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1.第331章 芸香之死
    吴振兴想到苏陌凉身边有这么多人保护着,也安心的点点头,虽然舍不得她,但他和刘康义还要回去收拾南隋国的烂摊子,只有先行离开。

    “徒弟,你保重,记得要想为师啊。”吴振兴眼眶有些湿润,泪水马上要夺眶而出,为了不让苏陌凉看见,他一股脑的钻进了马车里。

    而院长也是深深看了苏陌凉一眼,轻轻叹了口气,跟着上了马车。

    她是天空翱翔的苍鹰,注定需要更广阔的天空,他们跟在她身边,只会成为她的绊脚石。

    所以,还是离开的好。

    目送着他们的马车离开,苏陌凉心里忽然涌上一股酸涩,她知道那叫不舍。

    经过这次的事情,她埋藏在心底的担心和害怕全都涌了出来。

    她还是太弱,不但保护不了身边的人,还连累了他们。

    君颢苍看出她的心思,心中一疼,握住她有些冰凉的手,握在手里暖了暖,“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陌凉收回视线,浅笑着摇摇头:“没有,我知道九幽大陆有很多事儿需要你去处理,你一定是被缠住了,才抽不开身。你如今的身体我不想你动手,就算不用灵力也不行,因为我害怕,我太怕了——”

    君颢苍知道这件事给苏陌凉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心疼的将她拥入怀里,摸着她的头发,轻声道:“别怕,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因为你,我现在变得很怕死。”

    苏陌凉闻言,噗呲轻笑出声。

    沉重的心情因为他的话敞亮起来。

    只是一想到今天她杀了好多人,沾了好多血,看着大殿上所有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盯着自己,苏陌凉就忍不住想要知道君颢苍的想法:“我屠杀了那么多人,是不是很冷血残忍?”

    不知道为什么,在大殿上,她浑身涌动着杀戮嗜血的快感,充斥着她的神经,弥漫在她的四肢百骸,让她险些失控。

    如不是风墨痕及时出面阻止,她估计根本停不下来。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心里有些害怕,害怕自己会变成满心杀戮的怪物。

    君颢苍没料到她会这么问,失笑的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否定:“傻瓜,为了血战团的兄弟,为了吴导师和院长,奋不顾身,奔走相救的你,怎么能算冷血呢。你比大殿上的那些人都要重情重义。还有,我要你知道,不管你做了什么,是对是错,不管你杀了什么人,杀了多少人,我也会站在你这边的,毋庸置疑。”

    听到如此暖心,如此护短的话,苏陌凉眼眶有些湿润,情不自禁的将他搂得更紧。

    这世上,估计只有君颢苍能这样无条件的宠着自己,支持自己,相信自己了。

    就连她自己都很惊讶,平时那么强悍的她,现在一旦窝在君颢苍的怀里就变得尤其的脆弱,她似乎已经习惯依赖他,甚至贪恋他的温柔,越来越离不开了。

    可是最近君颢苍离开得越来越频繁,她知道九幽大陆已经等不及了,迫切的想要他回去。

    她清楚,他一旦回去,就面临着巨大的危险,若是不治好他的寒病,让她如何安心。

    想着,苏陌凉的心里已经下了决定,看来是得把去幻西大陆的事情提上日程了。

    马车趁着夜色一路驶向了寂灭宗。

    当两人走到寂灭宗门口的时候,便是看到宗派里灯火通明,跟平时漆黑安静的夜晚不大相同,似乎酝酿着诡异的气氛。

    “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苏陌凉眉头一拧,看了君颢苍一眼,随后大步走进宗派,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苏陌凉很快来到了自己的院子,这时候本该出来迎接她的芸香却不在。

    每次她回宗派,总是能看到芸香兴高采烈的迎上来,可今天却没有。

    如此反常的现象,让苏陌凉眉头皱得更紧,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随机快步冲上前,一把推开了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倒在血泊里早已没了气息的芸香。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神色大惊,简直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震住了。

    她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猛地冲上前将芸香扶起。

    “芸香!芸香!”她难以接受的嘶吼两声,被芸香那张惨白得毫无血色的面色刺痛得红了双眼。

    她和芸香虽然认识不久,接触不多,但这丫头这段时间也是尽心尽力的侍奉她。

    想起她刚进宗派那会儿,这丫头为了给她弄点吃的,还被厨房管事儿的毒打了一顿,那触目惊心的鞭痕和伤口,还历历在目。

    现在她有钱了,可以吃好的穿好的,可芸香却没那个命享受了。

    想到这儿,苏陌凉就怒得发狂。

    还是身旁的君颢苍稍显镇定的提醒:“芸香是割腕,流血过多而死的。”

    “割腕!”苏陌凉闻言,这下惊醒过来,猛地低头朝她的手腕望去。

    果然,手腕处有一条又深又长的伤痕,顿时刺痛了苏陌凉的眼。

    芸香为什么要割腕?

    她有什么想不开的?

    不!她不是轻生的人!

    她连厨房管事儿的毒打都不怕,坚强的忍受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割腕自杀,要自杀,她早就自杀了,何苦等到现在。

    思及此,苏陌凉如被冷水浇身,从头冷到脚底,神情瞬间从震惊变为了震怒。

    然而就在这时,苏陌凉的宅院已经被包围了起来,外边无数的弟子拿着火把,将苏陌凉的院子照得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苏陌凉放下芸香,转身望去,只见付岚雅和郝媚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在院子里,冷冷盯着她。

    “苏陌凉,你总算回来了!真是没想到,你身为下等外门弟子,竟然敢偷取宗派宝物圣灵珠,若不是芸香畏罪自杀,我们还不知道你竟然有这样的雄心豹子胆!”付岚雅娇艳的脸蛋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出几分火红的艳丽,眸色因为闪烁的火苗忽暗忽明,投射出让人胆寒的凌厉和阴险。

    她虽然伴着脸,严肃呵斥,可嘴角若有若无的阴笑逃不过苏陌凉的双眼。

    偷取圣灵珠?

    对于圣灵珠,苏陌凉并不陌生,因为它是圣灵池的源头,是当年宗主花了不少力气搞来的宝贝,算得上寂灭宗里最珍贵的东西了。

    现在付岚雅说她偷取圣灵珠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