忍了,那五脏六腑和掉落的人头,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那惊恐痛苦的表情比地狱来的魔鬼还要可怕三分,光是看一眼,估计这辈子都要在噩梦中度过了。

    眼前这个少女,就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南星学院变成了她的修罗场。

    他们敢肯定,刚才选举雷成的时候,他们要是再多说几句,现在估计连跪在这里发抖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里,其中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长老已经吓得屁股尿流,只见长衫之下汇出一条淡黄色的液体。

    众人很快闻到了味道,全都惊讶的捂起了鼻子。

    德高望重的导师,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吓得尿失禁,实在是太夸张了,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不过,相对于另一个吓晕的导师来说,他还算好的,起码神智还清醒。

    看到大伙儿都被自己吓得不轻,苏陌凉这才丢掉沾满血迹的碎布,冷冷开口,“你们当中真的没有愿意当院长的吗?”

    都这个节骨眼了,他们就算有心也没胆啊,除非不要命了。

    “没有,我们真的没有,我们哪敢啊——”所有人全都慌乱的摆手。

    苏陌凉冷笑,眸子冷光闪烁:“原来只是不敢啊,若是给你们胆子,是不是就心安理得受下了?”

    这群导师已经被苏陌凉吓得濒临崩溃,现在听到这话,差点要哭出来了,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一个劲儿的磕头。

    苏陌凉见此,轻轻扬眉,收敛了杀意。

    这南星学院毕竟是吴导师和院长的心血,现在他们失踪,学院还要靠这群导师支撑着,她是不会杀了他们的。

    更何况两个罪魁祸首已经伏法,这些小喽喽怕是也没资格参与吴导师失踪一案。

    既然已经起到了震慑的效果,苏陌凉见好就收,缓缓开口:“你们都是学院的老人了,必须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若是识趣,就乖乖的打理好学院,等着院长和我师父回来,若是不识趣,相信你们也清楚自己的下场。”

    这话一出,导师们纷纷望向雷导师和李导师的尸体,此时像是被电击一般,浑身窜过刺痛的电流。

    是呀,太清楚了,这辈子都忘不了!

    “是是是,谨遵苏大人教诲,我们定会安分守己,好好打理学院。”一群导师听着苏陌凉松口,知道自己这条命是保住了,心头涌上劫后重生的喜悦,感恩戴德的磕头谢恩,将苏陌凉也尊称为了苏大人,足以见得苏陌凉在他们心目中的分量。

    其他学生看到这里,除了震撼以外,还有浓浓的羡慕和崇拜。

    苏陌凉年纪与他们差不多大,却是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她早已超出了他们认知范围,走向了更广阔的世界,就像是地上的蚂蚁,仰望天上展翅高飞的雄鹰,他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或许,他们永远也没料想到,南隋国会出这样一个比宗派里的天才还要天才的苏陌凉。

    此时的苏陌凉解决完了手里的事儿,无视众人崇拜的目光,转身便要离开。

    这时候,南景焕忽然叫住了她。

    苏陌凉神情一怔,停下步子,疑惑的看着他:“太子殿下,你有什么事儿吗?”

    太子殿下?

    格外生疏的称呼,顿时让南景焕心子一紧,带起些痛意。

    “这么久没见,没事儿就不能找你说说话了吗?”南景焕咧嘴勾起一个凄然的笑容,明明是笑,看上去却比哭还难看。

    苏陌凉闻言,深深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往日那个意气风发,英俊潇洒的太子,似乎瘦了一圈,瘦脱相了。

    不过,眼前的他看上去比以往稳重了不少,这倒是好事儿。

    “太子,寒暄只适合老朋友,而我们并不是。”苏陌凉冷漠的话像是尖刀一般扎进了南景焕本就生疼的心脏。

    他的面色白了几分,瞳孔里浮动着受伤:“以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我向你道歉,你真的不能原谅我了吗?”

    他不奢求能跟她在一起,只求她的原谅,只求在她心中,他不是让她讨厌的人,这就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