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0.第370章 王爷受伤了?
    所以紫汐想也不想,便以为是夏淸璇受了伤。

    刚才见他两闹得不愉快,该不会是王爷一生气,打伤了夏姑娘吧?

    可是她家王爷不是喜欢动人打女人的人啊!

    苏陌凉见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微微摇头,安抚道:“不是,这是王爷的血。”

    “什么!我的妈呀!王爷——王爷的血!王爷受伤了?”紫汐闻言,神情震惊,一下子捂住嘴巴,难以置信的望着苏陌凉。

    这时候,紫汐才注意到苏陌凉手里正滴着血的匕首,表情更是惊恐,说话都结巴了:“夏姑娘,你——你打伤了王爷?”

    苏陌凉轻轻嗯了一声,便是拿着手里的纱布擦了擦滴血的匕首,随后在紫汐惊骇的目光中收回了药鼎空间。

    紫汐看到这里,双腿发软,一个不慎跪倒了地上,面白如纸的哀嚎起来:“天啊,夏姑娘,你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谋杀王爷,这要是传出去,你可是诛九族的杀头大罪啊!”

    苏陌凉挑眉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想过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不过她料定北晗昱不会伸张的。

    因为她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身份,若是把她曝光了,北晗昱自己也得兜着走。

    所以,她才如此肆无忌惮。

    紫汐当然不知道其中的渊源,此刻吓得魂不附体,浑身发抖。

    苏陌凉见此,轻轻摇头,警告道:“北晗昱没有伸张,自然是想掩盖这件事的,除了我和他知道这件事,就只有你知道了,如果想活命,就给我闭紧嘴巴,赶紧动手清理下血迹,别被其他人发现了。”

    紫汐闻言,这才惊醒过来,连忙爬起来,拿着抹布,抖着双手开始清理。

    北晗昱从玉清轩出来直奔自己的永安阁,这时候却见院子门口站了一抹单薄的身影正等着他。

    北晗昱捂着伤口,想要躲藏,却见对方早已看到了自己,这时候掉头,倒显得有些刻意了。

    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尹姬月看到北晗昱走来,手里滴着鲜血,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迎了上去,捧着他的胳膊,惊慌的问道:“王爷,你这是怎么了啊?你怎么会受伤啊!”

    北晗昱极力掩饰伤势,勾唇摇头:“没事儿,刚才练武的时候不小心划上了,月儿不要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嘛,你大半夜去练什么武,是不是月儿刚才惹你不高兴了,所以你心情烦闷,都是月儿的错,月儿该死!”说着尹姬月就要下跪认错。

    北晗昱见此,立马扶住她:“不关你的事儿,夜深了,你跑到本王的院子干什么,你身子不是不舒服吗?”

    尹姬月委屈的泫然欲泣,开口解释:“刚才月儿见王爷心情不好,应该是有俗事缠身,月儿也帮不了你,只有让丫鬟炖了点去火的汤给王爷端来,只希望王爷能够高兴起来。”

    北晗昱看了看跟在尹姬月身后的丫鬟,这才了然点头,被苏陌凉激起的火气也消了不少:“辛苦你了,身子不好,还要半夜给本王炖汤。”

    “为了王爷的身体,月儿一点不辛苦。王爷受了伤,还是让月儿替你包扎吧。”说着,尹姬月便是体贴的扶着他往永安阁走去。

    感受到尹姬月的温柔体贴,北晗昱忽然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去在乎那个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女人,反而疏忽深爱着自己的女人。

    苏陌凉跟尹姬月比起来,实在差得太远。

    虽然这样比较着,理智的天枰早已偏向了尹姬月,可是他脑海中却总是浮现出苏陌凉那双如猎豹般阴毒犀利的冷眸。

    那个女人还真是能激起他的战意。

    让他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已经嫁人了,哼,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驯服苏陌凉这样倔强冷傲的女人。

    不管是谁,他都要彻底抹杀,因为苏陌凉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

    翌日一早,夏日太阳早早就露出了头顶,火红火红的,像半个烧红的铁球,又像半个熟透了的橙子。

    王府的规矩,每日早晨,几位夫人都要到流萤阁给侧妃娘娘请早安。

    由于苏陌凉被禁足,流萤阁的大厅上就只有四个人。

    而尹姬月是最后一个到的,本来她就是大家的眼中钉,还来得这么晚,大伙儿自然不待见她。

    “哟,咱们的月儿姐姐起的可真晚啊,连给侧妃娘娘请安的时辰都忘了。昨天那叫夏清璇的侍妾才因为请安的事儿给禁了足,你是不是也要效仿她啊?”孔灵芸嫉妒的打量着她美丽的容貌,阴阳怪气的说话。

    尹姬月连连上前给宋雨薇行礼,柔声解释道:“娘娘恕罪,妾身因为伺候王爷所以来晚了。”

    众人听到这话,眼中更是闪过嫉恨的色彩,纷纷捏紧了手里的绢怕。

    没想到王爷昨晚又跟这个贱人在一起!

    宋雨薇面色划过惊讶,皱眉呵斥:“胡说八道,昨晚王爷歇在永安阁,根本没在你西云阁,你竟然敢哄骗本宫,拿王爷来当借口。”

    尹姬月闻言,连忙跪下磕头:“请娘娘明察秋毫,昨晚王爷受伤了,妾身留在永安阁照顾王爷,若是娘娘不信,可以亲自去问王爷。”

    宋雨薇一听受伤,眼睛顿时瞪了起来:“王爷受伤?本宫为何不知道此事儿,你为何不报!”

    “王爷不想让娘娘和几位姐姐担心,所以嘱咐妾身不必支会你们!”尹姬月这话说的可有意思,明着似乎在说王爷不想让大家担心,可暗地里谁都能听出来,王爷有个什么事儿只喜欢跟尹姬月一个人说,其他人嘛,说不说都无所谓,反正不在乎。

    果然,听到这话,宋雨薇气得浑身发抖,可又找不到理由责罚她,毕竟她说得在理,背后又有王爷撑腰。

    “王爷到底受的什么伤,怎么伤的!”宋雨薇忍下愤怒,低吼质问。

    听着宋雨薇问到点子上,尹姬月惶恐的瞳孔下掠过一道得逞的暗茫,随后连忙回应:“王爷说是练武受的伤。”

    “胡说八道!王爷堂堂后期皇灵师,练武怎么可能受伤,你赶紧给我从实招来!”宋雨薇也不傻,怎么可能相信这个理由。

    “娘娘饶命,妾身不敢胡言!”尹姬月重重磕头,不敢起身。

    这时候,倒是一旁的娄菲絮开口了:“娘娘,昨晚臣妾的奴婢来报,说是王爷中途去了玉清轩,似乎跟夏清璇闹得不愉快,依臣妾看,这事儿跟那夏清璇脱不了干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