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8.第348章 北安国四王爷
    “主子,属下来晚了,让主子担心,王锋该死!”说着,王锋走上前,抱拳跪地。

    他身后八个人纷纷上前,跪下请罪。

    苏陌凉看他们平安无事的来了,连林婉儿也在其中,瞬间安心不少:“起来吧,这次我有事儿拜托你们。”

    本来血战团十一个人,如今只剩下九个人,她很不想他们冒险的,只是这次情况不同,她不得不找他们帮忙。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正了脸色,眉头都不皱一下,大声回道:“主子有事直接吩咐便是,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着他们坚定铿锵的声音,宫右熠瞳孔掠过一道惊讶的暗芒。

    曾几何时,他根本瞧不起这样简陋的队伍。

    那日在墓穴,宫右熠看着他们誓死效忠,只认为他们是愚忠,没什么本事儿,光凭着一股傻劲儿冲锋陷阵,根本成不了气候。

    可是没想到,这才没多久,这支简陋弱小,人数稀少的队伍已经逐渐强大了起来,强大到可以徒手灭了他。

    他很清楚,这群年过三十,天赋极差的男子,如果没有苏陌凉,他们只会待在南隋国,浑浑噩噩的度过一生,毫无作为。

    是苏陌凉给了他们希望,给了他们变强的机会!

    相信,就算她让这群人去死,这群人也会毫不犹豫。

    宫右熠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可是苏陌凉是第一个让他打心眼里佩服的。

    虽然她陷害过他,他恨她,气她,但又不得不承认尽管苏陌凉坏到流脓,可却对自己身边的人掏心掏肺,这样的人简直让人又爱又恨。

    这一刻,他忽然有些羡慕血战团,能得到苏陌凉的关心和提携,如果当初,她能站在他的阵营,在背后帮助他,他也不用苦心孤诣这么多年。

    宫右熠想得有些出神,此时的苏陌凉已经开口吩咐:“风绾璃和风延昭如今在落星城失踪,很可能被敌人生擒,风墨痕已经去营救了,只是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实在危险,你们暗杀行动比他更为成熟,所以,只有拜托你们趁夜潜入落星城寻找他们的下落,全力辅佐风墨痕,把他们救出来!”

    话落,苏陌凉掏出一个药瓶塞到了王锋手里,“这里有二十颗增灵丹,可以暂时提升你们的实力,让你们晋级到初级玄灵师,想来对付普通士兵应该没问题,就怕会中了北晗昱的计,所以你们千万小心他,必要时候用灵兽去战斗,不要逞强,如果营救行动失败,就放弃他们,我要你们全身而退,这是命令!听明白了吗!”

    血战团闻言,纷纷抱拳领命:“是,属下遵命!”

    “好了,去吧。”苏陌凉面色凝重的挥挥手。

    王锋见此,也不耽搁,带领着大家,如鬼魅般掠入了夜色中。

    苏陌凉目送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轻轻叹了口气,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

    落星城,城主府

    园内,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池馆水廊,在夜色中显得清幽秀丽。漆黑的天穹里布满了点点生辉的星星,月亮许是被狰狞的杀气吓得躲进了云层里,只露出一道银边,淡淡的光像轻薄的纱,飘飘洒洒倒映在园中的凉亭里。

    夏日的夜风袭来,卷走地表的温热潮湿,吹来一片凉爽,将亭子中央,被星光映衬得银光点点的白衣吹得飒飒作响,显出几分难言的冷寂。

    这时候,只见园外忽然跑来一个侍卫,急匆匆的来到亭外,抱拳禀报:“王爷,大事不好了,风绾璃和风延昭被救走了。”

    闻言,握着茶杯,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一顿,被夜色映得不分明的脸,划过阴霾,低沉的声音破空而出,瞬间让燥热的空气冷了十度。

    “连两个废物都看不住,要你们何用!”男子一声厉吼,猛地摔出茶杯,碰瓷一声,瓷片迸射,溅了一地的茶水。

    侍卫吓得抖着身子,垂着脑袋,不敢看白衣男子愠怒的表情,胆战心惊的解释:“属下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了九个初级玄灵师,一个高级将灵师,还有八只八阶灵兽,一下子打得我们措手不及,乱了我们的计划。慌乱中,他们就把人救走了。”

    白衣男子瞳孔微眯,投射出一缕阴冷的暗芒,沉声反问:“丹新城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初级玄灵师了?难不成是那群老不死?”

    据他所知,丹新城内,只有风绾璃,风延昭和风墨痕等人达到了玄灵师,而有能力混进落星城的,就只有那几个达到初级皇灵师的宗派老者。

    除了他们,北晗昱想不出其他人了。

    侍卫面色凝重的摇头:“回王爷,应该不是。因为看他们的模样和装扮都是三十几岁的壮年,而他们的身手根本不像普通士兵,反而像一个暗杀组织,手起刀落,速度飞快,行踪极为的神秘。”

    “哦?丹新城内竟然还有这样的组织,真是让人惊讶。”北晗昱眉头一挑,眸中漾出几分惊讶,更多的却是兴趣。

    “王爷,不仅如此,更让人奇怪的是那些八阶灵兽竟然拥有九阶灵兽的实力,就连那群男子他们打出来的灵力也十分奇怪。”

    听到这里,北晗昱晦暗不明的面色忽然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呵呵,难怪会冒出来这么多玄灵师,看来他们是请到了丹王等级的炼丹师,本王还真是小看了他们!”

    如果他猜的不错,这群人一定是吃了暂时提升实力的丹药。

    本来这次计策能一举歼灭丹新城,没想到他千算万算,算漏了一个炼丹师,说来是他失策了。

    “给本王查这位炼丹师到底是谁!”北晗昱眉头轻敛,阴厉低喝,浑身的煞气弥漫在夜色中,吓得侍卫连连点头,退了出去。

    夜风徐徐而来,北晗昱盯着被风吹皱的池面,唇角轻咧,扬起一个冷漠的弧度,那双如鹰般的双瞳在黑暗中绽放出诡异的冷芒:“呵呵,苍元国,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地平线渐渐的泛起一丝火红,晨曦像是一双大手撕裂了黑夜,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正如苏陌凉所料,留在丹新城内的两名副将听闻风绾璃和风延昭被擒的消息,立马集结军队准备出兵营救。

    此时的练武场聚满了密密麻麻的士兵,一个个神情悲痛,心怀愤怒,被两个副将一阵撺掇,全都失了理智,情绪激昂的喊着口号:“救出风将军,救出风将军!”

    苏陌凉,宫右熠和宫墨羽等人到场的时候,看到这副场景都是皱紧了眉头。

    “不用出兵了,我已经把他们二人救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