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0.第350章 爆发瘟疫
    瘟疫?

    众人一听瘟疫两个字,全都吓得大惊失色,面色陡然变成灰色。

    惊惧之后,整个练武场瞬间爆发出惊骇的声音。

    “天啊,瘟疫,瘟疫要是传染,那可是要死人的啊。”

    “是呀,打仗是最怕遇到瘟疫的了,一旦被瘟疫侵害,我们不用打,就是死路一条啊。”

    “看来,这是天要亡我们苍元国啊!”

    看到大伙儿全都惊慌失措,苏陌凉微微抬手,大声安抚:“大家不要惊慌,现在只是发现了瘟疫,,瘟疫还没有蔓延到整个丹新城,只要及时应对,控制好疫情,大家都会没事儿的。”

    “瘟疫哪是那么好控制的,只要一出现瘟疫,我们必死无疑啊!”

    “对啊,瘟疫太厉害了,一旦发生,根本没有根治的法子,我们只有等死的份儿。”

    听到大伙儿都是不赞同的吼起来,宫墨羽面色有些焦急,连忙开口道:“你们有所不知,苏陌凉是名丹王等级的炼丹师,她肯定有办法治疗瘟疫的。”

    若是以前,宫墨羽根本不相信有人能控制瘟疫,可经历过这么多事儿,见识了苏陌凉的手段,他已经全身心的相信她了。

    就像风绾璃是将士们的信仰一样,苏陌凉也是他的信仰。

    他喜欢这个女人,欣赏这个女人,甚至有些崇拜这个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苏陌凉一定能给大家带来奇迹。

    苏陌凉自己都不敢随便承诺一定能治好瘟疫,没想到宫墨羽竟是替她答应下来,漆黑瞳孔瞬间闪过一丝诧异。

    宫墨羽接收到她的视线,微微一笑,笃定道,“我相信你一定行的!”

    众人听到苏陌凉是炼丹师,面色划过震惊,瞳孔瞬间升起兴奋的色彩。

    “天啊,丹王!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大的炼丹师啊。”

    “既然有丹王在这儿,那我们有救啦,有救啦!”士兵们重新燃起了希望,高兴的喊起来。

    苏陌凉看着情绪高涨的大伙儿,无奈的摇摇头,面色凝重的朝禀报的士兵命令道:“走,带我去看看那群死于瘟疫的人!”

    士兵吓得面色一变,急忙摆手:“苏将军还是别去了,万一被传染了可怎么办!”

    “如果不去查探清楚,让瘟疫蔓延了,谁都担不起责任。你赶紧带路!”苏陌凉皱眉呵斥。

    士兵闻言,点头连忙朝原路返回。

    苏陌凉刚走了两步,顿时停下步子,转头望向风绾璃等人,“你们几个是最了解丹新城情况的,为什么会突然爆发瘟疫,我还需要你们给个解释,一起跟着来。”

    据她所知这丹新城以前可从来没有发生过瘟疫,现在这瘟疫早不爆发,晚不爆发,偏偏在这个节骨眼爆发,不知道是不是她太过于敏感,总觉得这次瘟疫出现得有些诡异。

    风延昭自然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霎时皱紧了眉头,看了风绾璃一眼,同样心中疑惑,一瘸一拐的跟着苏陌凉朝着南街走去。

    这时候,死于瘟疫的尸体堆在南街的一个巷子里,总共有五十人之多,看死者的穿者打扮破破烂烂,浑身还遍布着深浅不一的伤口,像是经历过一场战争。

    “这些是丹新城的乞丐吗?”苏陌凉眉头轻蹙,转眸望向风延昭等人。

    这时候,是副将雷永安回答的:“不是,这些人并不是丹新城的老百姓,他们是从落星城里逃出来的。在你来的前两天,落星城被北军攻占,百姓流离失所,只有朝着丹新城逃命,风将军见是苍元国的老百姓,所以就放他们进城了!”

    听到这话,苏陌凉额头有青筋隐隐抽动,整个人散发出狂暴的怒气,猛地大吼:“糊涂!风延昭,风绾璃,你们竟然蠢到中了北晗昱的毒计!”

    被苏陌凉疾言厉色的呵斥,风绾璃和风延昭两人都愣住了。

    “苏陌凉,你又胡说八道什么,这些人得瘟疫难道还是我害的不成,你别欺人太甚!”风绾璃整个人都炸了起来,不服气的反驳。

    风延昭也是皱紧眉头,愤怒道:“苏陌凉,这生病是谁都控制不了的,你为何处处针对我们!”

    就连风墨痕,宫佑熠和宫墨羽也是一脸诧异的盯着苏陌凉,不知道她的愤怒到底来自哪里。

    瘟疫的确不是人能控制的,她骂风绾璃和风延昭的确有些无理取闹了。

    苏陌凉盯着风绾璃两人,阴沉着面色,凶戾呵斥:“这些是来自落星城的难民,被瘟疫侵体,本就活不过几日,所以北晗昱故意将这些携带瘟疫的难民赶往丹新城,他想让这些人把疫病传染给丹新城的百姓,不,准确的是,他想把疫病传染给你的十万将士!如此毒计,他不动一根手指头,就能拿下整个丹新城!”

    听到这话,众人大吃一惊,头顶像是炸了个响雷,全都吓傻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风延昭不敢相信的直摇头,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层的厉害关系。

    苏陌凉冷哼,眸色更加阴冷几分:“他不但想传染瘟疫,很可能还在这群难民中安插了奸细,随时监控着你们的行动,所以当你们放这群难民进来的时候,不但放了瘟疫进来,还放了北安国的奸细进来,你说,你们是不是蠢到家了!”

    风延昭身形一颤,不堪负荷的后退两步,显然受了不小的打击。

    而风绾璃则是不敢相信的尖锐大吼:“不是的,你危言耸听,当初那些难民全都是年迈的老者,手无缚鸡之力,十分可怜,怎么会是奸细!”

    “哼,如果北晗昱不安排奸细化妆成可怜巴巴的老人,怎么能勾起你的恻隐之心,怎么能顺利进城?”苏陌凉犀利的质问震得风绾璃神色有些疯狂。

    她当日放那些人进来,可都仔细盘查过,怎么可能让别人钻空子。

    说来,也是她太自信,太骄傲,太自负的缘故,太过于自满就忽略了很多不易察觉的细节。

    风绾璃正不敢相信的时候,又有一个士兵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苏将军,大事不好了,有几个百姓喝了北街的井水,中毒身亡了!”

    “什么!”苏陌凉闻言,惊得皱紧了眉头。

    而副将朱志辉则是面色大变,吓得大叫起来:“糟糕,今天士兵的米饭都是用北街的井水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