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8.第368章 对其他女人提不起兴趣
    三天没吃饭,该不会是被饿死了吧?

    北晗昱心头有些不安,却又努力克制去看她的**,顿时转身,大步朝着玉清轩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还不相信,自己会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心下一横,北晗昱走进了尹姬月的西云阁。

    尹姬月见王爷驾到,高兴的迎了上去,连忙行礼。

    北晗昱伸手扶起她,握着她有些冰凉的双手,微微敛眉,“怎么这么凉?生病了吗?”

    尹姬月笑着摇头,宽慰道:“没有,估计刚在外边吹了下风。”

    “这么晚了,你不回屋歇着,跑出去吹夜风干什么吗,你的身子因为那一箭,落下病根,一直不见好,要是再着凉了怎么办!”北晗昱对尹姬月的感情,更多的是感激。

    当年她救了他一命,而她为人善良单纯,又善解人意,背后没有势力,干干净净,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倒是给了他些温暖。

    所以,几个女人中,他最宠爱她。

    尹姬月见他担心,眸中浮动着喜色,解释道:“夜深了,外面黑漆漆的,臣妾怕王爷今晚会来,所以在院子里为王爷掌灯,哪料到身子这么不争气,又让王爷担心了。”

    北晗昱闻言,心中一暖,揽着她往寝殿走:“以后别那么傻了,掌灯的事儿给丫鬟做就行了。”

    “不行,臣妾要亲自看到王爷进来。”尹姬月不依的反驳。

    北晗昱失笑摇头,扶着她走到了床边:“既然身子不爽快,那你早些歇下吧,明日一早,本王再来看你!”

    尹姬月闻言,本还笑容满脸的俏脸瞬间凝固,看着他要走,急的立马扑上去抱住他:“王爷,不要离开,陪着姬月好吗?”

    北晗昱没料到她会这么大的反应,面色涌上震惊,“月儿,你怎么了?”

    平时尹姬月都是比较内敛含蓄的,从来没有这样过激的行为。

    “王爷,你——你——你都好久没碰过臣妾了——”尹姬月是个含蓄的人,如今却说出这样的话,这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啊。

    就算北晗昱没有看到她埋在他怀里的表情,也能猜到,定是窘迫极了。

    “月儿,你身子不舒服,本王——”北晗昱也被僵得有些不知所措。

    “没有,月儿是因为王爷不理会月儿,才身子不舒服啊。王爷,留下来陪月儿吧。”说着,尹姬月已经伸手为他宽衣了。

    北晗昱从未见过这么主动的尹姬月,震惊的盯着她,只有任由她宽衣解带。

    两人很顺利的滚在了一起,可是当北晗昱要亲下去的时候,脑海中再次闪现出苏陌凉的面孔,竟是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尹姬月微微睁眼,诧异的望着他:“王爷,你?”

    北晗昱深吸一口气,烦躁的皱紧了眉头,抽身离开:“你身子不舒服,早点休息。”

    说着,他便是拿起一旁的外衣重新套在了身上。

    “王爷,是因为夏姑娘吗?”尹姬月是个心思细腻,观察入微的人。

    虽然北晗昱惩罚了夏清璇,但是她知道,王爷打心眼并不想惩罚他,相反,他应该是在乎夏清璇的。

    之所以惩罚她,应该只是生气她不把他放在眼里吧。

    不然,他明知道自己去给夏清璇送饭,也没有阻止。

    其实是纵容的。

    尹姬月看得很透彻,这倒是让北晗昱愣了一下:“那个女人还不足以控制我的心情,你也不要胡思乱想,好好休息。”

    说着,北晗昱大步走出了西云阁。

    尹姬月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微微咧出一个苦笑:“只怕是你自己都没察觉,你已经被控制了。”

    北晗昱从西云阁出来,一想到苏陌凉,整个人就心烦意乱。

    逼不得已,他还是抬步朝着玉清轩走去。

    这时候的苏陌凉正在闭目用精神力炼化傀儡,便是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听步伐很轻,应该是个练家子。

    大半夜的,该不会是什么贼人吧。

    苏陌凉顿时收起精神力,赶紧从榻上起来,如鬼魅般掠到房门之后,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吱嘎——

    门被打开!

    苏陌凉眼神一厉,猛地扬臂,手里的匕首狠狠挥出,瞬间带起一股血路。

    只听闷哼一声,一道白色身影映入眼帘,紧接着就是一声怒不可遏的大吼:“苏陌凉,你干什么!”

    一时情急,他竟然连她本名都叫了出来。

    苏陌凉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仔细瞧着熟悉的身影,身形一滞,顿时听了下来。

    “王爷,你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到我房间来干什么!”

    听到她口气不善的质问,北晗昱心头的怒火又是窜了起来。

    他没问罪她出手伤人,她反倒质问起他来了。

    北晗昱捂着流着鲜血的手臂,怒得深喘一口,努力抑制住想一掌拍死她的冲动。

    若不是想来看她饿死没有,哪个疯子半夜三更找罪受!

    “苏陌凉,你伤了本王,你还好意思问!”北晗昱气得咬牙切齿。

    苏陌凉见他的确伤得挺深,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王爷,谁叫你半夜不睡觉,不声不响跑到玉清轩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贼人呢!所以受伤怪不得我。”

    北晗昱简直能被她气死,铁青着面色,低吼:“如果不想死,赶紧过来给本王包扎伤口!”

    说着他已经走到不远处的桌子旁坐了下来,伸着滴着鲜血的手臂,凶神恶煞的警告。

    苏陌凉见他真的动怒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个男人是后期皇灵师,伸根手指头都能弄死她。

    为了保命,留下来调查噬魂花,她只有忍辱负重了。

    反正,替他包扎,也不会少块肉。

    想着,苏陌凉走到侧殿,拿了点纱布过来,坐在他的跟前,一把扯过他的手。

    “哎哟!”北晗昱哪料到她动作那么大,痛得低呼一声,“苏陌凉,你找死!”

    苏陌凉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他,而是拿着纱布给他缠了起来。

    北晗昱低头看着她专注的神情,心莫名的跳动起来。

    这个女人不跟自己作对,安安静静的样子,似乎也挺迷人的。

    “好了!”苏陌凉冷冰冰的扔下两个字,狠狠打了一个结,顿时勒痛了北晗昱,唤回了他的思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