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5.第395章 皇上亲自召见
    听闻夏淸璇是个冷静机智的女子,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真是传言误人啊!

    就在刘公公失望摇头的时候,北凌熠已经转过身来,低沉的声音如埙般,透着立秋西风的萧索,异常的冷静,甚至是冰冷。

    “平身吧。”

    尹姬月身形微颤,有些惶恐的起身,情不自禁的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的少年皇帝。

    她虽然在王府生活了两年,但却没有机会见到这位神秘强大的皇帝,她只知道他是遗失在民间的皇子,后来被先皇派人寻了回来。

    他更是厉害到,只用了一年的时间扩大自己的势力,扳倒了其他皇子,成功登基为皇。

    今日见到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皇帝,尹姬月的心情有些紧张,有些兴奋,在看到那张容颜时,眸子更是闪过毫不掩饰的惊艳。

    那是一张俊美绝伦的脸,没有北晗昱雕刻般的冷硬之美,反而显出几分阴柔。

    形似桃花,神似利剑的眼眸,散发着如同月光清辉般幽冷的光芒,清雅淡漠,仿佛将自己阻隔在尘世之外。

    细致如美瓷的肌肤,棱角分明与北晗昱有六分相似的五官,还有那身巧夺天工,精美绝伦的龙袍,明亮闪烁得让人睁不开眼。

    颀长笔直的身影,在上方矗立着,就算没有任何动作,尹姬月也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感受到傲视天下的王者之气。

    这是一个称得上漂亮的男人,论精致美丽,就连北晗昱都要稍逊一筹。

    尹姬月实在没想到,传闻中杀伐狠厉的皇帝竟然拥有这样的容貌,实在与她预想的画面大相径庭。

    就在她惊艳之时,打量的视线一不小心撞进了北凌熠冰冷的瞳孔,尹姬月瞬间激起一阵战栗,惶恐的低下头去。

    那样的视线太可怕,像是淬了毒,仿佛多看一眼,就会有生命危险。

    北凌熠看出她的害怕,眉头轻蹙,眸中闪过一丝失望和厌恶。

    不是她!

    虽然她们拥有相似的黑眸,但北凌熠一眼便认出,这不是她。

    苏陌凉的眼睛漆黑明亮,灿若星辰,带着寒星的冰冷和寂寥,不管面对任何人,她都能毫无畏惧的迎视,甚至是反抗!

    那是一种别人学不来的从容和倔强!

    然而眼前这位女子并没有!

    虽然知道不是她,但北凌熠对这位夏清璇在丞相府里发生的事儿,还是颇感兴趣,不由得低声问道:“你就是从苍元国来的奴婢,夏淸璇?”

    尹姬月微微点头,回应道:“回皇上,妾身正是。”

    北凌熠尽管早已做出判断,可内心还是隐隐期盼,期盼着苏陌凉就站在自己面前:“摘掉面纱,抬起头来。”

    冷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尹姬月心中忐忑,不知道他是何用意,但还是顺从的摘掉面纱,抬头望去。

    望着那张与苏陌凉完全不同的脸,北凌熠紧握的手指渐渐松开,提到嗓子眼的心也重重落了回去。

    果然不是她!

    知道真相,北凌熠的目光越发冰冷,语气却是波澜不惊,“听说你前几日在丞相府,找出了杀害宋丞相六夫人的凶手,这些方法都是你自己想的吗?”

    他始终不大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儿。

    在他印象中,只有苏陌凉拥有这样的头脑和手段。

    可眼前的女子偏偏不是,想到这里,北凌熠心头烦闷,不自觉得散发出莫名的戾气。

    尹姬月也感受到了他的情绪波动,紧张得手心捏出了汗,硬着头皮点头:“回皇上,都是妾身自己想的。”

    北凌熠闻言,怀疑的眯眸,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隔了良久,他才面无表情的点头,让人摸不到一点头绪。

    又沉默了一会儿,北凌熠才重新开口,只是这一次的问题让她愣了一下。

    “你听说过苏陌凉这个人吗?”轻飘飘的声音仿佛指尖划过琴弦,带起一声清脆,霎时给尹姬月造成不小的冲击。

    她压制着内心的惊讶,镇定的回答:“回皇上,妾身听过,此人是苍元国的护国大将军,与王爷交过手。”

    北凌熠闻言,深沉的颔首,这才没有继续追问。

    感受到四周紧绷的气氛一下子舒缓下来,尹姬月心头松了口气。

    好在王爷提前嘱咐了这件事,这才没有回答错误。

    可是尹姬月却是好奇,王爷为何能提前预料到皇上会问这个问题,还千叮咛万嘱咐她一定不要回答不知道。

    那个苏陌凉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让皇上和王爷如此紧张?

    照理说,苍元国那个小地方,北安国可从来没有将其放在眼里啊。

    她有太多的想不通,但眼下的任务是假扮好夏清璇,这是她唯一一次从西云阁出来的机会。

    北凌熠深深看了她一眼,仿佛失去了兴趣,朝着身边的刘公公,吩咐一声:“送她出去吧。”

    尹姬月闻言,顿觉莫名其妙,这还什么都没说呢,皇上怎么就叫她回去了?

    就在尹姬月不解的时候,刘公公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态度比刚才冷淡了不少。

    尹姬月费解的看了一眼皇上,只有转身离开了华清殿。

    刘公公看着北凌熠的面色比之前更加难看,心里叹了口气,好心提醒道:“皇上,寻找苏姑娘的事儿急不得,还是得慢慢来。刚才太皇太后派人来传话,让皇上去一趟梨元宫,这都耽搁两个时辰了,皇上还是别让她老人家久等了。”

    “嗯,去吧。”北凌熠挥手,大步垮下台阶,朝着梨元宫走去。

    此时的梨元宫,坐满了人,上面是太皇太后,右下方是太后,坐在太后下侧的便是几位妃子。

    大家有说有笑的,气氛十分融洽。

    北凌熠一进来,大伙儿才停止议论,齐刷刷的望向他。

    太后看到北凌熠姗姗来迟,不由得轻笑着责备:“皇上,你真是个大忙人,让你皇祖母等了这么久。”

    北凌熠冲着太皇太后抱歉道:“刚才朕召见了四弟的侍妾,所以来晚了,还请母后和皇祖母见谅。”

    太皇太后一听这话,本还有些笑容的面颊忽然凝固:“四弟的侍妾?你说的可是那个叫夏清璇的?”

    北凌熠微微点头:“正是。”

    太皇太后顿时皱起了眉头,眸中划过疑惑。

    上次,她就觉得奇怪,皇上似乎对那个侍妾有些兴趣,还专程跑到她梨元宫看人。

    这次更是变本加厉,竟然亲自召见一个侍妾。

    这实在不符合礼数!

    “皇上,再怎么说她也是昱儿的人,你这样公然召见,免不了被人说闲话。”太皇太后不悦的提醒道。

    “皇祖母多虑了。”北凌熠没打算解释,只是敷衍性的回答了一句。

    可是听在太皇太后的耳朵里,却是不听劝的意思。

    “那丫头身份卑贱,脸上又有一块黑色胎记,实在丑得不忍直视,也不知道是哪里吸引了你们,哼!”太皇太后生气的哼了一声。

    北凌熠一听这话,惊得瞪大双目,激动反问:“黑色胎记?你说她脸上有块黑色胎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