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7.第367章 心情烦躁
    紫汐笑了起来,完全不能理解:“夏姑娘,你在寻奴婢开心吗,王爷的兄弟都是王爷啊,怎么可能来自苍元国!”

    苏陌凉微微点头,是呀,北晗昱的兄弟都是北安国的皇室,怎么可能来自苍元国。

    估计是北晗昱跟莫浩歌有几分相似,所以她才突发奇想,看来是她想多了。

    想到这儿,苏陌凉彻底打消了内心的疑惑,冲着紫汐吩咐道:“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紫汐看着她面色不好看,以为她是因为王爷正伤心呢,所以也不敢再烦她,只有点点头退了出去。

    看着紫汐离开了,苏陌凉才重重松了口气,开始打坐修炼起来。

    这一修炼便是三天过去,等她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从高级将灵师晋级到玄灵师了。

    “呼,终于到玄灵师,看来可以慢慢学着操控傀儡了。”苏陌凉轻轻感叹了一声,谁料就在这时,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

    苏陌凉神情一禀,立马收敛了气势,目光如炬的盯向推门而入的人。

    这时,只见一位身穿白裙的妙龄女子,手里拿着一个食盒,悄悄走了进来。

    苏陌凉看清楚来者的身份,目光一凝,面色闪过诧异。

    “嘘,夏姑娘,你被禁足,王爷也狠心的不给你饭吃,这都三天了,应该饿坏了吧,我给你带了一些食物,你赶紧趁热吃,吃完我好拿着食盒出去,别被人发现了。”白衣女子伸着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压低着声音说着。

    随后,她放下食盒,手脚麻利的端出了盘子,冲着苏陌凉热情的招招手。

    如果苏陌凉猜的不错,眼前这位热心肠的女子应该就是紫汐口中善良单纯的尹姬月。

    听闻她是最受王爷宠爱的女子,现在看来的确不假。

    其他女子都在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而她却带着食物来装好人。

    王府到处都是北晗昱的眼线,她悄悄来送食物,估计早就传到北晗昱耳朵里了。

    北晗昱非但不会责怪她,还会觉得她善良,连苍元国的侍妾都能宽容相待。

    这个尹姬月的心机可不浅啊!

    苏陌凉面色浮起冷笑,冷冷的盯着她:“尹夫人不必这样,要是被王爷发现了,你也得跟着我受罚。”

    尹姬月笑着摆手,亲切的安慰:“没事儿,王爷一向疼我,他一般舍不得罚我的,倒是你,没吃东西,要是饿坏了身体可怎么得了!”

    字里行间全都是对苏陌凉的关心,可是苏陌凉却听得明白,她在炫耀北晗昱对她的宠爱,在向她施压。

    不过,她似乎找错了对象。

    “尹夫人,你还是赶紧出去吧,被王爷发现了,估计罚得更重。”苏陌凉淡淡的拒绝,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欣喜和感激的身份,反而与尹姬月有种说不出的生分。

    这样的认知,让尹姬月有些惊讶。

    一般女子深陷困境,很容易对人推心置腹的,更何况她顶着王爷责骂的风险也跑来帮她,照理说这个夏清璇应该是很感激她的。

    怎么会这样?

    “夏姑娘,你太见外了,唤我姬月就好。”

    “这可使不得,今天就因为请安去晚了,都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我一个侍妾万不可直呼夫人的名讳。”苏陌凉冷冷道。

    尹姬月见她拒人于千里之外,心里有些失望,只有拿起食盒再度退了出去。

    她若是吃了尹姬月的饭,传到王爷耳朵里,只会被罚得更重。

    尹姬月倒是做了好人,反而把她陷得更深,这样的心思,绝对比其他几个女人来得细腻。

    紫汐看着尹姬月走了,连忙跑进屋子,着急的嚷起来:“夏姑娘,你这是何苦呢,尹夫人也是好心啊,你不领情,还把别人赶走,多伤人家的心啊。”

    苏陌凉见紫汐口口声声都是帮着那个尹姬月,微微敛眉,警告道:“紫汐,我看你已经搞不清楚自己的主子是谁了!”

    听到这么一句冷冰冰的话,紫汐浑身一震,面色涌上惊讶。

    看着苏陌凉冷厉的面孔,她吓得双腿一软,顿时跪在了地上:“夏姑娘,奴婢也是为你着想啊。”

    “我看你不是为我着想,而是为你那尹夫人着想,若是你想跟着她,我就跟王爷说去,免得你朝秦暮楚,不好做人。”苏陌凉不带一丝感情的口吻吓得紫汐白了面色。

    她连连磕头认错:“奴婢错了,奴婢错了!求夏姑娘不要抛弃奴婢,奴婢是王爷赐给夏姑娘的,若是夏姑娘不要奴婢,王爷只会认为是奴婢伺候得不好,那奴婢就是死罪了啊。“

    苏陌凉听着她磕得砰砰直响,只当她是真被自己吓住了,这才收敛了气息,说道:“既然不愿意走,那就乖乖待在玉清轩,至于你口中的尹夫人,你也不要跟她过多来往。”

    苏陌凉没有说出自己对尹姬月的看法,因为她还不放心这个紫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紫汐不明白苏陌凉为何如此排斥尹姬月,但主子的吩咐她不得不听。

    ————————

    这三天,北晗昱并没有比苏陌凉好过到哪里去。

    他心情烦躁,坐立不安。

    第一天晚上,他去了姬月的西云阁,可谁知道刚上床,还没亲热几下,他就没了兴趣。

    平日里他是最喜欢善解人意的尹姬月的,可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提不起精神,脑海中动不动就浮现苏陌凉的影子和那双桀骜不驯的冷眸。

    他承认,他从未遇到过像苏陌凉这样野的女人,的确给他很大的冲击。

    但他自控能力一向很好,从来没有被女子牵着鼻子走的情况。

    可是,这个苏陌凉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了。

    此时此刻,看着满桌子的菜,他也忽然想起,苏陌凉三天没吃饭,不知道怎样了!

    娄菲絮看着王爷食不下咽,味如嚼蜡的样子,以为是口味不满意,忍不住柔声询问道:“王爷,是不合口味吗?臣妾马上派人给王爷重做。”

    “不用了,本王没什么胃口,各位爱妃慢用。”说着,北晗昱已经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此时天色已晚,黑漆漆的夜,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

    许是因为心烦的缘故,北晗昱趁着夜色,漫无目的的走了一段路,可不知道为什么,不知不觉竟是走到了玉清轩的门口,望着里面竟然漆黑一片,连盏灯都没点,心理涌上一丝疑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