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4.第384章 赐死自己的孩子
    想到这里,北晗昱气得咬牙,一脚踹开尹姬月。

    不管她是不是被冤枉陷害的,她已经丢尽了他的颜面。

    尹姬月不但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还被这么多护卫看光了,他这张脸要往哪里搁?这要是传出去了,他堂堂四王爷,要怎么在北安国立足?

    想到这里,北晗昱竟是有掐死她的冲动。

    感受到他的暴怒,被踹到地上的尹姬月面色惨白,浑身颤抖,显然吓得不轻:“王爷,我真的是被冤枉的啊,肚子里真的是你的孩子,你昨天也听到夏清璇要害我,这一切都是她的阴谋!”

    北晗昱闻言,生气的转头望向身后的苏陌凉,气喘吁吁的低吼:“夏清璇,这件事你要作何解释!”

    苏陌凉面色一愣,无辜的冷笑一声,讽刺道:“王爷,你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糟蹋了,你问我作何解释,又不是我糟蹋的,我也没那么个本事儿往她肚子里揣孩子,无凭无据的,你冲我发什么火!”

    苏陌凉一脸理直气壮,气势丝毫不输,堵得北晗昱咬牙切齿。

    尹姬月听了,脸色一变,立马嘶吼起来:“我有证据,紫汐就是我的人证,昨晚紫汐到过我的西云阁,她特意提醒我小心夏清璇准备对我下手的事儿,当初我还单纯的以为是紫汐耸人听闻,这才才导致我一时的疏忽大意,上了你的当,夏清璇你个毒妇,我不过是怀了王爷的孩子,你就要斩草除根,你好歹毒的心啊!”

    北晗昱自然知道这事儿铁定跟苏陌凉脱不了干系,现在听到有人证,顿时拧眉大吼:“紫汐,给本王滚出来!”

    站在苏陌凉背后的紫汐吓得瑟瑟发抖,立马扑到了北晗昱的跟前,连连磕头,抖着声音哭兮兮的说:“王爷饶命,王爷饶命,昨天奴婢的确去过西云阁,可那是五夫人派人唤奴婢去的,当初还有几个护卫看到五夫人身边的丫鬟来传奴婢,并不是奴婢主动前往,奴婢冤枉啊。至于夫人说奴婢提醒她小心夏姑娘,也是根本没有的事儿,夏姑娘整天在玉清轩与世无争的,从来没有害人的心思,奴婢实在没办法做伪证,求王爷恕罪!”

    听到这里,尹姬月震惊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本就狂乱的表情此刻更是崩溃。

    她没想到紫汐居然临阵倒戈,偏帮着夏清璇。

    昨天她可是口口声声的说要跟着她的啊,现在居然变了副嘴脸。

    北晗昱听了,面色更是难看,鼻翼里喷着怒气,手指握得咯咯作响,“那昨天尹姬月传你去干嘛,你给本王说清楚!”

    紫汐又是磕了两下,哽咽着回答:“昨天夫人叫奴婢去,就是想收买奴婢,帮她陷害夏姑娘。夏姑娘是奴婢的主子,奴婢怎么能动这样的坏心思,所以当场拒绝了夫人!”

    苏陌凉见紫汐表现得不错,眸底闪过一丝满意,随后望向北晗昱,冷声开口:“王爷,现在真相大白了,你的月儿一直存了陷害我的心思,现在与人苟且之事被人撞破,就把脏水泼到我头上。她口口声声说紫汐是人证,然而她的人证却反过来指控她,这不是很可笑吗!”

    简直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其他几个女子闻言,都是掩嘴偷笑起来,看着尹姬月狼狈不堪,百口莫辩的样子,心里那叫一个畅快啊。

    宋雨薇见苏陌凉势单力薄,忍不住开口帮腔:“王爷,这事儿关乎您的声誉,又已经真相大白,还是早做决断的好,若是传出去,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宋雨薇的意思是快刀斩乱麻,既然事情已经发生,若是深究调查,怕是会牵扯出更多难堪的事出来,反而不利于北晗昱的声誉。

    北晗昱明白这个道理,更是知道这事儿跟苏陌凉脱不了干系,可他偏偏找不到证据,反而帮着她的丫鬟还有一群护卫做证人,说得言之凿凿的,让他不得不信。

    再者,就算扯出苏陌凉又如何,尹姬月的事情已经发生,外面的人可不管是故意还是被害,定是会将尹姬月宣扬成银娃当妇,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沦为笑柄,成为人人唾弃的孽种。

    想到这里,北晗昱只有狠心做了决定,缓缓闭上了眼睛:“赐死!”

    听到这儿,在场几个女人高兴得从差点跳起来。

    而跪在地上,立着身子死死拽着北晗昱衣摆的尹姬月吓得目眦尽裂,惊恐的喊起来:“不要,我不想死!我是冤枉的,是夏清璇陷害我!王爷,你要相信我,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做出这等苟且之事,你不看在我们夫妻情面上,也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饶了我吧。”

    一旁与她苟且的男子早已吓得说不出话,只有一个劲儿磕头,他什么都不知道,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尹姬月的床上,更是无辜至极!

    宋雨薇看到这里,不禁冷笑一声,落井下石的反驳:“谁跟你是夫妻,你不过是个妾,还真把自己当女主人了啊!王爷没有迎娶王妃,不代表王妃的位置就是你的,你个卑贱的东西,也敢觊觎王妃之位,真是厚颜无耻!再说了,你肚子的孩子是不是王爷的,这还两说呢,也敢拿个孽种来要挟王爷,实在可恶!”

    听到这番讽刺,北晗昱更是忍不住胸口的熊熊烈火,烧得他五脏六腑都要爆炸开来。

    “好了,赐毒酒,上路吧!”北晗昱猛地大吼,打断了宋雨薇的骂声。

    尹姬月吓得惊恐万状,崩溃绝望的直摇头:“王爷,你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承诺会对我好,这就是你的承诺吗?”

    尹姬月别无他法,只有扯出当年的旧情,企图换回他的不忍。

    果然,北晗昱再如何狠心,也是个重承诺之人,她救了他一命,这份恩情,他不会忘。

    其实他也清楚,尹姬月很可能是被陷害的,只是大祸已经酿成,不是几句话可以挽回弥补的。

    想到这里,北晗昱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人留下,赐她堕胎药,从此以后不得踏出西云阁半步。”

    话落,北晗昱不再多看一眼,转身离开了房间。

    尹姬月望着他决绝的背影,立着的身子,颓然的跌回到地上,泪水麻木的涌动着,双眸里只剩下绝望,这一刻,她的心彻底死了!

    那真的是他的孩子啊,他竟然亲手赐死了他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