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9.第319章 中了埋伏!
    若是他不提,苏陌凉早就忘记以前的事儿了,若不是看到他站在面前,险些将他这个人都忘记了。

    因为不在乎的人,她没那个精力去记得。

    “太子说笑了,既然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自然是没放在心上的,太子不必内疚。”苏陌凉淡淡颔首,不顾他失落的表情,转身离开。

    南景焕这个人,她也恶整过,算是报过仇了,所以从她离开南隋国开始,他和她的恩怨早就清了。

    南景焕不傻,听得明白,那样的淡漠,那样的疏离,不将以前的事儿放在心上,那就是说连他这个人都没放在心上过。

    原来,在她心目中,他连讨厌的人都算不上,因为他什么都不是。

    意识到这一点,南景焕苦笑,眼角竟是有泪花闪烁,此刻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估计是最后一次见她了。

    想到这儿,他的心像是被她挖去了一大块,生痛得厉害。

    也许,他这辈子都不会遇到像她这样优秀,这样让他情不自禁的女人了。

    忽然,南景焕冒出一个念头,顿时张口大喊:“苏陌凉,我爱你——”

    苏陌凉的脚步微微一顿,眸中的讶异一闪而逝,随后依然头也不回的走远了。

    南景焕望着她离开的方向,整个心仿佛被挖空了,空荡荡的,只剩下麻木。

    他知道,今日不说,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苏陌凉也没想到南景焕会突然告白,因为她了解这个男人,他最爱的是他自己,当初能抛弃苏伊雪,自然也会抛弃其他女人,他对自己感兴趣,是因为得不到,所以心心念念的渴望得到,若真得到了,又会不珍惜。

    这样的告白,对她来说,非但没觉得感动,反而觉得恶心。

    不过,这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这里的人和事儿对她来说也毫无意义了——

    想到这儿,苏陌凉轻轻叹了口气,可是前脚刚一跨出学院的大门,就听到魂牌传来王锋嘶哑的声音。

    “主子,我们中了埋伏,伤亡惨重!”

    苏陌凉闻言,神情一震,低吼质问:“你们在哪?”

    王锋气若游丝的声音:“苍雾森林!”

    “等着!”苏陌凉目光一凝,猛地招手,召唤青云豹,迅速朝苍雾森林赶去。

    不用问,她也知道,绝对是莫夕颜搞得鬼。

    先是用林婉儿混淆视听,引开她和血战团的注意,再派人抓走她师父和院长,然后趁着血战团出动,半路拦截围攻,她这算盘倒是打得可真响。

    敢打她身边人的主意,看来莫夕颜和风家的确没必要存在了!

    ————————

    等苏陌凉赶到苍雾森林的时候,血战团正在和风家暗卫纠缠。

    这些暗卫全都在高级将灵师的等级,算得上风家的核心力量。

    因为地上已经躺了血战团的两个兄弟,而对方却毫发无损,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看样子,再支撑不了多久,血战团就要全军覆没。

    这莫夕颜可真狠,想来个釜底抽薪!

    想着,苏陌凉心头的火气瞬间窜了起来,一个飞身掠过去,伸手一招,将金毛狮王和天魔貂放了出来。

    “给我撕碎他们,不留活口!”她一身厉吼,如惊雷炸响。

    风家暗卫忽然看到一头硕大的金色狮子和一团白色冲着自己凶猛扑来。

    轰隆隆的吼声,震得整个森林地动山摇,吓得风家暗卫齐齐后退,可他们根本来不及撤退,金毛狮王的尖锐獠牙和天魔貂的拳头,已经刺穿了他们的身体,只听撕拉一声,身体瞬间撕裂成两半。

    天魔貂像削水果一般,将这些人削成碎块,血肉横飞,血花四溅,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霎时将这块地盘染成红色,逐渐汇成一条血河——

    而金毛狮王则简单粗暴得吞入肚中,嚼动着嘴里的尸体,传出一阵毛骨悚然的脆响。

    血战团虽然见识过金毛狮王的威力,可看到这一幕还是被吓傻了。

    因为他们发现,金毛狮王已经是一阶圣灵兽了,要知道整个苍元国可没有达到圣灵等级的灵兽啊。

    至于那个在空中飞来飞去,一点不消停却暴力值爆棚的雪貂,更让他们震撼。

    金毛狮王是吞入肚中,没有污染环境,而那天魔貂简直就是环境破坏者,地上除了血淋淋的肉块,竟然还有肉丝儿,几乎全都是它的杰作。

    那惨不忍睹,恶心残忍的画面太惊悚,就连血战团这些常年在刀口上讨生活的硬汉们,都忍不住转过身,腹中翻江倒海,一阵干呕。

    真不知道那雪貂是怎么办到的,双肉呼呼的白手掌,看上去没有任何杀伤力,却是比尖刀还犀利,削人毫不手软。

    这时候还是王锋好奇的问了一句:“主子,你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凶残的雪貂了?”

    天魔貂一听雪貂,瞬间炸毛,霎时回头,冲他呲牙咧嘴:“滚你妹的雪貂,老子是天魔貂!”

    王锋受了伤,面色不大好看,这下子更是被他的厉吼吓得惨白如纸。

    “这灵兽还会说话,难道又是一头生出灵智的九阶灵兽?”副团长陈明捂着受伤不浅的胸口,好奇的反问。

    天魔貂彻底抓狂了,整个人都暴躁起来:“滚你妹的九阶灵兽!老子是上古凶兽!”

    听到上古凶兽四个字,大伙儿都沉默了。

    毕竟它毛茸茸,胖嘟嘟的样子,恕他们实在无法和上古凶兽联系在一起。

    天魔貂看着大伙儿讶异,甚至带着怀疑的目光,气得浑身发抖,那一身的肥肉也跟着颤抖,这画面实在太滑稽,与它暴力残忍的手段,完全不符,大伙儿心中的阴影也驱散不少。

    此时的苏陌凉根本没有心思解释她的灵兽,而是仔细打量了血战团的兄弟们。

    看着他们一个个全都挂彩,有的受伤严重,伤口还不停的溢出血,再看着地上已经倒下的两具尸体,苏陌凉的心被狠狠揪紧,疼得她有些喘不过气。

    这十个男人,这么长的时间一直跟在她身边,帮她调查,帮她做事,她一旦有危险,他们必定冲锋陷阵,将生死置之度外,这种义无反顾,奋不顾身,苏陌凉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这些人也许实力不强,天赋不行,可是却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忠心的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利益为重的苏陌凉,已经无法抛弃这群有可能拖自己后腿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