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2.第332章 不是自杀,是谋杀!
    “付岚雅,我只问你一句,芸香是怎么死的!”苏陌凉面色阴沉,眸色冷厉,目光如冷箭一般射向对面的付岚雅,压抑的声音,仿佛是暴风雨前夕最后的宁静。

    付岚雅闻言,冷哼一声,极为的不屑:“哼,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圣灵珠一失踪,你的丫鬟就割腕自杀,结果搜查下来,圣灵珠竟然在你的房间里。很显然,你的丫鬟帮你偷取圣灵珠,犯下大错,害怕忍受酷刑折磨,畏罪自杀,你现在竟然反过来问我她是怎么死的,不是很可笑吗?”

    苏陌凉听到这里,一切都明白了。

    这全都是付岚雅的阴谋。

    她利用芸香的死,将搜查圣灵珠的人引到了她的房间。

    而付岚雅早在之前,就趁着她不在的时候,悄悄的将圣灵珠藏进了她的房间。

    这一番地毯式的搜查,圣灵珠自然暴露无遗。

    大家都知道圣灵珠是宗主最宝贝的东西,突然失窃不说,还出现在苏陌凉的房间里。

    这样的罪名,足以将她置之死地。

    这些日子,付岚雅一直隐忍不发,面上对她冷嘲热讽,私底下倒是规规矩矩,并没有报复行为。

    就连苏陌凉都以为她是学乖了,忌惮自己,不敢随便招惹,没想到她是在蛰伏待机,准备一击必杀。

    不过,依照她这脑子应该想不出来这些点子,当然凭着她的实力也没办法搞到圣灵珠。

    不用猜也知道是付岚雅背后的师父伍鹏在背后搞小动作。

    上次她坑了他们一大笔钱,显然伍鹏和付岚雅已经将她记恨上了,他们此举不但要报复回来,还想要她的命!

    “苏陌凉,真是没想到,寂灭宗待你可不薄,上次宗主大人还替你讨了公道,你就是这么报答宗主的吗?”郝媚同样一副斥责的表情,落井下石的帮腔道。

    苏陌凉此刻已经没有耐性跟她们废话,整张俏脸因为愤怒而煞白,额头的青筋隐隐抽动,猛地一声怒吼惊得付岚雅身形微晃:“付岚雅,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承认,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

    “放肆!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本宗主的眼皮子底下威胁同门弟子!”

    这时候,咆哮般的呵斥从远方传来,只见宗主大人怒气冲冲走来,面色铁青,眼珠瞪得拳头大,像一只愤怒的随时准备扑上去咬人的豹子。

    看着宗主来了,围观的弟子们全都闪开让出路来。

    付岚雅见此,心中一喜,这才收起对苏陌凉的畏惧,连忙凑到宗主跟前,煽风点火的说:“宗主,你瞧瞧苏陌凉,她偷了圣灵珠,还如此理直气壮,实在是太可恶了。”

    宗主身旁的伍鹏也跟着说道:“是呀,好在是搜到了圣灵珠,若是没搜出来,那圣灵珠岂不是落入了这贼人手里!宗主,这次你不能再偏心这个贱人了,若是连偷取圣灵珠这么大的事儿都不严惩,您要如何在宗派服众,以后岂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觊觎圣灵珠了?”

    听到这么一番添油加醋的话,宗主更是火冒三丈,控制不住体内熊熊燃烧的怒火。

    是呀,她连偷取圣灵珠这样的事儿,都干出来了,若是再纵容她,只怕连整个寂灭宗她都敢掀了。

    想到这里,宗主愤怒大吼:“来人,抓住苏陌凉,立刻杖毙!”

    宗主命令一下,弟子纷纷上前,欲要擒住苏陌凉。

    苏陌凉阴冷的盯着他,猛地一个抬臂,低吼:“慢着,宗主大人,现在无凭无据就说我和我的婢女偷了东西,你不调查清楚,就随便冤枉宗派弟子,这样的消息传出去,那才是真的难以服众。”

    付岚雅闻言,立马反驳:“苏陌凉,你休要狡辩,圣灵珠是从你房间里找到的,已经是证据确凿,怎么能叫冤枉!”

    “哼,在我房间找到,不代表是我偷了圣灵珠。据我所知,是你和伍长老合谋盗取圣灵珠,将圣灵珠悄悄放在我的房间里,然后杀了我的婢女,引来弟子的搜查,最后顺理成章的将偷盗的罪名栽赃嫁祸给我!”苏陌凉阴鸷的盯着她,眸子里闪烁着冰冷的杀意。

    她本可以一拳轰死付岚雅,可是她忍住了。

    芸香被人谋害,还背着贼人的黑锅,想来是死不瞑目的。

    为了还她清白,苏陌凉必须将付岚雅和伍鹏的阴谋公诸于世。

    若是现在杀了付岚雅,反倒成了她心虚,恼羞成怒,将这个罪名坐实了。

    付岚雅听到苏陌凉竟是一字不差的将他们的计划说了出来,心头一震,表情涌上些心虚,强装镇定的吼起来:“你血口喷人,我和我师父什么时候偷圣灵珠了,你才是无凭无据的冤枉人!”

    “付岚雅,你不承认没关系,因为真相不是你三言两句可以抹杀的。宗主大人,请你看芸香的尸体,付岚雅口口声声说芸香是割腕自杀,如果真是自杀,她应该是右手拿刀,割伤左手,可是她的左手毫无伤痕,偏偏是右手受伤,很显然这不是自杀,而是谋杀。”

    宗主闻言,也是拧起眉头,仔细看了看芸香的手腕,还真是如此。

    付岚雅和伍鹏见此,都是神情大震,须臾额头冒起了一层冷汗。

    他们没想到苏陌凉竟是有这样敏锐的洞察力,实在可怕。

    付岚雅当时哪里想得那么周到,杀了芸香之后,随意在她手腕上划了一刀,根本没考虑过苏陌凉说的左手右手的问题,现在被她提起,实在是惊慌得不行。

    “万一芸香是左撇子呢,你光凭着左手右手实在说明不了什么,这根本算不上证据。”伍鹏好歹上了年纪,比付岚雅镇定许多,立马开口反驳。

    宗主听了,也是觉得有理的点点头。

    苏陌凉却是冷笑一声,满脸的讥讽,冰冷的声音透着几分阴森之气:“伍长老,你到现在还想抵赖,如果左手右手不足以举证你,那这摊血,就是最好的证据!”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盯着地上的血迹百思不得其解。

    伍鹏不知道苏陌凉在搞什么鬼,许是因为心虚的缘故,袖口下的手指隐隐发抖,可面上却理直气壮的反驳:“你休要胡说八道,一滩血能证明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