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9.第379章 你在吃醋!
    听到她虚伪的问候,苏陌凉恶心的皱紧了眉头,冷声敷衍:“院子里闷得慌,出去转悠了一圈。”

    说着,她便要错开身子,朝玉清轩走去。

    可谁知道尹姬月没有打算让她走,而是只身挡住了她的去路,委屈的开口:“夏姑娘好像很讨厌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惹夏姑娘不高兴了?”

    苏陌凉闻言,睨了她一眼,语气冷得像冰块:“你做的那些事儿,你自己最清楚,何必来问我!”

    尹姬月神情一震,虚伪的俏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暗惊。

    “夏姑娘,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惊讶转瞬即逝,换上的是极为无辜的焦急,那委屈的样子差点让苏陌凉吐了出来。

    很显然,她还打算继续装下去。

    看来,不拆穿她,她真打算拿奥斯卡了。

    苏陌凉勾唇冷笑,犀利的目光如箭般射进尹姬月的双瞳,低沉的声音显得有些压抑,“尹姬月,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从你给我送饭开始,就一直不断的陷害我,真当我不知道吗?”

    尹姬月没料到此人竟然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竟是比宋雨薇和娄菲絮还要厉害几分。

    可是知道又如何,她无凭无据也没办法定她的罪!

    “夏姑娘,看来你真是误会我了,你上次被禁足,我是担心你,所以才给你送饭的,万没有害你的意思啊。”尹姬月打算伪装到底了。

    苏陌凉冷笑着摇摇头,慢慢走近她,近距离的望着尹姬月那双如墨般浓得化不开的眸子,面色掀起冷厉,冰冷的语气,吹到她的面上,激起一阵颤栗:“尹姬月,你要装好人,要争风吃醋,要霸占王爷的宠爱都可以,就连你利用王爷的伤势陷害了宋雨薇和娄菲絮,我都可以当做没看见,但你四处传播我谋杀王爷的消息,这笔账我该跟你怎么算?是杀了你,还是杀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呢?”

    尹姬月被苏陌凉尖锐如刀的眼神和浑身散发出的杀气,吓得连连后退两步,本还理直气壮的面色也刷的惨白。

    这个女人全都知道!她竟然识破了她所有的阴谋!

    她不是苍元国的婢女吗,怎么会有这样恐怖的气势和缜密的思维!

    尹姬月自诩聪明,王府里所有女人都尽在她的掌握之中,这一次却看走了眼,算错了苏陌凉的性子和手段。

    她以为苏陌凉不过会点勾引男人的本事儿,实则是个任由搓捏的软柿子。

    没想到,此人不但看穿了她的阴谋,还敢扬言杀她。

    这里可是王府,她可是王爷最宠爱的女人,而她肚子里怀的也是王爷的孩子,她竟然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难道就不怕杀头吗!

    尹姬月第一次正视苏陌凉那双阴鸷冰冷的黑瞳,里面隐隐跳耀着嗜血残忍的火焰,她的心像是被一双手揪住了一般,竟是感到一阵窒息的恐惧。

    这个女人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这是尹姬月唯一得出的结论!

    就在尹姬月惊骇之时,余光忽然瞄到从苏陌凉后方走来的白色身影,脑中迅速闪过计策,美丽的眸子瞬间热泪盈眶,猛地跪在了苏陌凉的面前,哭哭啼啼的求饶:“夏姑娘,我都说了,我真的没有害你,外面那些流言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想好好养胎,生下王爷的孩子,你要我的命可以,但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说着,尹姬月竟是重重磕头,娇嫩细腻的额头霎时磕出了血痕。

    北晗昱走过来,刚好看到这一幕,听到这番话,气得面红耳赤,凶戾大吼:“夏清璇,你个混账,你想把月儿怎样!”

    尹姬月再怎么说也是五夫人,比侍妾高一等级,现在却跪在一个侍妾的面前,像什么话。

    这也就算了,可听到尹姬月说的那番话,北晗昱怒不可遏,忍无可忍。

    他知道苏陌凉为人狠毒,手段犀利,可没想到她竟然想害尹姬月肚子里的孩子,实在是残忍至极。

    苏陌凉没料到北晗昱会突然出现,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微微转身望去。

    此时的北晗昱心疼跪在地上梨花带雨的尹姬月,两步并作三步,走了上来,连忙将她扶起,随后那双如鹰般锐利的双眼,猛地射向苏陌凉,恨不得在她身上刺穿个窟窿。

    “夏清璇,本王说了,这事儿与月儿无关,你为何揪着不放,还要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王爷,我也早就说了,她会把你被侍妾谋杀的消息传出去,这不,外面已经传得满城风雨了。你到这个节骨眼还要选择相信她吗?”苏陌凉忍着火气,皱眉反问,对尹姬月矫揉造作的做派厌恶到了极点。

    北晗昱被蒙蔽了双眼,无论苏陌凉怎么告诫他,他都听不进去,低吼着反驳:“夏清璇,这些天月儿因为怀了身孕,一直待在西云阁,没有踏出王府半步,又因为身体不适,卧榻休息,哪有时间和精力去谋划这些歹毒的阴谋,你现在无凭无据的指控她,分明就是栽赃陷害。”

    苏陌凉听了,气得深吸一口气,无语至极。

    她这个被害人反倒成了栽赃陷害的人了,简直可笑!

    北晗昱难得看到苏陌凉生气,心头微震,面色闪过一丝惊讶,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让他兴奋的想法。

    她总是冷冰冰,毫不在乎的样子,可今天的她却气得不轻,难道说——

    北晗昱似是想到什么,低头对着尹姬月安抚道:“你怀有身孕,先回西云阁休息,本王等会去看你。”

    尹姬月虽然不想单独离开,但也没办法强行留下来,她知道违背北晗昱的意思,只会让他厌恶。

    所以她识趣的点点头,由着丫鬟扶着走远了。

    看她离开,北晗昱才收回视线,重新望向苏陌凉,紧抿的唇角微微扬起一个激动的弧度。

    “夏清璇,府上那么多女人,你不陷害,偏偏盯准了本王最宠爱,又怀有身孕的月儿,你到底是何居心?”北晗昱一步步逼近突她,犀利的眸子闪烁着异样的光彩,锁定在她的黑瞳上。

    苏陌凉不明白他的意思,皱眉反驳:“北晗昱,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安安稳稳的活下来,有人敢害我,我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她说得很直接很明白。

    可是落入北晗昱的耳朵里,却多了另一层深意。

    他轻笑一声,唇角微勾,冰冷的声音带了几分戏谑:“夏清璇,你承认吧,你喜欢本王,你恨月儿夺走了本王的宠爱和关心,所以你吃醋了,你千方百计的陷害她,在本王面前诋毁她!是因为你想取而代之,得到本王的宠爱。呵呵,本王之前还没想通,现在什么都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