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3.第393章 找出真凶
    苏陌凉讽刺的看她一眼,朝着宋丞相说道:“丞相大人,多说无益,还是拿证据说话,既然六夫人的鞋子不见了,那我们只要找到鞋子,就知道六夫人到底是在哪里遇害的了。”

    一听找鞋子,郭蓉和柳美莲都是白了面色,手指紧握,慌得咽了咽口水。

    她们哪里知道下面的人办事不利,竟然出了这么大的错。

    宋丞相见苏陌凉分析得头头是道,也有些相信陈莹心的死另有隐情,随即大声吩咐:“给老夫搜,最先找到六夫人鞋子的人有赏。”

    命令一下,护卫全都行动起来,对整个丞相府进行地毯式搜索。

    不一会儿,就有护卫来报。

    “王爷,属下在宁翠轩的花园里找到了一只鞋子。”说着,护卫双手将鞋子捧上。

    宋丞相一看,样式花纹大小,跟陈莹心脚上那只一模一样,气得大吼:“郭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你院子里搜到莹心的鞋子!”

    当初凶手害怕在别的院子被人发现,所以把陈莹心带到大夫人的地盘动手,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露出破绽。

    郭蓉被吼得身形一抖,慌乱的解释:“老爷冤枉啊,妾身不知道院子里为何有莹心的鞋子!肯定是有人陷害妾身,故意到鞋子丢到妾身院子里的,老爷一定要为妾身做主啊。”

    说着,她已经哭天抢地的跪下磕头,那委屈的模样装得还挺像。

    苏陌凉勾起唇角,冷笑道:“大夫人,你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当初你让六夫人送我出来,可是走到半路,你身边的秋月又跑过来说你找六夫人有事儿,又把六夫人带走了。我相信,六夫人是怎么死的,秋月是最清楚的吧!”

    跪在地上的秋月被点名,大惊失色的磕头:“奴婢冤枉,奴婢一直都待在大夫人身边,中途就去过厨房,拿了一次点心,根本没有给六夫人传过话,奴婢也没有去过池塘边,怎么可能杀害六夫人,还抛尸水中,奴婢是冤枉的啊!”

    苏陌凉闻言,挑眉看了一眼池塘,又看了看她的鞋子,唇角浮起一个冷笑,语气冷嗖嗖的,让人不寒而栗:“秋月,你说你一直待在屋子里,中途只去了一趟厨房,从来没有到过池塘边,你确定吗?”

    秋月斩钉截铁的回答:“奴婢确定啊,奴婢从来没有到过池塘,奴婢是冤枉的!”

    当时只有她和大夫人派的心腹,没有其他人证,谁都不知道她是否到过池塘边,她只要死不承认,没人能识破她。

    可是,她还是低估了苏陌凉的观察力。

    “是吗,那请问你鞋子底下的湿泥土是怎么来的呢?”苏陌凉扬眉,幽幽的反问道。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朝秋月的鞋子望去。

    因为是跪在地上的缘故,她鞋底上的泥土暴露无遗。

    秋月神情大惊,再也装不出镇定,吓得面色惨白,浑身发抖,“是——奴婢经过花园,不小心沾染上的。”

    “呵呵,是吗,是花园的泥土还是池塘边的泥土,只要脱下鞋子,就真相大白了。”苏陌凉冷笑起来,面色掀起讽刺。

    宋丞相听到这里,满脸愠怒,猛地大吼:“来人,脱下她的鞋子,老夫要亲自检查!”

    护卫听令,顿时上前,擒住秋月,两三下把她的鞋子拽了下来,递到了宋丞相的跟前。

    宋丞相看着鞋子上的泥土湿哒哒的,上面还沾染了几根水草,整张老脸气得通红,如火山爆发般爆炸了:“混账东西,你竟敢杀害老夫的爱妾!!!”

    看到这里,宋丞相要是还不知道真相,那就是傻了。

    秋月见事情败露,吓得哭起来,一个劲儿的磕头:“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宋丞相气得浑身发抖,他知道一个丫鬟自然没有这个胆子杀害夫人,可是她身后的人,就有这个胆子,有这个能力。

    思及此,宋丞相猛地望向大夫人,大步上前,狠狠踹在了她的身上,咬牙切齿:“郭蓉你个贱人,莹心到底哪里不如你的意,你竟然这么容不下她!”

    大夫人撕心裂肺的哭起来,打死不承认:“老爷冤枉啊,妾身没有做过这种事儿,妾身一点不知情啊。”一边哭一边朝秋月递去警告的眼神。

    秋月吓得浑身抽搐,再度磕头:“老爷,奴婢招,奴婢全都招,是二夫人指使奴婢的!因为二小姐嫉妒夏姑娘在王府里受宠,二夫人就想了这么个办法,将六夫人的死栽赃嫁祸到夏姑娘身上,想要斩草除根!”

    陈莹心太受宠,又年轻,好生养,大夫人和二夫人害怕她生出儿子来,所以才想出杀害陈莹心,栽赃苏陌凉,这样一箭双雕的计策来。

    宋丞相闻言,惊讶得像头顶炸了个响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是大夫人的人,怎么会帮着二夫人做事儿!这么大的事儿,二夫人怎么肯放心的交给别人的丫鬟!”他自然是不信的。

    “奴婢该死,奴婢一时鬼迷心窍,收下了二夫人的钱财。正是因为奴婢是大夫人的人,所以二夫人认定,就算此事败露才不会怀疑到她身上!”

    苏陌凉听到这里,不得不感叹这位大夫人还真是好手段。

    她以为这件事败露之后,郭蓉免不了被问罪,杀人可不是小事儿。

    可谁知道她竟然还留有后招,只是这一招,叫弃车保帅,可怜了柳美莲和宋雨薇。

    柳美莲显然受了不小的打击,本就难看的面色更是惨白如纸,有些狂乱的吼起来:“大夫人,你怎么能这样做,我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为你做牛做马,你竟然把所有罪过都推到我一个人身上,我不服,我不服!”

    柳美莲实在没想到大夫人会在紧要关头放弃她,要知道她一旦被定罪,那就是死罪啊。

    大夫人此举根本就是把她往黄泉路上推啊!

    郭蓉此刻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连忙顺着秋月的话说下去:“柳美莲,你好狠的心,这些年我待你不薄,你和雨薇的出穿用度,哪样不是我帮扶的,你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还想栽赃到我的头上,你太让我失望了!”

    宋丞相知道此事儿跟柳美莲和郭蓉都脱不了干系,只是郭蓉背后有贵妃撑腰,又生有嫡子,娘家又是六大家族之一的郭家,他不好动,也不敢动。

    但这件事必须有个了结,而秋月也指认了是柳美莲干的,他只有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走。

    “柳美莲,谋杀妾室,陷害王爷的侍妾,罪大恶极,理应当诛,来人,把柳美莲推下去乱棍打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