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3.第333章 水落石出
    宗主也是对苏陌凉的话持怀疑态度。

    毕竟光凭着一滩血能说明什么!

    “苏陌凉,若是这摊血不能证明你的清白,你要如何啊?”宗主皱起眉头,目光如炬的盯着她,犀利的视线在她冷静淡定的面孔上逡巡着,企图看出一丝破绽。

    苏陌凉扬眉,都不带犹豫一下的,斩钉截铁的回答:“如果不能证明,我立马自刎当场!”

    听到这话,一旁着急得半死的卫长老顿时吓得白了面色,立马上前拦住她:“丫头,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要是死了,可要我老头子怎么活啊!”

    他一个外门长老,没啥追求,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苏陌凉身上了,现在她竟然如此草率的承诺,实在是把生命当儿戏,他怎么能不着急。

    苏陌凉安慰的摇摇头:“我不会有事儿的,不用担心。”

    随后,她望向宗主,指着地上的血迹朗朗开口,洪亮的声音铿锵有力,底气十足:“宗主,如果芸香是割腕自杀,那定然是流血过多而死,可是她周围的鲜血并不多,只有手腕处有一摊血迹。可是这摊血迹,只怕还没有她一个月来的葵水多!这么点血量,怎么可能将人致死!”

    宗主闻言,眸子闪过一丝惊讶,眉头紧拧,倒也没有否定:“如果不是失血过多而亡,那是怎么死的?”

    苏陌凉见他开始静下心来听自己分析,知道这是个好现象,随即趁热打铁回答道:“只有一种可能,芸香并不是死于割腕,而是在被人谋害了之后,仇人为了制造自杀的假象,在她手腕处补了一刀。因为人只有在死了之后,心脏才会停止,血液才会凝固,在死后的尸体上划出的伤口也不会流出太多血,所以,芸香看上去是割腕自杀,却没有流太多血,分明是在割腕之前就已经遇害!”

    听到这话,众人吓得倒抽一口冷气,全都喧哗起来。

    是呀,他们怎么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如果是割腕自杀,怎么可能才这点血量,必然血流成河了,才会导致死亡。

    如此奇怪的现象,也只有苏陌凉说的,人死后血液凝固来解释了。

    现在,被她这么一提醒,大伙儿还真是觉得手腕上的伤痕有些刻意为之的意思。

    更甚至已经相信芸香是被谋杀之后才被人补了一刀,制造了自杀的假象。

    看着大伙儿议论纷纷,字里行间几乎相信了苏陌凉的说辞,付岚雅惊骇的身形一晃,若不是旁边的伍鹏扶着,差点就要失态了。

    她手脚冰凉,惊慌的与伍鹏对视一眼,只见后者微微摇头,眸色满是警告。

    他在警告她不要自乱阵脚,露出马脚。

    可是苏陌凉如此细腻的观察力,缜密的逻辑,让她不得不怕啊。

    伍鹏自然也心慌,只是面上装得镇定而已,其实手心里早已捏出了汗。

    他同样没想到苏陌凉是这样厉害的角色,不但实力不错,脑子还异于常人的清楚。

    难怪她一个南隋国的贱民,混迹在苍元国这么久,竟是毫发无伤,安然无恙。

    的确是有些本事儿的。

    只是事情已经做了,后悔也来不及,只有硬着头皮做下去。

    就算她知道芸香是怎么死的又怎样,只要她拿不到证据证明是他们干的,就拿他们没办法。

    宗主听到这儿,也明白过来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这件事的确漏洞百出,说不出的诡异。

    “苏陌凉,你口口声声说芸香是被谋杀的,那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宗主愠怒的面色已经镇定了下来,现在只想知道真相。

    苏陌凉扬眉看了一眼宗主身旁的伍鹏,黑曜石般明亮的眸子掠过一道寒芒,瞧得后者心头发毛。

    随后,红唇轻启,说出了让众人大惊失色的答案:“刚才我撩开衣服,查看了芸香的尸体,发现她的胸口有一个乌黑的掌印,很明显是中了蚀天暗沙掌!”

    “什么!蚀天暗沙掌可是伍长老的独门秘技啊!”

    “是呀,这武技可是他的成名技。”

    所有人都朝伍鹏投去了惊奇怪异的视线,对着他指指点点起来,就连宗主大人都是阴沉的盯向他,眸中写满了怀疑。

    看到这里,再淡定的伍鹏也淡定不了,面色气得涨红,鼓着眼睛,狠狠瞪着苏陌凉,狂乱的吼起来:“苏陌凉,你血口喷人,芸香除了手腕的伤口,身上根本没有其他伤势,你简直就是栽赃陷害!”

    伍鹏这次十分小心谨慎,就是为了避免留下伤痕让他们有迹可循,所以他并没有对芸香使用武力,而是让付岚雅用了一种隐秘的毒药,死后让人看不出中毒的迹象。

    若不是苏陌凉发现血迹的问题,众人只会认为芸香是割腕自杀,因为她身上只有腕伤,再也找不出其他。

    伍鹏想得很周到,没想到竟然反过来被苏陌凉冤枉了,岂有此理!

    看着伍鹏暴走,苏陌凉唇角一勾,绽放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寒芒闪烁的眸子忽然跃上恍然大悟的神采,冷厉的声音,犀利的质问逼得伍鹏无处遁形:“伍长老,你怎么知道芸香身上没有其他伤口呢?难不成你提前检查过?或者,你根本就是知道内幕!”

    苏陌凉猛地一声厉吼,吓得众人震在当场,望向伍鹏的眼神更是惊愕不已。

    是呀,伍鹏刚才斩钉截铁的说芸香身上没有其他伤口,要么是提前检查过,要么是知道内幕,不然怎么会如此肯定!

    要知道,女人就算是死了,男人也不能随意查看女人的躶体,这不合规矩,不合礼数,除非是专门的法医,不然男人是不准随意亵渎尸体的。

    更何况,据他们所知,芸香死后,伍鹏根本没有踏进过这个院子,而且宗主也下令,不准其他人靠近院子,就等着苏陌凉回来,来个瓮中捉鳖。

    所以伍鹏哪有机会去检查。

    而伍鹏为了避嫌,也特意远离苏陌凉的院子,想制造出不在场证明,没想到作茧自缚,反而把自己套了进去。

    接收到众人的指责,看着苏陌凉眼里精光闪过,伍鹏此刻恍然大悟。

    她是故意的,芸香身上根本没有其他伤口,她故意说芸香中了蚀天暗沙掌,就是为了激怒他。

    他一着急,就忍不住开口辩驳,没想到竟是说漏了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