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3.第373章 尹姬月的诡计
    宋雨薇和娄菲絮被吼得面色惶恐,惊骇的连连磕头,领罪之后才由身旁的丫鬟搀扶着离开了玉清轩。

    想来,经过这件事后,两人都会收敛不少。

    而苏陌凉目送她们离开,却唇角轻扬,冷笑出声。

    北晗昱闻声,霎时收回视线,敛起眉头瞪着她:“你笑什么!”

    苏陌凉淡淡的望向他,眸底是说不尽的讽刺:“我笑你罚错了人。”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北晗昱眉头皱得更紧,本就阴沉的面色更是难堪几分。

    若不是因为她,他何至于生这么大的气。

    她倒好,冷漠旁观也就算了,还说他罚错了人,在他看来最该罚的就是她!

    苏陌凉见他满脸疑惑,显然没有识破尹姬月的诡计,不免好心提醒:“宋雨薇和娄菲絮是中了别人的计,说来,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你的月儿才对!”

    北晗昱听到这儿,面色大变,锐利的眸子猛然跃上凶意,不能接受的低吼:“夏淸璇,你被宋雨薇刁难的事儿,还是月儿跑来通知本王的,若不是她,你和宋雨薇免不了一场厮杀,你现在非但不感谢她,还在背后血口喷人!未免也太过分了!”

    听他字里行间全是偏袒、信任尹姬月,苏陌凉冷笑着摇摇头。

    不得不承认,这个尹姬月实在厉害。

    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不但把北晗昱的心抓得死死的,还把身份尊贵的宋雨薇和娄菲絮耍得团团转,就连她一个刚进门,尹姬月还摸不清虚实的陌生人都能算计在内。

    也只能用心思叵测,手段高明来形容她了。

    不过也能想得通,若不是有几把刷子,她一个没有背景的女人怎么可能安稳的站到今天,还能置身事外的看着王府里的女人因为她而遭殃。

    更何况,就连北晗昱这么聪明的人,都被这个女人蒙蔽了双眼,可见她的厉害。

    不过,她苏陌凉是什么人,在她面前耍手段,无疑是找死!

    “王爷,醒醒吧,你的月儿根本不是什么单纯善良的女子,相反她比宋雨薇和娄菲絮更加诡计多端。因为你受伤一事,分明是她故意透露出去的!”苏陌凉瞳孔浮动着冷意,面无表情的盯着北晗昱,红唇微动,缓缓吐出残酷的现实。

    本来这个尹姬月要是不招惹她,她根本懒得管她单纯还是深沉,善良还是歹毒。

    她走她的阳光道,她过她的独木桥,尹姬月在王府如何争宠跟她半毛钱关系没有。

    因为苏陌凉本就是暂时待在王府,一旦打听到噬魂花的消息,就会立刻离开。

    谁知道这个尹姬月还是对自己下手了,既然如此,她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尹姬月在北晗昱的心目中,形象一直很好,现在苏陌凉突然说出这番诋毁她形象的话,北晗昱自然是不能接受,甚至是生气的排斥:“混账!夏淸璇,你可真够歹毒的,月儿上次顶着被责罚的风险,悄悄给你送食物,你不领情也就算了,现在又无畏被其他姐妹排斥的后果,也要求本王来救你,结果你竟然这样污蔑她!实在太令人寒心了!”

    “看来,王爷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苏陌凉唇角微扬,冰冷的眸子掠过一抹嘲讽和失望。

    她以为北晗昱至少是有些理智的,不过看样子是她高估他了。

    接收到苏陌凉鄙夷的目光,北晗昱不知道为何,比她羞辱尹姬月更加愤怒,忍无可忍的低吼:“夏淸璇,不要说得你很了解她,你和她不过才见了几面,而本王已经和她同床共枕两年了,她是什么样的人,本王比谁都清楚!她比你温柔体贴,善良单纯,请你不要用你肮脏的思维去评价别人!”

    听到这话,苏陌凉笑了起来,不是冷笑,是真笑。

    面对北晗昱的疾言厉色,她觉得实在可笑。

    原来堂堂战神,也免不了被女人戏耍的命运,实在可悲!

    “王爷,你要清楚,你受伤的事儿,是从她嘴巴里说出来的,虽然她没有说是我刺伤的,但宋雨薇和娄菲絮不是傻子,她们只要一细想,一调查,就能知道真相,这根本不需要她动手。她只有轻轻引导,大家的矛头就会指向我。”

    “而宋雨薇和娄菲絮虽然猜到了真相,却败在没有证据。可是你的月儿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故意诱导宋雨薇来问罪,她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邀功,做好人,一边讨好了你,又讨好了我,实则背地里一箭双雕的陷害了宋雨薇和娄菲絮。”

    苏陌凉扬眉,冷冷的望着北晗昱,满口说着关乎自己的阴谋,面色却淡定得不像话,就好像在分析旁人的事儿一般。

    北晗昱被这番话惊得白了面色,瞳孔写着难以置信。

    因为他从来没有以这样的角度去思考尹姬月的动机,被苏陌凉这么一分析,顿觉可怕至极。

    “不!她给你送饭,又通知本王来帮你,没有一件是伤害你的事情!”北晗昱被茶毒得太深,到了这个节骨眼还在为她说话。

    苏陌凉满是讽刺的冷笑一声:“她说出你受伤的事儿,就是对我最大的伤害。因为隔不了多久,北安城里就会传出我谋杀王爷的流言蜚语。到时候王爷肯定会以为是宋雨薇和娄菲絮传出去的,怎么也不会猜到她头上去。毕竟她已经把好人做完了。”

    听到这话,北晗昱神色大震,不能接受的后退两步,用力摆手:“不!不可能!她不是这种人,月儿温柔善良,天真单纯,怎么可能有这些心思。她是怕被宋雨薇惩罚,所以才被迫说出了本王受伤一事儿。说来都是无奈之举,并没有特殊的动机。你现在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过分!本王再也不想听你说半个字!”

    话落,北晗昱一分都不愿多留,逃似的走出了玉清轩。

    苏陌凉望着北晗昱甩袖离去的背影,眼眸轻轻眯起,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看来,想要整倒这尹姬月还真是有些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