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8.第388章 黑暗中的人
    苏陌凉表情变得有些为难起来:“太皇太后,关于五夫人小产的事儿,您还是亲自问王爷的比较好,这事儿实在难以启齿。”

    太皇太后一听这话,脸色一变,顿时嗅到点猫腻,低吼道:“哼,既然知道原由,还不给哀家从实招来。”

    见她执意要听原因,苏陌凉为难的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宫女。

    太皇太后见此,挥挥手,示意宫女退下:“现在可以说了吧!”

    苏陌凉看着人走了,这才行礼回话:“五夫人尹姬月前些日子与其他男人苟且,被王爷撞破,王爷一气之下就赐了五夫人堕胎药!”

    听到这话,太皇太后神情大震,显然受惊不小。

    “一个小妾,莫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怎么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儿来!”太皇太后显然不相信苏陌凉这番说辞。

    “臣妾不敢欺瞒太皇太后,若是不信,太皇太后可以亲自派人调查!”

    看着苏陌凉不卑不亢,坦坦荡荡的样子,太皇太后半信半疑的拧紧了眉头。

    “哼,这件事哀家自会调查,你退下吧。”得知这种事情,太皇太后也没了继续审问下去的心情,不耐烦的挥挥手,示意她退下。

    苏陌凉得令迅速起身,跪安离开。

    殿门口候着几位宫女,看到她出来,引着她往园子外边走。

    可是她还没走出园子,便是听到太监的通报:“皇上驾到——”

    几位宫女闻言,惊得立马拉住苏陌凉退到两侧,迅速下跪行礼。

    苏陌凉也知道规矩,跟着跪下垂首,不敢造次。

    明黄的身影从她跟前走过,直到皇上的队伍走远了,宫女才提醒她起身。

    这时候的北凌熠没有注意到身边行礼的宫女,径直走进了梨元宫的大殿。

    他看着太皇太后的面色不太好,敷衍性的问了一句:“皇祖母的身子不舒服吗?”

    太皇太后看到皇上驾到,也站起了身子,面上没有什么喜色,有些生疏的回应:“劳皇上挂心了,可能是哀家老了,什么毛病都钻出来了。”

    “皇祖母要多保重身体才是。”北凌熠虽然说着关心的话,可视线却是不由自主的环顾着四周。

    没看到人,北凌熠才好奇的问起来:“听闻皇祖母今日召见了四弟的侍妾,不知道人在何处啊?”

    太皇太后没想到皇上竟是冲着那名侍妾来的,一时之间不知道他的用意,面色沉了几分,回答道:“哀家已经让人把她送出宫了,皇上有什么事吗?”

    “最近四弟府上出了不少事儿,朕也该关心关心。”北凌熠面无表情的回答。

    太皇太后虽然没有说,但面上已经表现出几分不耐。

    她太了解眼前这个皇上了,性格深沉,对兄弟没有丝毫的感情,怎么可能会突然关心起北晗昱。

    “既然皇祖母身子不舒服,夜深了,那朕就不叨扰皇祖母休息了。”说着,北凌熠象征性的微微俯身,便是转身离开了。

    这边被送到一半的苏陌凉,心中早有打算,忽然停下了步子,笑着开口:“两位姐姐就不必送了,眼看着宫门就要到了,两位姐姐还是赶紧回去伺候太皇太后吧。”

    苏陌凉好不容易进一趟宫,自然不能浪费这次难得的机会。

    这两个宫女本来就瞧不起她,自然是不愿意走那么长的路,听她识趣,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好吧,那你自己离开吧。”说着,两位宫女便是高傲的转身离开,朝着原路返回。

    苏陌凉笑着目送她们离开,这才收回视线,环顾了四周一圈。

    见四下无人,她才掉头,朝着宫门相反的方向跑去。

    由于已经是夜晚,黑漆漆的看不清人,苏陌凉四处躲藏,还算顺利的没被发现。

    这时候,她才小心翼翼的放出了玄炎银蛇,“带我去找噬魂花!”

    玄炎银蛇得令,立马朝着自己感应的方向爬去,苏陌凉见它似乎知道,心中一喜,立马跟了上去。

    跟了一炷香的时间,苏陌凉也不知道自己混入了什么地方。

    因为四周黑漆漆的,看不真切,只知道这地方很宽阔,走了半天都摸不到墙。

    就在苏陌凉疑惑之时,玄炎银蛇忽然不动了,停留在原地,爬来爬去。

    难不成噬魂花就在这里?

    苏陌凉心中一惊,顿时抬眸谨慎的打量周围,可是由于太黑的缘故,根本看不清楚。

    然而就在她犯难之时,背后忽然破空冲来一拳,衣袂带风,犀利无比。

    她心中大惊,猛地偏头避开,随后身子往右边猛侧,这才勉强避开对方的攻击。

    对方惊讶她敏捷的身手,随后快速追上,强劲有力的手臂如闸刀劈来,灵力乍现,骇得苏陌凉立马抬手去挡,可她一个初级玄灵师如何是眼前这位初期宗灵师的对手。

    只听砰的一声,苏陌凉的肩膀被击中,猛地倒退几步,霎时喷出一口鲜血。

    这个人太厉害,明明是初期宗灵师,却没有下杀手,显然是想活捉她。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手臂一挥,猛地撒出备在身上的毒粉,自己则是往着出口一掠,矫健迅速的跑出了宫殿。

    出手的男子没料到她还有这一手,被漫天的毒****退两步,抬袖挥开之际,便已经不见了贼人的踪迹。

    这时候,外面守卫的侍卫听到动静,举着火把瞬间涌了进来。

    “皇上,发生什么事儿了?”

    此时,被火焰照得忽明忽暗的明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那张被火光衬得有些妖冶的俊脸布满阴霾,轻轻拍打着身上沾染的毒粉,沉声道:“查北安城所有肩膀受了伤的人。”

    黑暗中北凌熠没有看清对方的容貌,只知道此人招式诡异,动作敏捷,是个练家子。

    不过单凭着招式,想要找出此人比登天还难,好在他在他肩膀上留下不轻的伤势,一时半会好不了。凭着这样的线索查下去,到还有一线希望。

    从皇宫中偷跑出来的苏陌凉重重松了口气。

    好在她平时多有准备,不然,今天就要葬身在这深宫大院里了。

    想到这儿,她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在黑暗中与自己交手的黑影。

    到底是谁?

    难道也是跟自己一样偷取噬魂花的人吗?

    苏陌凉想不明白,感受到肩膀传来的剧痛,只有将其抛之脑后,朝着王府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