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9.第369章 她已经嫁人了?
    他刚还有些迷醉的神情顿时被她硬邦邦的声音打断,敛起眉头不悦的盯着她:“你是不是也这样帮那苍元国的废物包扎过。”

    苏陌凉闻言,自然知道他说的废物是宫墨羽。

    想到宫墨羽遭的罪,她对北晗昱实在亲近不起来,随即站起身,与他保持距离,冷冰冰的回答:“我帮谁包扎,是我的私事儿,王爷无权过问。”

    北晗昱见她没有一口否定,就已经猜到了结果,怒得站起身,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咬着牙齿低吼:“苏陌凉,你是本王的女人,你全身上下所有都是本王的,本王怎么就无权过问了!”

    一想到她曾经替别的男人包扎过,北晗昱就气得发疯,像是烧开的锅炉,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看着他愤怒的表情,听到他霸道****的话,苏陌凉心头涌上恶心,厌恶的皱紧了眉头,用力挣开他的束缚:“王爷,请自重,你应该清楚我不是心甘情愿跟你回北安国,当你的女人的,我答应跟你回来,已经是我的极限,请不要把我当成你的所有物,因为我永远都不会成为你的!”

    北晗昱听到这番话,顿时气得浑身发抖,压抑着声音,低吼质问:“你不想成为本王的,那你想成为谁的!成为那个宫墨羽的吗!”

    当初她抱着宫墨羽,那声嘶力竭的样子,他至今都无法忘怀。

    跟苏陌凉交手了这么多次,北晗昱深知她是个冰美人,为人处世,冷静得不像话。

    可这样的她却因为宫墨羽的受伤,爆发出那么激烈的情绪,实在让他大跌眼镜。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是个冷血无情之人,没想到也会因为其他男人难过。

    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她明知道落星城是龙潭虎穴,但为了给那个男人拿解药,竟然单枪匹马不要命的走到了他的面前,还答应跟他回北安国。

    依照她聪明的脑子应该想得很清楚,一旦进入北安国,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因为她是杀害了向长庚,灭掉了北军将士的仇人,如果被北安国的人知道了,她难逃一死。

    可是她为了宫墨羽,显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一想到这一点,北晗昱浑身不舒服,总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别的男人玷污了。

    这种感觉让他恨不得一掌掐死苏陌凉!

    苏陌凉冷觑他一眼,漠然的神色忽然跃上几分讽刺,红唇微动,吐出足以让北晗昱崩溃的句子:“王爷,你对我还真是不了解,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嫁人了,是有夫之妇吗?”

    “什么!”北晗昱惊得身形一震,不堪打击的后退两步,两个眼睛鼓得充血,盯着苏陌凉的眼神比刀子还要尖锐。

    “不,你骗我!你骗我!”北晗昱哪里有机会去细致的调查她,当初和她交手,整天都在打心理仗,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把她抢过来。

    谁知道她竟然已经嫁人!!!

    那她的夫君是谁!

    到底是谁能拥有这样优秀的女人!

    到底是谁能征服这样彪悍的女人!

    他不信!

    这个女人是匹野马,就算搁他手里,都感到头疼,到底是谁有这个本事能将其驯服!

    难不成那个男人的实力,在自己之上?

    不不不,苍元国的人,怎么可能超越自己!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不要告诉我,就是宫墨羽!”北晗昱被苏陌凉刺激得青筋暴起,双目赤红,面色惨白,质问的声音基本是咆哮出来的,回荡在整个玉清轩。

    就连休息的紫汐都被惊动了,迈着步子快速跑了进来。

    看到王爷竟然在侧殿,她吓得面色大变,顿时跪下磕头:“奴婢不知道王爷驾到,有失远迎,奴婢该死!”

    此时的北晗昱愤怒的盯着苏陌凉,眼眸中释放着杀人的凶光,根本没有转身望向紫汐,只爆发出一个字:“滚!”

    他被戴绿帽子的事情是何等耻辱,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晓,就连府上的丫鬟也不行。

    紫汐被吼得浑身一抖,抬起头慌张的看了苏陌凉一眼,眸中写满了疑惑。

    王爷半夜三更来已经够让人震惊了,现在还突然发这么大的火,紫汐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苏陌凉看着朝自己求助的紫汐,微微点头:“你先出去吧。”

    紫汐闻言,点点头,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揣了一肚子疑问退了出去。

    看着丫鬟走了,北晗昱才伸手一把掐住苏陌凉的脖子,赤红的双目浮动着杀人的暴怒:“说!到底是不是他!”

    苏陌凉面对一个后期皇灵师自然没有反抗的能力,任由他掐着脖子,唇畔隐隐勾起一个冷笑:“北晗昱,你这么激动,是因为爱上我了吗?”

    北晗昱看着她被自己掐得惨白却依然倔强的俏脸,听到爱这样的字眼,心头大震,瞳孔猛缩,暴怒的表情有瞬间的凝固。

    “放肆!本王怎么可能爱上你这样卑贱的女人,你只是个侍妾,你这辈子的任务是在本王身下伺候本王!”说着,北晗昱已经发疯的亲了上来。

    苏陌凉见此,眼神一厉,眸中涌上极致的厌恶,手里的匕首再度挥出,再次在北晗昱的伤口上划了一刀。

    北晗昱痛得闷哼一声,身形一滞,掐着苏陌凉的手一松。

    后者趁着空档,轰然打出一掌,狠狠撞上了北晗昱的胸膛。

    北晗昱哪料到苏陌凉动作如此之快,眼里闪过诧异,倏然后两步稳住身形。

    他捂着再度崩裂的伤口,鲜血狂涌,滴了一地的鲜血,胸口也传来阵阵剧痛。

    刚才那一掌苏陌凉分明是动了杀意,若不是他本身的底子在那,现在估计已经成她掌下亡魂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歹毒!

    “苏陌凉,本王今天好心来看你,没想到你就是这样报答本王的,本王看你的禁足也不用取消了,你就一直在玉清轩待到死把。”北晗昱气得呲牙咧嘴的,怒吼一声,便是捂着伤口,大步走出了玉清轩。

    守在门口的紫汐看着王爷怒气冲冲的离开,吓得白了脸色,连忙跑了进去。

    “妈呀,怎么这么多血?夏姑娘,你受伤了吗?”一进去,紫汐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

    刚才北晗昱走得急,她有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倒是没注意北晗昱受了伤。

    再说了,他们崇拜的战神是所向披靡,无所不能的,怎么可能受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