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2.第342章 你必须回去
    得到她的承诺,皇上心头的石头落了一大半,由衷的感激:“我替的东炎大陆所有的百姓谢谢你。”

    苏陌凉并不想听到谢这样的字眼,因为她自己也有私心,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没在乎过东炎大陆的生死,可是看着皇上充满希冀的双眼,想到吴导师和卫长老,她的手指渐渐握紧。

    “苏大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方便出发,朕已经派了马车在宫门口等候了。”

    “今晚吧,我要回寂灭宗一趟,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

    皇上点点头,“好,那朕就不耽误苏大人了,大人就坐着朕安排的马车回去吧。”

    苏陌凉颔首,转身离开了。

    回到寂灭宗,苏陌凉的步伐有些沉重,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君颢苍说,若是她坚持上前线,君颢苍一定会跟着她去,可是对方是后期皇灵师,他若对战,必定使出灵力。

    可是他的身体——

    苏陌凉一边苦恼着,一边慢悠悠的走到了君颢苍的院子。

    走到门口,刚想推门进去的时候,她忽然听到里边传来激烈的争辩。

    “主子,云楼暗域遭到重创,急需要你回去啊。通往上位面的结界,一年最多能强行打开一次,刑智宸好不容易打开了上位面的结界,正等着主子你回去,难道你要为了苏陌凉,再等上一年吗!”

    黑枭急得不行,冷漠的面孔难得憋得通红。

    君颢苍负手而立,背对着黑枭,浑身散发着戾气:“她要去前线,我要陪她!”

    “主子,你醒醒吧,苏陌凉她很强,根本不需要你陪,你已经被她弄成这副鬼样子了,真正让人担心的是你自己啊!”黑枭撕心裂肺的吼起来。

    君颢苍如今被寒病缠身,对自己的身体莫不关心,却去关心活得好端端的苏陌凉,实在让他着急。

    “闭嘴!黑枭,你越来越放肆了!”君颢苍猛地一声大吼,气势惊人,怒意熏天。

    “主子,以前黑枭从来没有忤逆你半个字,可是这一次,黑枭不得不得罪了。请主子回云楼暗域!”说着,黑枭顿时单膝下跪,抱拳强硬道。

    君颢苍气得深吸一口气,并没有转过身,冰冷的口气坚定不移:“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下她的。”

    “主子!求你想想云楼暗域吧,多少人在等你啊,多少人盼着你啊,他们比苏陌凉更需要你,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焚血天城的人屠杀殆尽吗?那里还有你的亲人啊,你的兄弟啊!”

    君颢苍听到这里,眉头皱得更紧,冰蓝眸子浮动着不忍。

    他何尝不想回去,可是让他如何放得下苏陌凉。

    这一回去,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到她,他舍不得啊——

    君颢苍的手指已经陷进了肉里,掐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可是手上的痛不及他心上的痛的万分之一。

    门外的苏陌凉听了这番话,感受到君颢苍心里的矛盾和难受,她的心也跟着绞痛起来,痛得她差点窒息。

    云楼暗域,想来是他以前生活的地方,那里有他的亲人朋友兄弟,听黑枭的口气,他们似乎遇到了危险。

    可是君颢苍竟然抛下他们,放弃了一年强行开一次的结界,打算留下来陪着自己。

    这样的感情像是一只手,掐住了她的咽喉,又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她的心上,加深了她的愧疚感,罪恶感。

    面对君颢苍这份为她抛下一切的感情,苏陌凉已经泣不成声,她这辈子何德何能。

    不行!

    她不能这样做!

    黑枭说的对,他的亲人和兄弟,比她更需要他。

    想着,苏陌凉擦干泪水,推门走了进去。

    “回去!马上给我回去!”

    苏陌凉的声音忽然扬起,惊得黑枭和君颢苍纷纷转头朝她望去。

    “凉儿,你——”君颢苍不知道她听到多少,惊讶的盯着她。

    “君颢苍,我不需要你,你在我身边,只会拖累我,你有寒病,一不小心就会发作,我已经无暇照顾你了,因为你,我整个人已经精疲力尽!真的,和你在一起太累了,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出现在我视线里,滚回你的上位面去!”苏陌凉板着面孔,非常严肃的呵斥,冷漠的表情带着浓浓的厌恶。

    黑枭听到这话,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君颢苍则是很冷静的看着她,望着那双在夜里悄悄亲吻过无数遍的眸子。

    “这就是你想说的?”他平淡的模样让苏陌凉感到诧异。

    她点点头,从未如此认真:“是,这些是我憋在心里好久的话。”

    “真心话吗?”君颢苍冰蓝眸子紧紧盯着她,瞧得她有些心虚。

    “嗯,是真心话。”苏陌凉想也没想的回答。

    君颢苍忽然走过来,一个伸手将她拉向自己,猛地低头吻上她的唇,像是惩罚般狠狠啃了几口。

    “君颢苍——你——你干什么!”苏陌凉生气的推开他,震惊的盯着他眼眶泛红的蓝眸。

    “骗子,你个大骗子!”君颢苍盯着她的脸,细细描画着她的轮廓和五官,鼻尖涌上酸意,眼眶有热流涌动——

    苏陌凉以为他说自己骗了他的感情,坦然承认:“是,我是大骗子,我骗了你,什么不离不弃都是假的,你只会连累我,我不想——”

    苏陌凉的话还没说完,君颢苍低头再度吻上去,将她所有伤人的句子吞入嘴里。

    这个吻很轻很柔,不知道用了多少深情在里面,只让她觉得心脏刀割一般剧痛难忍。

    “骗子,你以为我会信你这些话吗?”君颢苍轻轻放开她,低吟道,“我可以相信你说的一切,但绝不会相信你说我是你的包袱。”

    苏陌凉闻言,面色划过讶异,瞪得老大的瞳孔终于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情绪激动得吼起来:“颢苍,请你为我想一下,你若是因为我而放弃了你的亲人和兄弟,我不会原谅我自己!我会心痛,会难过,会内疚,会痛恨自己。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回去,别让我难做。”

    君颢苍看着她流泪满面,心疼得厉害。

    她一般很少哭,若不是到了极端伤心的地步,是不会流泪的。

    可是,她每次流泪都是因为他!

    他真是该死!

    君颢苍心痛得吸了一口气,将她一把抱在怀里,“凉儿,对不起,让你难过了,我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你叫我回去,我就回去,你叫我去死,我就去死!”

    苏陌凉气得一拳捶在他的胸膛:“我不准你死,你必须给我好好活着。一年后,我去云楼暗域找你,你乖乖等着我,不准拈花惹草知道吗?”

    君颢苍闻言,伸手为她拭去泪水,听话的点头:“好,我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