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9.第389章 参加寿宴
    苏陌凉从皇宫回来以后,就躲在玉清轩疗伤。

    可是她还来不及清净两天,便是被宋雨薇给打破了。

    紫汐从大厅跑了进来,急急忙忙的禀报:“主子,侧妃娘娘来了,正在大厅等着呢。”

    苏陌凉眉头轻蹙,微微点头:“好,我换身衣服就去。”

    宋雨薇坐在大厅上,看到苏陌凉从侧殿出来,亲切的打着招呼:“清璇妹妹这两天是病了吗,待在玉清轩,早上也没去请安?”

    苏陌凉听到这话,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上次因为请安的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难不成她还没学乖,还要追究她没有请早安的过错?

    只是不应该啊,平时她都叫自己夏姑娘,今天却唤了清璇妹妹,明显比之前亲切许多,听语气,看表情,不像是来撕逼的。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的心定了下来,“劳侧妃娘娘关心了,最近只是觉得闷热不愿出门,并没有生病。”

    宋雨薇闻言,像是真的担心她身体一样,松了口气,随后竟是站起身,走上前拉住她的手,把她带到一旁的位置坐下,笑容满脸的说:“没生病就好,以前姐姐错怪你,产生了不必要的误会,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啊。”

    苏陌凉听到这话,微微一愣,敢情她今天不是来找茬而是来求和的?

    照着宋雨薇的性子不应该啊。

    苏陌凉眸底的惊讶一闪而逝,面上还是装作温和的样子点点头:“过去的事儿已经过去了,娘娘不必放在心上。”

    看她似乎真的不计较了,宋雨薇才放下心来:“过两天,本宫父亲六十大寿,到时候妹妹可要一起去啊。”

    苏陌凉心下暗惊,面上还是点头答应下来:“娘娘都亲自邀请了,我自然是会去的。”

    宋丞相在朝堂上德高望重,他的寿宴,应该很多人都会去。

    只是她一个侍妾本是没什么资格参加的,可是宋雨薇却邀请了她。

    苏陌凉总觉得她别有用意。

    宋雨薇见她答应,笑意更深,最后关心了几句,才带着丫鬟离开。

    跟在身边的紫汐搞不明白宋雨薇的想法,轻声问道:“主子,侧妃娘娘这是何意啊?”

    “谁知道呢,不管什么意。反正是不怀好意。”苏陌凉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冷冷道。

    紫汐闻言,打了个冷颤,神色变得害怕。

    时间匆匆,很快迎来了宋丞相的六十大寿。

    北晗昱作为女婿,自然是要出席的,所以带着几位夫人一同前往。

    本来,他没想让苏陌凉去,但宋雨薇坚持,他也不好明着拒绝。

    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的准了。

    到了丞相府,苏陌凉发现院子里早已坐了不少人了,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

    院子周围还有专门的歌女,吹拉弹唱,在一旁助兴,显得整个宴会喜庆热闹,其乐融融。

    可苏陌凉却看得清楚,这些人虽然热络的寒暄着,可眼底没什么真感情,说来都是表面上的应酬敷衍。

    北晗昱看着这样热闹的场面,忍不住走到苏陌凉的身边,低声提醒:“注意你的面纱,别暴露了身份。”

    宋雨薇一直关注着北晗昱和苏陌凉,看着两人亲密的耳语,不知道在说什么,她不禁握紧了手指,怒得银牙暗咬。

    这些天,北晗昱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夏清璇,但他却常常往玉清轩跑,明明被夏清璇气得半死,总是碰一鼻子灰,他却乐此不疲。

    宋雨薇不傻,比北晗昱自己都看得透彻。

    她知道北晗昱是动情了,还是无可自拔的那种。

    因为他表面上很排斥,但行为却情不自禁。

    就算以前他宠爱尹姬月都没有现在这样疯狂过。

    宋雨薇没想到前门去虎,后门进狼,才扳倒尹姬月,又迎来了一个更大的威胁——夏清璇。

    不过,今晚一过,夏清璇就没有机会再跟她争宠了。

    这样想着,宋雨薇才缓和了情绪,重新堆上笑容,缓缓走向苏陌凉:“清璇妹妹,你不要紧张,这里都是我的亲人,你随意就好。王爷,你不用担心,她有我陪着呢,你去见父亲吧。”

    宋雨薇知道苏陌凉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奴婢,以为她见了这样的大场面有些紧张,所以才让北晗昱担心。

    为了支开北晗昱,宋雨薇表现了身为侧妃该有的气度。

    北晗昱闻言,点点头,这才抬步朝着里面走去。

    由于北晗昱的出现,吸引了大伙儿的目光,就连宋雨薇和苏陌凉都跟着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

    只是大伙儿只认识宋雨薇,对苏陌凉的身份,倒是满头雾水。

    宋雨薇虽然是个庶女,但好歹是丞相之女,又嫁给了北安国的战神,不少大家闺秀都是羡慕她的,这下子看到她,不少千金小姐都是凑过来打招呼。

    “给瑜妃娘娘请安!”

    “瑜”是皇上给宋雨薇赐的封号,跟她的雨字是谐音,又有赞美宋雨薇是块美玉的寓意。

    所以外人都要尊称她一声瑜妃。

    宋雨薇最享受这个时刻,笑着抬手:“各位千金不必多礼。”

    早已有人注意到苏陌凉的存在,忍不住笑着询问:“瑜妃娘娘,这位姑娘是谁啊?”

    苏陌凉戴着面纱,装扮有些奇特,所以大伙儿都是分外好奇。

    宋雨薇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陌凉一眼,笑着介绍:“这位是王爷新收的侍妾。”

    一听侍妾两个字,众千金全都变了脸色。

    侍妾?

    “娘娘,难道她就是四王爷从苍元国带回来的侍妾?”其中有个身穿红衣锦裙的女子当场不可思议的嚷起来。

    周围其他人听到这话,也是惊讶的投来了目光。

    宋雨薇微笑着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所有女子见此,都是难以置信的摇摇头,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要知道侍妾身份本就卑贱,更何况还是来自苍元国那样的国家,准确的说来,眼前这个女人是王爷的战俘,然而却出现在这样隆重的场合。

    “娘娘,你也太善良了吧,竟然让这样低贱的女人出现在宋丞相的寿宴上。”

    “是呀,娘娘,你怎么这样糊涂啊,王爷被这女人蛊惑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也跟着——”

    宋雨薇闻言,温和的笑了起来:“你们不要这样说,她既然已经成了王爷的女人,与本宫就得姐妹相称,她孤苦伶仃一个人到北安国,没什么亲人,本宫自然要多加照拂着。”

    听到这话,大伙儿都是对宋雨薇的品行赞不绝口。

    这世上,估计就只有宋雨薇能对侍妾这样宽容大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