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7.第387章 北晗昱的亲祖母
    苏陌凉没想到太皇太后会突然召见她,心底有些压抑。

    只是被盯上了,她也没办法拒绝,只有硬着头皮上了马车,一路驶向皇宫。

    好在她戴着面纱,不至于暴露容颜,一路走来,还算畅通无阻。

    这位太皇太后是北晗昱的亲祖母,住在梨元宫。

    苏陌凉还没走进园子,便是有宫女候在外面为她引路。

    “苏姑娘这边请。”宫女虽然是为她引路,可姿态却高高在上,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便是率先走到了前面。

    很显然,这位宫女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连个宫女都小瞧自己,可想而知这位皇祖母的态度。

    苏陌凉心里早就有数,所以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安安静静的由着她领到了大殿上。

    走进大殿,富丽堂皇的装饰,别致大气的摆设,足以让人眼花缭乱。

    可是苏陌凉却目不斜视,低眉顺目的来到大殿中央,撩开裙摆,跪下磕头行礼:“臣妾拜见皇祖母。”

    坐在上边的太皇太后听她唤自己为皇祖母,顿时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眼前的女人不过是个苍元国的贱婢,竟然不知羞耻唤她祖母,太没有自知之明。

    “哼,哀家可不是你的皇祖母!”太皇太后当场就不给面子的呵斥出声。

    然而苏陌凉却并没有被她的威严吓着,而是镇定自若,仪态得体的行了个礼,解释道:“回太皇太后,臣妾听闻太皇太后和王爷祖孙情深,料想太皇太后是个慈爱的祖母,情不自禁想要亲近些,这才冒犯了太皇太后,请太皇太后恕罪!”

    听到这儿,太皇太后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面色划过一抹惊讶。

    她实在没想到此人面对自己的威严,也能有这样冷静从容,举止优雅,那姿态完全不像个奴婢,反而像个高贵的公主,说出来的话也让人挑不出错处,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多了几分好奇,太皇太后挑眉,冷声喊道:“抬起头来,让哀家瞧瞧。”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何倾国倾城的模样,竟是把她最宠爱的孙儿迷得神魂颠倒的。

    说来,这位皇祖母是看着北晗昱长大的,两人感情深厚,比半路杀出来的北凌熠要亲切得多。

    但是,谁知道皇上驾崩前,竟然把皇位传给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北凌熠。

    虽说皇上斩钉截铁说北凌熠是他的儿子,但她还是持了三分怀疑的态度。

    可是她毕竟是女人家,拗不过皇帝,也篡改不了圣旨,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北凌熠抢走了北晗昱的皇位。

    经过这么一闹,太皇太后对北晗昱就更是心疼愧疚几分,现在听到有人竟敢伤害她的孙儿,又听到府上的小妾小产,顿时坐不住了,便是传了苏陌凉进宫问话。

    苏陌凉得了命令,微微抬头,朝上面的太皇太后望去。

    那是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人,尽管如此,她的脸上依然抹了胭脂水粉,头上插满了少女喜欢的步摇珠钗,身穿黄色裙袍,中间绣着红色花纹,艳而不俗,却又不失庄重,只让人觉得雍容华贵,气质高雅。

    苏陌凉打量她的同时,太皇太后也在审视着她,见她虽然身段婀娜,气质不凡,却是蒙着脸,让人看不见容貌,不禁蹙起了眉头,质问道:“你为何戴着面纱在哀家面前装模作样?”

    苏陌凉淡定的回答道:“臣妾相貌丑陋,害怕吓着太皇太后,所以戴了面纱。”

    太皇太后闻言,冷哼一声,显然不相信这番说辞:“哼,你若是相貌丑陋,那王爷为什么带你回府,还收你当侍妾?”

    “王爷仁慈,见臣妾孤苦伶仃没人照顾,又见奴婢手脚勤快会伺候人,所以破例收了臣妾。”苏陌凉说起谎来面不红气不喘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药鼎空间里的真君老人,天魔貂,金毛狮王差点吐出来。

    他们家主人真够无耻的。

    太皇太后没想到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贱丫头,居然还伶牙俐齿,挺会说话的。

    只是,她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哀家都这把岁数了,什么模样没见过,你赶紧摘下面纱,哀家倒要看看有多丑。”

    看到她还不死心,苏陌凉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有顺从的摘下面纱,将容貌露了出来——

    太皇太后定睛一瞧,还真是吓了一大跳。

    只见苏陌凉的有脸上长了好大一块黑色胎记,看上去分外恐怖。

    跟在她身边伺候的两个宫女也是吓得移开了视线。

    苏陌凉看着惊骇的太皇太后,眸底划过一抹狡黠。

    幸好她早有准备,不然还真得暴露了身份。

    太皇太后看了,实在不能忍受,立马转头,挥手:“作孽啊!赶紧把面纱带上!”

    苏陌凉唇角隐隐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重新戴上了面纱:“让太皇太后受惊,臣妾该死。”

    太皇太后厌恶的瞪她一眼,生气的质问道:“既然王爷对你有恩,你为什么还要刺杀他,从实招来!”

    “皇祖母,臣妾实在冤枉啊,臣妾对王爷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刺杀呢。”

    “哼,不要以为哀家不知道,你来自苍元国,昱儿屠杀了你的城镇,你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太皇太后虽然身在深宫,但耳听八方,对于外面的传闻也多少了解一些。

    苏陌凉微微摇头,从容的回答:“太皇太后,臣妾在来北安国之前是苍元国的奴婢,无父无母,在城主府做牛做马,任人打骂,反而是王爷把臣妾救出水深火热,让臣妾有了今天的荣华富贵,臣妾怎么可能怀恨在心呢。”

    听到这话,太皇太后强硬的态度不禁缓和了一些。

    她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一个无父无母,任人欺负的奴婢,成为北安国战神的小妾,这应该是天大的恩赐,她的确没有刺杀的动机。

    她孤苦伶仃一个人,要说报仇,为谁报仇呢?

    说来太皇太后也只是听信传闻,并没有证据,不过是对她苍元国奴婢的身份颇为不满,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看着她动摇,苏陌凉不禁添了把火:“如果臣妾真的刺杀王爷,王爷早就把臣妾斩于剑下了,怎么会让臣妾有机会站在太后面前。说来,都是外面的谣传,百姓闲得无聊,总是要找出些好玩的话题来讨论的。”

    太皇太后听了这话,紧皱的眉头有一丝的松动:“好,你没有刺杀王爷的事儿,哀家暂且相信你,但哀家最近听说府上的五夫人小产了,你可知道原由?”

    听到五夫人小产,她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侍妾搞的鬼,不得不说,女人的直接还是很敏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