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0.第380章 惨了,你爱上我了
    苏陌凉听到这番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彻底惊呆了!

    北晗昱看着她震惊的模样,还以为自己说中了她的心事,之前的怒气消散不少,心里竟是有些欢呼雀跃。

    他从来不知道有女人能这样控制他的情绪,让他的心情随着她的想法高低起伏。

    一会儿生气,一会儿高兴,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这样左右他的思想,只有苏陌凉!

    这让北晗昱又纠结又兴奋。

    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劫,他的克星!

    然而苏陌凉震惊的不是他猜中了她的心思,而是震惊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脸皮要厚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吃醋!

    他竟然说她吃他的醋!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想法。

    苏陌凉控制不住自己的笑点,震惊之后竟是笑出了声,只是笑意不达眼底,眼中只有浓浓的嘲讽和不屑。

    “王爷,你这自作多情的性子比你那月儿歹毒的心肠还要让人恶心,你知道吗!”

    她面上虽然在笑,可语气却是充满了厌恶和唾弃。

    北晗昱闻言,面色一滞,根本不愿不相信她的话,猛地抓住她的手臂,睁大着眼睛,激动的大吼:“夏淸璇,让你承认爱上本王就这么难吗?本王好歹是王爷,是北安国的战神,那么多女人排着队的想嫁给本王,那么多女人绞尽脑汁的想爬本王的床,偏偏你对本王不屑一顾,本王到底哪里不好,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男人,让你排斥成这样!”

    知道苏陌凉嫁过人,心里还有着别的男人,这已经成了北晗昱这些日子以来的心病。

    最让他崩溃的是,苏陌凉明明给他戴了绿帽子,他却舍不得杀她。

    若是其他女人,早就被他大卸八块了,可偏偏是她!

    想到这儿,北晗昱手里的力度加重,简直有把苏陌凉掐碎的冲动。

    苏陌凉也被他弄得来了火气,努力挣脱他的双手,反唇相讥,冷漠的口吻像是一把利剑插入了他的心脏:“北晗昱,你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有一样比得上他,你这样的人,不配与他相提并论,这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听到这话,北晗昱的脸色骤然大变,红得像油画里的落日,眼睛瞪得拳头大,俊美的容颜渐渐扭曲,显得有些狰狞。

    他盯着那双厌恶自己的黑眸,那张刻薄歹毒的红唇,像是发狂般再度抓住苏陌凉,猛地低头,欲要吻下去。

    苏陌凉被他的动作吓了一大跳。

    这里可是王府花园,大庭广众之下,他竟敢强行轻薄她!

    “北晗昱,你疯了!”

    苏陌凉挣扎着避开他的轻薄,顺手扬起一巴掌,狠狠扇在了他的左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顿时阻止了他的暴行。

    北晗昱停下动作,难以置信的盯着她,僵持了片刻,震惊而又愤怒的表情变为一种奇怪的笑,很勉强,很受伤,紧绷绷的,一看就知道气得不轻。

    可是就算如此,他还是不允许低下那高贵的头颅,依然像个王者一样,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说着霸道残忍的话:“夏淸璇,不管你如何讨厌我排斥我,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其他男人,你想都别想!”

    北晗昱咬牙切齿的低吼,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极了一头被激怒的困兽。

    看着他暴走的姿态,苏陌凉的眸光中闪过毫不遮掩的讽刺,冷笑一声,说出让人极端难堪的话:“北晗昱,我看吃醋的不是我,而是你!你明知道我不属于你,还抓着我不放手,难道是爱上我了吗?”

    北晗昱闻言,浑身大震,暴怒的瞳孔猛地放大。

    爱?他爱上她了?

    不!不可能!

    他爱的是尹姬月,绝不可能是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女人!

    北晗昱努力掩饰自己的难堪,可内心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因为他发现,面对苏陌凉那双如黑曜石般晶莹剔透的眸子,他竟是没办法说服自己他爱的是尹姬月!

    意识到这一点,北晗昱忽然感到一丝恐慌,那是超出自己掌控范围的恐慌。

    看着北晗昱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俊美的容颜上除了愤怒,还有一丝难以置信。

    苏陌凉轻笑两声,戏谑冷漠的声音彻底击垮了他内心最后的防线:“北晗昱,你惨了,你已经爱上我了!”

    北晗昱吓得白了面色,猛地摇头,“不,我恨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爱上你这样卑贱的女人!”

    当初他对她只是兴趣,因为苏陌凉是唯一一个让他吃败仗的人,对于这样的对手,北晗昱只想抓到手里,狠狠的折磨。

    所以他让他当了最卑贱的侍妾,让她成为敌人的奴隶,让她放低身段取悦自己。

    可是,她没有,她倔强的不肯低头,一步一步攻陷他内心的防线。

    到头来,她没有变,还是那么冷漠无情,可是他却陷了进去,竟是有些无法自拔。

    事情已经完全偏离了轨道,脱离了他的掌控,可是强大的自尊心不允许他低头,就算明知道自己处于劣势,他依然倔强的反驳:“夏淸璇,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本王吃醋!也配本王爱上你!”

    苏陌凉闻言,不怒反笑,本还有些生气的情绪也冷静下来,朝着他作了一揖:“既然我在王爷心目中什么都不是,王爷也恨我到极点,那请王爷放我出府,让我离开吧!”

    苏陌凉的话犹如当头一击,让北晗昱更是变了脸色。

    她在逼他,在将他的军!

    她明知道他舍不得放手,还这样激将他!

    她太坏,太可恶了!

    北晗昱握紧拳头,死死盯着那张让他失控的脸,就算戴着面纱,他也想象得出她此刻得意的表情。

    “夏淸璇,本王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这辈子都休想摆脱本王!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这一声警告近乎咆哮,那是一种强弩之末的愤怒。

    吼声落下,他的面色已经涨得发紫,狠狠瞪了苏陌凉一眼后,甩袖子大步离开。

    他怕再待下去,会被这个女人羞辱得体无完肤。

    这时候躲在一旁将所有收入眼底的尹姬月狠狠捏碎了跟前的花朵,美丽的脸蛋被斑驳的树影,映衬得忽明忽暗的,说不出的诡异,瞧得旁边的丫鬟心下暗惊,不由自主的垂下头去。

    她们还从未见过这样冷厉的尹姬月,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就在这时,一位小丫鬟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行礼禀报:“夫人,紫汐已经在西云阁恭候多时了。”

    听到这里,尹姬月冰冷的唇角才缓缓扬起一个弧度,低吟道:“知道了。”

    话落,她深深望了一眼苏陌凉的背影,美丽的瞳孔里忽然跃上几分兴奋的色彩。

    夏淸璇,这是你逼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