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4.第334章 滚开,我不认识你
    宗主听到这儿,要是还瞧不出端倪就真的是傻了。

    “伍鹏,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盗取圣灵珠,杀害婢女,栽赃嫁祸,每个罪名都能将你大卸八块!”

    宗主的怒吼如沉雷滚过,烙在伍鹏心上,吓得他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宗主,冤枉啊,冤枉啊,我没有做过,我是被苏陌凉陷害的啊。”死到临头,伍鹏还在垂死挣扎。

    身旁的付岚雅早就吓得说不出话来,软在地上只知道一个劲儿磕头。

    苏陌凉冷哼一声:“伍长老,我不过是故意刺激你一下,你就自己露了陷,怎么能说是我冤枉你呢。你自己坏事做尽,把宗主玩弄鼓掌之间,现在还来喊冤,你真把宗主当傻子吗?”

    宗主听到这话,更是怒不可遏,面色又黑又青,头发气得竖起,咬牙切齿的一脚踹开伍鹏,“伍长老,亏我之前还看重你,什么事儿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是不是觉得我好糊弄,就得寸进尺啊!”

    宗主对伍鹏一向挺关照的,从上次付岚雅违反宗派规定,出手伤人就可以看出来。

    宗主看在伍鹏的面子上,有心偏袒付岚雅,若不是苏陌凉巧舌如簧,咄咄逼人,宗主根本不会给出公道,反而会包庇纵容付岚雅。

    只是这次伍鹏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宗主,不是的,你要相信,我是被冤枉的,我没碰过圣灵珠,也没杀过苏陌凉的婢女,都是苏陌凉的诡计,不关我的事儿。”

    苏陌凉闻言,更是冷笑连连:“宗主,这两天我人都不在宗派,却突然被搜出圣灵珠,这不明摆着有人想趁着我不在的时候,栽赃陷害吗。”

    说着,她又转头望向在场的弟子,“你们都可以回忆一下,芸香的死是谁最先发现的,又是谁将搜查的人引到我房间的!”

    众人闻言,全都惊讶的望向了隔壁院子的倚翠。

    倚翠被众人这么一瞧,霎时惊恐的跪了下来,惊慌失措的解释:“奴婢冤枉啊,今日午时奴婢在厨房碰到付岚雅身边的柳儿,柳儿知道奴婢和芸香是隔壁邻居,所以就让奴婢带话,让芸香去一趟付岚雅的院子,谁知道奴婢去找芸香的时候,发现芸香已经死了。奴婢当时吓得不行,大叫了一声,才引来了外边搜查的队伍。”

    倚翠此话一出,基本已经真相大白。

    这摆明是付岚雅故意让柳儿传话,又让倚翠发现芸香的死,目的就为了引出圣灵珠。

    “伍长老,付岚雅,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管你们多谨慎小心,总会露出马脚的。”苏陌凉轻蔑的盯着付岚雅和伍鹏,冰冷的口吻不带一丝感情。

    宗主见此,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怒火冲天的大吼:“来人,把伍鹏和付岚雅拖出去凌迟处死!”

    听到这儿,伍鹏和付岚雅彻底慌神了。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付岚雅疯狂大吼,张牙舞爪的打开上前擒拿她的弟子。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忽然跑来一个弟子,气喘吁吁的朝宗主禀报:“宗主大人,寂灭宗门口来了一大伙人,听说是郑家的人!”

    宗主面色一惊,皱眉反问:“郑家?难道是五大家族之一的郑家?”

    弟子连连点头:“正是。”

    宗主眸中闪过疑虑,沉吟片刻后点点头:“请他们进来吧。”

    虽然寂灭宗跟帝都里的势力联系不紧,但五大家族的名号他还是听过的,这样的大家族半夜忽然登门,必然是有什么要事,所以万没有将五大家族拒之门外的道理。

    得到宗主的允许,弟子立马掉头跑远了。

    付岚雅听到郑家,惊恐的双目瞬间掀起兴奋的神采,惨白的面色因为激动,渐渐涌上了红色,她一把推开抓她的弟子,激动的大笑起来:“哈哈哈,是郑公子,是郑公子来救我了!”

    听到郑家,她第一反应就是郑家小儿子郑高哲。

    能在大半夜突然造访寂灭宗,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了。

    此时的付岚雅过于激动,想也没想,就认定是郑家。

    也不思考一下,郑家怎么会知道她的事儿,这期间可没有人通风报信啊。

    “你们给我滚开,今天要是动我一根汗毛,郑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付岚雅得意的吼起来,呲牙咧嘴的甚是凶恶。

    周围的弟子见此,全都踌躇着不敢动手。

    郑家这么大个家族,他们这些没有背景的弟子怎么惹得起。

    就在众人僵持着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引路的弟子带着一大群抬着棕色大箱的男子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付岚雅最为熟悉的卢管家。

    以前她和郑高哲在外面游玩的时候,都是卢管家代为打理。

    就连上次冰神节,也是卢管家预定的游船,给她写的邀请信,所以她与卢管家分外亲切。

    现在看到他出现,付岚雅简直看到了救命稻草,拼命的爬过去,拽住卢管家的裤管:“卢管家,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他们陷害我,我是冤枉的啊!”

    卢管家看着付岚雅竟然跪在地上,哭兮兮的求自己,霎时呆住了。

    “付小姐,你这是——这是干嘛啊?”

    “宗主要杀我,他们冤枉我偷圣灵珠,要把我凌迟处死,郑公子说了要娶我过门的,他肯定不会看着我死的,管家你帮帮我!”付岚雅把所有生存的希望都寄托到了卢管家身上,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后者神情大惊。

    卢管家冲着宗主恭敬的行了一个礼,惊讶的询问道:“宗主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付岚雅出身不好,但他家公子喜欢得不行,的确有娶她进门的打算。

    既然她以后很可能成为郑家的女主人,那他自然也要帮扶几分。

    宗主厌恶的瞥了付岚雅一眼,怒哼着回答:“这个女人偷取圣灵珠,杀害了苏陌凉的婢女,还把偷盗的罪名栽赃到苏陌凉身上,实在可恶,本宗主已经判了他们凌迟处死,郑家就不必多言了!”

    他们寂灭宗虽然尊敬五大家族,但也不忌惮五大家族,若是他们要强行插手,也别怪他不客气。

    卢管家一听付岚雅竟然杀害苏陌凉的婢女,还栽赃嫁祸苏陌凉,顿时吓得目眦尽裂,抬起一脚,狠狠踹开拉扯着自己的付岚雅,“我去,滚开,我不认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