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6.第386章 第386 摸不透皇上的心思
    蓦地,北晗昱怔了一下,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心仿佛要飞起来一样在胸膛里乱撞。

    苏陌凉!

    他竟然知道苏陌凉!

    北晗昱紧张的握紧了手指,脊背已经起了一层冷汗。

    很快,他镇定了下来,抱拳回答:“回皇上,臣弟知道,因为这个苏陌凉是苍元国的护国大将军,与臣弟交过手,臣弟知道一二,不知道皇上为何提起她?”

    北晗昱没有打算隐瞒,毕竟他与苏陌凉交手的事情,两个国家的人都知道,要隐瞒,那就显得有些刻意了。

    只是,他不知道皇上为何会问起这个人,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他把苏陌凉带回北安国的事儿吗?

    望着北凌熠那双阴冷犀利的双目,他面上努力维持镇定,可心却如擂鼓一般,砰砰直响。

    北凌熠面无表情的盯着北晗昱,仿佛在用冰冷的视线描着他的轮廓,语气很淡,却莫名带着让人胆寒的戾气:“听说她失踪了,你知道她的下落吗?”

    北晗昱浑身一震,立马抱拳:“她是敌军的将领,臣弟不知。”

    “你和她交过手,难道不知道她去哪了吗?”北凌熠怀疑的看了他一眼,口吻有些不信任。

    北晗昱强装镇定的垂首,坚定的回答:“臣弟当初被她打败,赶着回来,对苍元国的事情实在不了解。”

    听到这话,北凌熠期待的心情有些失落,沉吟片刻后,漠然挥手:“既然不知道,那就退下吧!”

    北晗昱闻言,如蒙大赦,憋着的气终于吐了出来,立马跪安,转身离开。

    “慢着!”峰回路转,一道低喝再度让北晗昱止了步,那颗本来已经放下的心竟是硬生生的被提了起来。

    他微微转身,恭敬抱拳:“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听闻你的妾室有孕,可把太后她老人家高兴坏了,天天在朕耳边念叨着,过两天,你让她进宫来,见见太后吧!”

    听到这话,北晗昱眉头一皱,面色有些为难:“回皇上,臣弟的小妾身子不大好,前几天已经小产,怕是不能如太后的意了。”

    北凌熠闻言,只是了然的微微点头,面上没有丝毫惋惜和同情,有的只是冷漠。

    站在一旁的刘公公见了,感叹的摇摇头。

    他跟在皇上身边将近两年,发现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波动他的情绪,就连上次北晗昱打了败仗,损失了兵力,他都是象征性的批评两句,并没有过多的感情。

    想来,这世上估计也只有那个叫苏陌凉的女子能影响他了。

    他倒是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女子让皇上执着成这样!

    “看来最近四弟的府上出了不少事儿啊,先是传出你被侍妾刺杀的消息,现在又遭遇小妾流产,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北凌熠无意中的一提,话也未说全,可后面的意思却让北晗昱神情大震。

    北晗昱没想到苏陌凉刺杀他的消息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了。

    “是微臣的疏忽让皇室蒙羞了,求皇上降罪!”北晗昱忐忑的抱拳请罪,态度十分诚恳。

    北凌熠见此,微微抬手:“本来你带个战俘回来当侍妾也没什么不妥,只是听着你差点被个侍妾刺杀,太后她老人家吓得心惊胆战,发了好大的火。所以,朕只是想提醒你,若是这个战俘不规矩,有别的心思——”

    听到这里,北晗昱吓得额头冒汗,还不等他把话说完,立马打断:“是,微臣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影响到北安国的江山社稷,请皇上放心!”

    看着他明白了,也被自己吓得不轻,北凌熠这才缓缓点头,松了口:“退下吧。”

    北晗昱回来,就一直魂不守舍的,虽然皇上说的那番话让他震惊,但他也清楚,皇上并不知道夏清璇的真实身份,不然他不会是这个反应。

    窝藏敌军主帅,这可是死罪,皇上若是知道了,他现在已经上断头台了。

    但是,他不得不更加谨慎,因为皇上似乎在调查苏陌凉的下落。

    可是打了败仗那件事已经翻过页了,皇上为什么还要调查苏陌凉?

    北晗昱百思不得其解,不由自主的走到了玉清轩。

    看着玉清轩里还亮着灯,他心中一动,抬步走了进去。

    待北晗昱正欲推门进入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他凑着门缝一瞧,只见苏陌凉正泡在木桶里,轻轻撩动着水花浇灌着自己的玉臂,虽然是背对着他,但还是能看到她白皙细腻的背颈。

    如此香艳的一幕,顿时让北晗昱身子一紧,脑袋里像是冲上一股热流,面颊有些发烫。

    这时候,端着热水过来的紫汐看到北晗昱竟然站在门口,吓得尖叫一声,手里一滑,哐当一声,撒了满地的热水。

    苏陌凉闻声,立马从水桶里起来,迅速披上衣服,打开房门。

    北晗昱尴尬的站在门口,被苏陌凉冰冷犀利的目光一瞪,瞬间有些心虚,躲闪着她的注视。

    “王爷,你大半夜的跑到玉清轩,也不打个招呼,敲个门,是几个意思?难不成咱们的王爷还有偷窥女人洗澡的癖好吗?”

    被苏陌凉一阵洗刷,北晗昱顿时挂不住脸,生气的皱眉反驳:“谁偷窥你洗澡了,本王是有事儿找你才来玉清轩的,你这种女人,本王还不屑看!”

    说到这话,北晗昱底气不足,竟是不敢对视苏陌凉的视线。

    苏陌凉面色相当难看,不悦的呵斥:“本王不屑看,那自然最好,我怕就怕王爷会爱上我,最后死缠烂打,那就不好看了。”

    北晗昱被羞辱的面红耳赤,喘着粗气低吼:“夏清璇,你想得美,本王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

    苏陌凉冷笑两声,“希望王爷记住今天的话!”

    话落,她双手一伸,“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顿时将北晗昱阻在门外,留他一人在风中凌乱。

    北晗昱气得半死,本来是想告诫她小心皇室,现在都被气到九霄云外去了,愤怒的喘了几口气,大步离去。

    可是今晚的他,却是有些混乱。

    他知道苏陌凉是毒药,一旦身份暴露,他会面临杀头大祸。

    可是,他竟然从未动过杀她,或者让她离开的念头。

    他发现,在跟死和看不到她比起来,他竟然更害怕见不到她。

    他似乎越来越放不开了——

    翌日,北晗昱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因为太后要召见苏陌凉,特意派人到王府来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