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3.第353章 她只有用意
    北晗昱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微微敛眉,总觉得有些不妥。

    看出北晗昱的迟疑,向长庚这个急性子立马嚷起来:“王爷,他们不过是一群初级将灵师的士兵,末将好歹也是个初期皇灵师,带领的士兵又都在高级将灵师,难道还怕那群废物不成?”

    看着向长庚兴致很高,再加上他实力的确不错,沉吟片刻后,北晗昱点点头:“去吧,带上三千将士,小心点。”

    向长庚笑着点头,大步走出凉亭,淡出了北晗昱的视线。

    目送他离开,北晗昱才收回视线,落到了禀报的士兵身上:“让探子监视宗派几个老不死,若是他们有任何异动,立刻来报。”

    士兵得令,重重抱拳,退了下去。

    “张辽,若是那几个老不死有动静,记得立马派兵去支援。”北晗昱做事儿比较稳妥,低声提醒。

    张辽点头抱拳:“王爷放心,末将知道。”

    北晗昱安排妥当了,才放心的点点头,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晚,他睡得很不安稳,当天蒙蒙亮的时候,果然传来了噩耗。

    张辽火急火燎的跑进了北晗昱的院子,重重敲打着房门:“王爷,王爷,大事儿不好了!”

    北晗昱一下子惊醒,披上衣服,推门走出来:“怎么了?”

    “王爷,向将军带领的三千将士全军覆没,而向将军本人也被敌军生擒,这会儿估计已经在丹新城了。”张辽喘着粗气,急的满头大汗。

    北晗昱一听这话,顿时拧紧了眉头:“昨晚不是叫你注意那几个老不死吗,怎么还让人钻了空子?”

    张辽整张脸都快纠结到了一起:“是呀,昨晚末将按照王爷的吩咐一直注意他们的动向,发现他们都守在丹新城并没有出城!”

    “什么?没有出城?不可能!向长庚是初期皇灵师,苍元国中除了那几个老不死,没人能奈何得了他。如果不是皇灵师出动,怎么可能让三千高级将灵师全军覆没!”北晗昱显然不信,一双俊美的褐瞳瞪得很大,凶意尽显。

    张辽一个劲儿摇头:“真的不是那几个老不死,因为昨晚那女人还带着那群老不死和将士们一起喝酒吃饭,这事儿好多人都亲眼看到的,绝对不会有假。当末将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带兵去支援,发现双山树林里只剩下尸体和几辆装着杂草的破车,根本没有什么粮草,很显然是我们中计了。”

    苏陌凉故意安排几位宗主在一起吃饭,其乐融融的样子,就是为了混淆视听。

    北军强大,唯独忌惮的也就是这几位宗主,听到宗主在城里喝酒吃饭,他们自然降低警惕。

    而向长庚这样骄傲自负的人,根本就没有把苍军放在眼里,可谁知道他们刚要截下粮车,四周突然冒出成千上万的八阶灵兽围攻他们,其中还有圣灵兽和一头暴力的雪貂,不过眨眼时间,就将三千将士消灭殆尽,而他也成了苏陌凉的囊中之物。

    至于这些过程,北晗昱和张辽自然不知道。

    他们纳闷了。

    既然不是那几个老不死出手,那到底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擒住初期皇灵师的向长庚,灭掉高级将灵师的三千将士?

    “哼,这个女人用运粮草的幌子,引诱本王派兵,目的就是为了生擒本王的副将,以此来要挟本王,换取粮草,真是个狡猾如狐狸的女人。”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聪明如北晗昱,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帝都根本就没有运送粮草,一切都是那女人制造的假象,目的是引他上钩。

    苍军没有实力正面迎敌,那女人就派兵先打孤立的部队,顺带擒住他的副将,不但能层层瓦解他的兵力,还有机会换取粮草,如此一箭双雕的好计策,跟他相比真是毫不逊色。

    他还真是低估了她的手段。

    听到北晗昱这话,张辽也是胆战心惊,惊讶一个女人哪来这么可怕的心思,“王爷,那向将军要怎么办,我们干脆直接攻上去把人救出来吧。”

    “蠢货,向长庚已经在他们手里了,我们要是直接攻上去,他死得更快。”北晗昱瞪他一眼低骂。

    张辽闻言,心中着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可是向将军落入敌军之手,不用想也知道下场凄惨,我们真的要眼睁睁看着他受尽折磨吗?”

    “那女人的目的是想用向长庚来换取粮草,所以向长庚最多受点皮肉之苦,绝不会有性命之忧。”北晗昱沉声解释道。

    张辽听了更是着急:“王爷,难道我们真的要用粮草去换吗?要知道北安国离这儿路途遥远,就算运粮也要一个月的时间。再加上,我们本就没带多少粮食,全靠着从苍军那儿抢来的粮草支撑着,若是全都交出去了,我们吃什么啊?”

    北晗昱闻言,瞳孔微眯,面色划过一抹冷厉:“哼,想用向长庚换粮草,这次怕是要让她失望了!”

    既然他们已经没了粮食,那他就跟她耗吧,看谁耗得过谁!

    ————————

    反观气氛凝重的落星城,丹新城却是高高兴兴,一副热闹之景。

    因为全城的人都知道苏陌凉把北军副将向长庚给抓了回来。

    那可是初期皇灵师的强者啊,没想到竟然沦为了他们的阶下囚,这样的消息一传开,整个丹新城都沸腾了。

    五万将士更是激情澎湃,大喊着苏陌凉的名字,吼声震耳欲聋,根本停不下来。

    苏陌凉派人将伤痕累累的向长庚押入地牢,大刑伺候。

    她特意吩咐,只要吊着他的命,随便怎么用刑,越狠越好。

    士兵得令,也没有辜负她的期望,不过两天时间,向长庚便是被折磨得鲜血淋淋,惨不忍睹。

    “苏陌凉,你不得好死,你个毒妇,你个贱人,王爷一定会杀了你,替我报仇!”向长庚一世英名,竟然毁在了一个女人身上,这让骄傲的他有何颜面面对王爷,面对北安国的将士们。

    用刑的士兵听他还有力气骂人,顿时举起长剑就要刺穿他。

    苏陌凉刚好走进来看到这一幕,一个挥袖打落长剑,“不能杀他!”

    士兵见苏陌凉驾到,立马迎上前行礼:“苏将军,这都两天了,北军还没有动作,想来是已经放弃他了,这人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谁说的,他的价值不可估量!”说着,苏陌凉挑挑眉,冷声吩咐,“你赶紧给向将军松绑,然后扶他到城主府,大鱼大肉好生照料着。”

    士兵闻言,满脸的疑惑:“苏将军,这人是战俘,怎么还要好生照料?”

    他有些想不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