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7.第357章 中了她的计
    看到这一幕,北晗昱被苏陌凉犀利的手段惊了一跳。

    他刚才被那张脸迷惑了,倒是忘记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拥有过人的头脑,狠毒的手段。

    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想到这儿,北晗昱隐忍着怒火,阴沉着声音大声反问:“苏陌凉,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本王了吗?”

    苏陌凉眉眼一扬,漠然的表情忽然咧开一个冷笑:“四王爷,听你那口气,是已经放弃向将军了,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必要手下留情。”

    说着,苏陌凉又是抬手,准备卸掉向长庚的另一只手臂。

    然而北晗昱根本不等她出手,便是拿过弓箭,抬臂拉弓,一个松手,利箭破空而出,一下子刺穿了向长庚的心脏。

    只听向长庚闷哼一声,便是垂头断气,死得相当的爽快。

    众人看到这里都惊了一脸,瞠目结舌的望着这一切。

    北晗昱竟然亲手射死了自己的副将!

    宫墨羽震惊的咂咂嘴:“好狠,连自己的属下都杀。”

    苏陌凉却是不赞同的摇摇头:“他不狠,他这是在解脱向长庚。”

    向长庚已经被他们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活着只有痛苦,还不如死了来得舒服。

    这一箭,向长庚应该感谢北晗昱。

    风墨痕不赞同这种做法,微微摇头:“但是他此举已经寒了将士的心。”

    连自己的副将都能毫不犹疑抹杀的人,怎么让士兵效忠。

    然而他话音刚落,北晗昱猛地扬臂,洪亮威严的声音全是对向长庚的声讨:“向长庚,身为北安国大将,沦为战俘,泄露粮草位置,其罪当诛!若是有人敢背叛北安国,背叛本王,这就是下场!”

    洪亮的声音震耳欲聋,回荡在北军上方,反倒激起士兵的战意。

    “誓死效忠王爷,誓死效忠王爷——”吼声如声浪般,一浪高过一浪,不但没有寒心,反而凝聚军心,北晗昱这人就是个奇才!

    看到这一幕,就连征战沙场多年的风绾璃和风延昭也啧啧称奇。

    北晗昱果然不愧是战神,心狠手辣,杀伐果决,不但能迅速做出决策还能迅速凝聚军心,力挽狂澜。

    苏陌凉知道他有些本事,倒是没想到他反应如此之快,不但解脱了向长庚,还杀鸡儆猴,给将士们提了醒儿,如今更是没了进攻丹新城的后顾之忧!

    一箭三雕,的确是好手段!

    看到这里,几位宗主和宫墨羽等人知道自己没了威胁北晗昱的把柄,都是屏气凝神,绷紧神经,已经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准备。

    唯独苏陌凉冷静的注视着北晗昱,并没有被他气势所摄。

    因为她早知道向长庚今日会死,他不过是她用来拖延时间的靶子罢了。

    算着这个时间点,金毛狮王和小貂他们应该已经得逞。

    想到这儿,苏陌凉勾唇轻笑起来,冷声讽刺道:“北晗昱,你的一世英名,全都毁在了这一箭。因为你刚刚错杀一个对你忠心耿耿的副将。向长庚受尽严刑拷打,却死咬牙关,一个字都没透露,如此忠臣,没有战死沙场,没有为国捐躯,竟然死在自家主子手里,还被扣上叛徒的罪名,他怕是要死不瞑目了!”

    听到如此煽动人心的言论,情绪激昂的北军将士全都面面相觑,议论起来。

    看着苏陌凉在动摇他的军心,北晗昱眼眸一眯,厉声反驳,语气是斩钉截铁,可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苏陌凉,你休要妖言惑众,乱我军心!”

    “王爷,我不过是故意放了向长庚,做出他背叛你的假象,你这多疑的性子还真的怀疑上了,严格论起来,告诉我粮草的位置不是别人,而是王爷你才对啊!”

    此话一出,北晗昱神情大震,整张俊脸瞬间灰白。

    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只见远处忽然有士兵策马奔来,跑到北晗昱的面前,一个翻身下马,跪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禀报:“王爷,不好了,金元镇失守,张将军正带着四千将士和一群灵兽厮杀,张将军寡不敌众,怕是——怕是——”

    士兵一想到后果,已经缄默不语,不敢接着往下说了。

    北晗昱听到这话,双目大睁,额间隐隐有青筋爆出:“什么?怎么会突然出现灵兽?”

    士兵同样不知所措,鬼知道哪里跑来那么多灵兽,还全都在八阶等级以上,其中还有圣灵兽。

    本来这样等级的灵兽,张将军根本不放在眼里,可关键是太多了,完全是个兽群,张将军就算再厉害,也经不起车轮战啊。

    更何况还有一只非常暴力的小貂,动不动就能把人打成人渣。

    想到那个小貂的战斗力,士兵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若不是张辽将军掩护他出来报信,估计他现在已经成了那小貂爪下的亡魂了。

    北晗昱面色掀起震惊,气得喘着粗气,怒不可遏,这时候忽然想到什么,惊醒般转眸望向城门上的苏陌凉,此刻后者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她镇定自若,面含自信,唇角还若有若无的勾着一抹讽刺的浅笑。

    这一刻,北晗昱恍然大悟。

    那些灵兽,一定是她搞的鬼!

    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从运送粮草,到制造向长庚背叛的假象,再到今天演的这出戏,全都是蒙蔽他的阴谋。

    她根本不知道粮草的位置,反而是因为他多疑,转移粮草才暴露了位置。

    这个女人真是太奸诈了!

    她更是清楚,自己没办法放任张辽和四千将士不管,因为他已经废了一个副将,就剩张辽一个,张辽要是废了,那他岂不成了光杆司令。

    更何况已经损失了三千将士,要是再损失四千,这一仗,还要怎么打?

    难怪她面对自己的九千将士,也能临危不惧,淡定得像看一个笑话。

    原来她机关算尽,早知道自己攻不进丹新城,所以才如此笃定!

    听到这儿,苏陌凉嘴角的笑意更深,红唇微动,轻轻吐出几个字:“你已经输了!”

    输?

    她竟然用了这样的字眼来羞辱他!

    他北晗昱这辈子从来不知道输字怎么写!

    听到她如此笃定的话,北晗昱仿佛受了天大的侮辱,面色顿时闪过一丝戾气。

    “苏陌凉,本王不但要攻下苍元国,还要让你成为本王的女人!你给本王等着!”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狡猾得让他焦头烂额的女人,既然遇到,那就必须得到。

    想到这儿,北晗昱眸色划过一抹势在必得的阴厉,随后一个扬手,带领着将士们全军撤退,迅速朝金元镇支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