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4.第394章 夏清璇的替身
    宋雨薇闻言,吓得面如土色,惊慌失措的扑到宋丞相的跟前,哭着求情:“爹,求你饶过母亲吧,她好歹也伺候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有苦劳啊,爹,求求你,饶她一命吧。”

    宋丞相本就气得半死,看到宋雨薇这样,更是怒火冲天,抬脚一踹,把她踹倒在地,满脸怒容的低吼:“混账东西,你还好意思求情,你在王府争风吃醋还不够,还要撺掇着你娘跟着你一起疯,老夫恨不得把你一起办了!”

    宋雨薇吓得脑袋一缩,瞬间闭嘴,不敢造次。

    看着暴怒的父亲,她很清楚,自己要是再说半个字,就要被拖出去乱棍打死。

    她还不想死啊!

    “老爷,这都是我的错,雨薇完全不知情啊,是我心疼她在王府受委屈,所以才出此下策,都是我一人的错,不关她的事儿啊!”临死前,柳美莲还是在尽力保下自己的女儿。

    宋丞相闻言,只是冷冷哼了一声,便是挥手示意护卫将柳美莲拖下去。

    宋雨薇如今是王府的人,他就算想办她,也没有资格,只有交给王爷处置。

    他清楚,经过这件事,宋雨薇就算不死,也是个废棋了。

    涉嫌杀害自己的姨娘,又陷害王府里的侍妾,维持那么多年的形象彻底毁了,侧妃之位也会被废,回到王府后,想也知道四王爷是不会放过她的。

    只是,这一切怪不得任何人,只有怪她自己蠢。

    明明已经是王爷的侧妃了,身份地位比一个苍元国的奴婢不知道高上多少。

    就算王爷宠那位侍妾又如何,她生的孩子永远都是庶子,不仅如此,还拥有苍元国的血脉,永远都构不成威胁。

    可她偏偏被嫉妒蒙了眼,尽干些蠢事儿。

    想到这里,宋丞相也是不忍的闭上眼,彻底放弃了这个愚蠢的女儿。

    好好的寿宴,又是死人,又是阴谋,又是陷害,瞧得众人眼花缭乱的。

    但是关于苏陌凉利用聪明才智,找出真凶一事儿,在整个北安城传得沸沸扬扬。

    一个卑贱的侍妾,瞬间成为了北安城最为机智的女子。

    大家这才理解为什么四王爷会喜欢一个苍元国的女子,原来这个女子的确是有些资本的。

    那些本来瞧不起苏陌凉的千金小姐们,也都闭了嘴,尽管心里还是很不服气,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那种头脑。

    就连北晗昱都是对苏陌凉钦佩不已。

    他发现,苏陌凉没有大家闺秀该有的才艺,可她却拥有其他女子都没有的智慧。

    就连他自己,都有些甘拜下风。

    她是独一无二的,北晗昱再也找不到像她这样让他欲罢不能的女人了。

    就在北晗昱越陷越深,已经不能自拔的时候,关于苏陌凉的消息传入了宫中。

    ————————

    华清殿

    “皇上,夏姑娘就用了这几个方法,洗脱了自己的嫌疑,找出了真凶。”龙案旁,刘公公细细的讲述了一遍在丞相府发生的一切。

    北凌熠听完,捉笔的手猛然一顿,墨水滴在画纸上,晕开一个黑圈。

    他望着墨水,微微有些出神,喃喃自语道:“这样聪明的手法,很像她。”

    她?

    刘公公愣了一下,立马明白过来。

    这个她,应该就是那个叫苏陌凉的女子!

    “传夏清璇,朕要见她!”不知道为什么,北凌熠的心里对这个侍妾充满了好奇,竟是有迫不及待见到她的冲动。

    刘公公闻言,面色闪过诧异,见他坚定的模样,只有点头领命:“是,奴才遵命。”

    翌日,苏陌凉还在睡觉,紫汐便是急急忙忙的推开了她的门。

    “主子,主子,皇上要见你,刘公公亲自到府上来请你进宫啊。”

    听到焦急的喊声,苏陌凉醒了过来,拧起眉头,问道:“皇上要见我?他见我干嘛?”

    问完之后,她瞬间清醒了。

    皇上见她,该不会是发现了她的身份吧?

    想到这种可能,苏陌凉打了个冷颤。

    如果是这样,那北晗昱一定不会让她进宫的。

    “王爷呢,王爷怎么说?”

    “王爷安排刘公公在大厅等候,自己则是去了西云阁,不知道去干嘛了。”紫汐猜不透北晗昱的心思。

    西云阁?

    那不是尹姬月的院子吗?

    苏陌凉也有些摸不准北晗昱的心思,只是,他既然没有到她院子来,说明他已经有了应付的方法。

    想着,她稍稍有些安心。

    “你去前院瞧着,有任何消息,赶紧回来报告。”苏陌凉严肃吩咐道。

    紫汐闻言,重重点头,再度跑了出去。

    苏陌凉此刻睡意全无,披上衣服,收拾干净,便是坐在玉清轩的大厅等着紫汐的消息。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紫汐才火急火燎的跑了回来。

    “主子,王爷——王爷他——”许是因为吃惊,又因为跑得太急,紫汐一时半会喘不过气来,半天都没说出重点。

    苏陌凉急的皱紧眉头,“到底怎么样了?”

    紫汐深吸一口气,总算是说了出来:“王爷让尹姬月戴着面纱代替你进宫去了。”

    “什么!”苏陌凉惊得瞠目结舌。

    这样的主意真亏北晗昱想得出来。

    她承认,尹姬月那双黑眸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加上戴着面纱,还真有些不容易辨认。

    但她感觉北安国的皇帝不是简单的人物,能从这么多皇子中脱引而出夺得皇位,登基后更是用了两天时间就肃清了势力,这样铁血果敢的人,北晗昱想要鱼目混珠,可不知道皇上吃不吃这套啊。

    想到这里,苏陌凉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皇宫

    尹姬月被刘公公一路带到了华清殿,走进富丽堂皇的大殿,她有片刻的失神。

    她这辈子还从未见过这样奢华大气的宫殿,更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有幸被皇上传召。

    本来她在西云阁就已经绝望死心了,哪料到命运给她开了个玩笑,把她打到地狱的时候,又让她升到了天堂。

    虽然只是顶着夏淸璇的身份进宫。

    真不知道夏淸璇哪来那么好的命,就连皇上都要亲自召见她。

    思及此,尹姬月袖口下的手指渐渐握紧,心底涌上强烈的不甘。

    许是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尹姬月有些出神,一时忘了礼数。

    还是陪在她身边的刘公公低声提醒:“夏姑娘,该下跪磕头了。”

    尹姬月闻言,这才惊醒过来,望向正前方背对着自己,负手而立的男子,紧张的连忙下跪磕头;“妾身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公公见她这无措的姿态,失望的摇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