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2.第372章 害人终害己
    虽然面对高级玄灵师,刚晋级到初级玄灵师的苏陌凉不是其对手,但她有天魔貂和金毛狮王,宋雨薇那点实力就不够瞧了。

    既然这个女人揪着她不放,那她也没必要跟她客气。

    想着,苏陌凉眼眸微眯,杀气弥漫,正准备召唤天魔貂,谁料房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大吼,救了宋雨薇一命。

    “宋雨薇,你背着本王跑到玉清轩来动用私刑,活腻了吗!”

    怒吼如雷般炸响,顿时吓得宋雨薇转头望去。

    只见门口忽然走来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那张俊脸阴沉着像是暴风雨前夕的乌云,一双锐利犀利的眼睛,盈满愤怒,狠狠瞪着她,仿佛要在她身上刺穿一百个洞。

    宋雨薇浑身一抖,惊讶的望着北晗昱:“王——王爷——”

    还不等她继续说话,北晗昱走上前,扬起巴掌,狠狠甩了她一耳光。

    “混账东西,没有本王的允许,你竟敢动用私刑,本王还真是把你惯得嚣张跋扈,无法无天了!”

    宋雨薇被打蒙了,捂着脸蛋惊骇的望着北晗昱,不知道他为何生那么大的气。

    她嫁进王府四年,王爷虽然不怎么喜欢她,但也没有打过她,又碍于自己父亲的势力,一直对她相敬如宾。

    可是,如今的王爷竟然因为一个侍妾打她,这是宋雨薇始料未及的,也是无法忍受的。

    王爷罚了夏淸璇禁足,她还以为王爷并不在乎这个侍妾,没想到——

    “王爷,这个贱人刺伤了你,臣妾只是担心你的安危,到底哪里做错了!”宋雨薇捂着火辣辣的脸蛋,看着北晗昱阴鸷愤怒的双目,心狠狠抽痛起来,鼻尖瞬间泛起酸意,委屈得泫然欲泣。

    北晗昱怒得深吸一口气,大声呵斥:“本王什么时候说是夏淸璇刺伤了本王,到底是谁在造谣!”

    宋雨薇吓了一跳,实在没想到王爷包庇这个女人,包庇到这个程度,面色掀起一丝惶恐,连忙解释:“是尹姬月说王爷受伤了,所以臣妾才——”

    “你给本王住口!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月儿因为伺候本王,请安去晚了些,你就容不下她,非要惩罚她。月儿没办法只有据实相告,才说出了本王受伤的事儿,但她只字未提,此事与夏淸璇有关。是你心胸狭窄,故意为难侍妾,你好意思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

    北晗昱气得面色铁青,青筋暴起,一想到若是自己来晚了一步,现在看到的就是宋雨薇的尸体,心中不禁一阵后怕。

    上次苏陌凉已经警告过他了,若是他的女人不安分,她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如果宋雨薇真出了事儿,宋丞相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事情一闹大,苏陌凉的身份就会曝光,后果不堪设想!

    宋雨薇面对北晗昱凶神恶煞的训斥,吓得神情呆滞,哑口无言。

    的确,尹姬月只说王爷受了伤,却没说是谁伤的,现在她无凭无据,找夏淸璇的麻烦,的确有些说不过去。但她也是因为太过在乎北晗昱,不允许他身边有任何威胁才出此下策的。

    可是,看着北晗昱暴怒的神情,僵持的局面,宋雨薇再傻也知道不能对着干,随即立马转了话锋,委屈的抹着泪水,哭哭啼啼的说:“王爷,你冤枉臣妾了,臣妾本来没有怀疑过夏姑娘,是菲絮妹妹说她下边的奴婢看到王爷和夏姑娘闹得不愉快,怀疑是夏姑娘刺伤了王爷,臣妾身为侧妃,有责任帮王爷打理后院,听到这样骇人听闻的消息,自然担心王爷的安危,所以才一时情急,失了分寸,求王爷恕罪!”

    说着,宋雨薇已经跪了下去,磕头认错,顿时将心胸狭窄,为难妾室的行为说成是关心之过,顺带又把娄菲絮拉下水,背了黑锅,这个女人还不算太蠢。

    果然,听到这话,北晗昱怒气消散不少,顿时转头低吼:“去把娄菲絮给本王叫来,本王要亲自审问她!”

    这话很明显是冲着旁边吓傻的紫汐说的。

    紫汐被王爷凶恶的一瞪,吓得浑身一抖,顿时惊醒的跑出玉清轩,朝着娄菲絮的院子去了。

    不一会儿,娄菲絮就被带到了北晗昱的面前。

    她惶恐的抬眸看了北晗昱一眼,发现他面色阴沉,眼眸愤怒,浑身上下散发着煞气,又低头看着宋雨薇竟然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可是最该受罚的夏淸璇却站在远处,冷冷的围观着这一切,仿佛像个局外人。

    娄菲絮心里咯噔一下,眸底闪过一丝慌乱,连忙小心翼翼的行礼:“妾身叩见王爷,王爷——”

    话还没说完,只听北晗昱一声怒吼:“跪下!”

    娄菲絮吓了一大跳,双腿一软,顿时跪了下去:“王爷——你这是?”

    “哼,娄菲絮,听闻你派了丫鬟监视本王,连本王去了哪里,和谁发生矛盾,你都一清二楚,是吗?”北晗昱阴厉的盯着她,压低着声音,冷冷问道。

    娄菲絮神情大震,汗毛瞬间起立。

    她只是怂恿宋雨薇来查明真相,实在没想到会把马蜂窝捅到自己这里来!

    想着,娄菲絮猛地抬头,狠狠瞪了一眼跪在地上哭兮兮的宋雨薇。

    除了她能拖自己下水,娄菲絮再也想不到别人了。

    “王爷,冤枉啊,给妾身一百个胆子,妾身也不敢派人监视王爷啊,只是昨晚妾身体热,身子不爽快,所以就叫婢女去拿冰块来消暑,婢女偶然看到王爷气冲冲的从玉清轩出来。这件事妾身也是这么一提,谁知道侧妃娘娘竟然当真了,还跑来为难夏姑娘,妾身实在冤枉啊!!!”

    娄菲絮跟着哭天抢地的磕头大喊,那委屈难过的伤心样子,顿时气得宋雨薇面红耳赤,大吼起来。

    “娄菲絮,你休要狡辩,明明是你说,怀疑夏姑娘刺伤了王爷,现在怎么不敢承认了。”

    “娘娘,你知道妾身一个女人家无聊,喜欢胡思乱想,虽然嘴上说着怀疑,但也没肯定就是夏姑娘干的啊,可谁知道你竟然真的去为难夏姑娘,这可不是妾身的意思啊!”

    娄菲絮也不傻,猜测是一回事,用刑又是另一回事。

    很显然,她的程度比宋雨薇轻得多。

    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推卸责任,北晗昱一个头两个大,怒得大吼:“好了,全都给本王住嘴,你们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胡乱造谣,一个动用私刑,从今日起扣下你们三个月的月俸,好好在自己的院子闭门思过!若是再让本王听到夏淸璇谋杀本王的谣言,本王饶不了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