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2.第382章 她还好好的
    苏陌凉冷眼看着紫汐端着一大盆碎冰从外面走进来,低头不动声色的饮了口茶。

    还不等她询问出口,紫汐先开口了:“哎呀,夏姑娘,你回来了啊。这天气太大了,刚才奴婢去厨房弄了些碎冰,给你屋子降降温。”

    苏陌凉看着她满脸谄媚的笑容,心里冷笑连连,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辛苦了。”

    紫汐见她没有怀疑自己,还跟平常一样,没什么异常,这才放心的搁下盆子,好心提醒:“夏姑娘,你今天也累了,奴婢伺候你就寝吧。”

    这么着急就劝着她就寝,还真是迫不及待了。

    苏陌凉看她一眼,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倒真像是累了的样子,微微点头:“好。”

    随后站起身,由着她扶着自己上床休息。

    苏陌凉睡觉总喜欢点些安神香,今晚也不例外,紫汐像平常一样点上熏香,才恭敬的退了出去,为她掩好房门。

    夜越来越深,苏陌凉闭着眼睛,闻着满屋子的**香,静静等待着不速之客。

    过了将近两个时辰,窗户外果然闪过几道身影,他们悄悄推开房门,抬了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子进来,轻轻的扔到了苏陌凉的床上。

    确认没问题之后,几个黑衣人才全身而退,没入了夜色。

    等着他们走了,苏陌凉看了一眼房梁上的王锋,点头示意:“去吧,记得顺带把那封信送到流萤阁。”

    王锋从房梁上跃下,担心的问:“万一宋雨薇不相信,没有去西云阁怎么办?”

    苏陌凉看了一眼昏迷的男子,勾唇轻笑一声:“她会相信的。要知道去一趟西云阁对她没有坏事只有好处,相信以宋雨薇对尹姬月的嫉恨,她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倒尹姬月的机会的。”

    听到这话,王锋才微微点头,扛起昏迷的男子,如鬼魅般掠出了玉清轩。

    翌日一早,晨曦徐徐拉开帷幕,东边的地平线泛起丝丝亮光,慢慢的投下温和清新的晨光。

    在王府,妾室每天早晨都要起床去流萤阁给宋雨薇请安,只是最近尹姬月怀了身孕,特别贪睡,所以王爷特意为她免了请安,让她好好待在西云阁养胎。

    不过,整个王府上下,也只有尹姬月有这个待遇,其他女人还是得早起。

    所以,趁着这个时辰,紫汐已经候在门口,忐忑不安的敲响了苏陌凉的房门。

    “夏姑娘,夏姑娘——”唤了两声,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

    紫汐并没有意外,反而是安心的松了口气,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然而此时的苏陌凉根本没有在床上,床上也没有预料中的男人。

    相反床上空荡荡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像是没有睡过一般,而让紫汐震惊的是,此时的苏陌凉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正目光如炬的盯着她。

    紫汐吓得脸色大变,身子一软,差点跌倒。

    “你——你——你怎么——”

    苏陌凉眉眼一扬,接过她吞吞吐吐的话:“怎么没有被迷晕和男人滚在床上是吧?”

    紫汐闻言,面色霎时惨白,脚下一个踉跄,跪到了地上。

    她竟然什么都知道!

    这一刻,紫汐望着苏陌凉那双幽深如漩涡的眼睛,吓得浑身战栗,冷汗直冒。

    “元魂香,这药材倒是不错,就连皇灵师闻到这香味儿,都支撑不了多久,看来,你家主子倒是花了不少心思的。”苏陌凉一边说,一边碾着香料,轻轻的赞叹道。

    紫汐见阴谋败露,立马磕头认错:“夏姑娘饶命,夏姑娘才是奴婢的主子,奴婢一时鬼迷心窍,做错了,还求夏姑娘饶了奴婢!”

    香料失效,男人没了,紫汐就算想强行栽赃也没了理由,此时此刻只有求饶,还有一线生机。

    苏陌凉闻言,冷哼一声:“主子?你的主子在西云阁,你怕是喊错了人吧。”

    紫汐没想到苏陌凉连背后指使之人都知道,更是骇得浑身发抖,重重磕头:“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夏姑娘才是奴婢的主子,奴婢不敢乱喊。”

    “这可不敢当,我只是个不受宠的侍妾,哪里比得上你家怀了王爷子嗣,前途一片光明的主子。不过,你家主子今天也自身难保,怕是顾不到你的性命了。”

    听到这话,紫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明白她这话的意思,想也知道,夏清璇既然清楚她们的阴谋,那一定会给予反击,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在等着她们。

    想到这一点,紫汐骇得抖如筛糠,连求饶的声音都带着极大的颤音:“夏姑娘,奴婢再也不敢,奴婢真的知道错了,奴婢是被逼的,是五夫人逼奴婢干的,求夏姑娘再给奴婢一次机会。”

    看着紫汐不停的磕头求饶,苏陌凉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淡淡开口:“给你一次机会也可以。”

    听到苏陌凉松口,紫汐猛地抬头望向她,双目布满希望。

    苏陌凉掏出一颗丹药,捏在指尖把玩着,幽幽开口:“紫汐,像你这种分不清主子的人,我实在不大放心,为了安全起见,我这里有一颗毒药,你吃下它,以后每天到我这儿来拿解药,我可以暂且放你一马,相信你一次。如果你不愿吃下,那我就真保不了你的命了。”

    紫汐吓得目眦尽裂,望着苏陌凉手里的毒药,血液如出闸的猛虎一样肆意乱撞,她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背部每一根直立的汗毛都在瑟瑟发抖。

    她只有两条路,吃下毒药,为夏清璇效忠,不吃毒药,临着当头就是个死!

    她怕死,她还这么年轻,还没活够呢!

    “我吃,我吃!”紫汐闭上眼,重重磕了个响头,已经做了决定。

    苏陌凉勾唇一笑,将丹药扔给她:“等会知道怎么说话吗?”

    “奴婢知道,奴婢全都听夏姑娘吩咐。”

    “很好,这个时辰,我们该去流萤阁给侧妃娘娘请安了。”说着,苏陌凉优雅起身,朝着紫汐伸手。

    紫汐吓得连忙起身,扶着她走出了房间。

    此时的流萤阁,已经坐满了人,就剩下苏陌凉一个。

    只是上次,宋雨薇和娄菲絮因为刁难苏陌凉被罚,大伙儿对她的迟到,也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在王爷不怎么待见这个女人,对她们没有任何威胁,她们也懒得做些不必要的事情惹王爷生气。

    更何况,今天的宋雨薇心情尤其的好,看到各位妹妹,都是笑容满脸的,倒是让人已经讶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