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8.第398章 莫浩歌变了!
    北晗昱闻言,震惊地如五雷轰顶,猛地站了起来,急切的反驳:“皇上,夏淸璇是臣弟的侍妾,你贵为皇上,后宫佳丽三千,什么女人没有,为何偏要跟臣弟争女人!”

    看着他强硬的态度,北凌熠沉了面色,犀利的目光泄出一缕阴冷,浑身上下杀意弥漫,骇得周围的众人打了个寒颤。

    “北晗昱,朕这是在给你机会,私藏敌国将军是什么罪,相信你比朕更清楚,现在朕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饶过你,你竟然不识抬举!”北凌熠这是在警告他,威胁他。

    北晗昱闻言,深吸一口气,深深看了苏陌凉一眼,心像是被虫子蚀咬一般难受。

    他这辈子什么都不缺,呼风唤雨,应有尽有,苏陌凉是他唯一想要得到的,是他唯一不想放手的。

    他好不容易碰到这样的奇女子,耗费了那么多的兵力,耍尽了那么多的手段,才得到的女子,现在让他拱手让人,他如何甘心,如何舍得。

    这一刻,北晗昱才明白,自己是真的离不开苏陌凉了,也许,她说对了,他爱上她了!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纠结,如此难受过。

    想到这里,北晗昱的心更是撕裂般疼痛,面对北凌熠的疾言厉色,竟是不顾性命的顶撞:“皇上,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才登基没多久,龙椅都还没坐稳,就带苍元国的将军进宫,你就不怕被天下人指责吗,引起暴动吗?”

    北凌熠听了这话,竟是冷笑起来,视线锁定在苏陌凉脸上,凄然的开口,略微沙哑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悲凉:“呵呵,天下?曾经,朕对天下没有任何兴趣,朕只想要一个女人,只想和她在一起!可到头来,是她逼朕,逼朕放弃了最后的仁慈。北晗昱,你现在跟朕谈天下,不是很可笑吗!”

    他哪里在乎什么天下,什么江山,什么百姓,他什么都不想要,他只想要苏陌凉。

    可是苏陌凉不爱他,她的心里只有南清绝!

    就算南清绝是个残疾,她依然选择投入他的怀抱。

    是,他承认那个男人拥有强大的实力,所以他回到了北安国,拼命的修炼,夺权,走到了北安国最顶端的位置。

    现在的他有了实力,有了权利,有了与南清绝一较高下的资本。

    他再也不想放手,再也不会把苏陌凉拱手让人!

    此时的北晗昱,被北凌熠讽刺受伤的表情,刺痛了双眼,惊讶得像半截木头般戳在那里。

    他从来不知道那个高高在上,不苟言笑,仿佛没有七情六欲的皇上,竟然会露出这样凄凉的表情,说出这样讽刺的话。

    看得出来,他这个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皇兄,爱惨了眼前的苏陌凉!

    在场的女子们也是惊呆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让人震撼。

    皇上突然驾到也就算了,夏清璇拥有绝色容颜也就算了,难以置信的是,皇上和夏清璇竟然是旧识,字里行间还能听出皇上对夏清璇的感情。

    皇上竟然喜欢苍元国的女子,太不可思议了!

    女人们完全接受不了的直摇头。

    她们最瞧不起的夏清璇,竟然是皇上的心上人。

    她们是在做梦,还是听错了?

    不,这不可能!

    苏陌凉也是震惊的盯着莫浩歌,心莫名的抽痛着。

    曾经,她想把他当朋友,可他偏偏妄想着成为她的男人。

    爱情本就是不能勉强的,莫浩歌为什么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他的容貌,才华,实力,家世背景,明明值得更好的女人,却倔强的要在她这颗歪脖子树上吊死。

    如今,更是变本加厉,已经变得失了理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莫浩歌,我理解你恨我,但我必须告诉你,我不爱你,就算和你在一起,你也不会幸福。”苏陌凉是个直接的人,不喜欢拖泥带水,不喜欢给人希望。

    北凌熠面无表情的望着她,瞳孔浮动着阴鸷的冰冷,冷笑道“苏陌凉,你说的那些我已经不需要了,我要的只是你这个人而已,你爱不爱我,幸不幸福无所谓。你现在必须清楚,我是北凌熠,不是什么莫浩歌!”

    苏陌凉惊得瞪大眼睛,难以承受的后退一步。

    他真的变了,变了好多!

    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温柔如玉的翩翩佳公子,不再是那个跟在她屁股后面讨茶喝的无赖,再也没了她被人欺负冤枉,便跑出来替她解围的善良。

    他已经变成了霸道的帝王!

    操控着身杀大权,主宰着别人命运的帝王。

    面对这样的他,苏陌凉觉得好陌生。

    明明就站在自己面前,她觉得与他的距离好远。

    只是,为了进宫,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好,我答应你进宫。”苏陌凉微微点头,应了下来。

    北晗昱见此,吓得目眦尽裂,厉声大吼:“苏陌凉,我不准,你是我的人,凭什么做决定,你以为你进宫就可以摆脱我了吗,休想!”

    北凌熠闻言,皱紧眉头,冰冷的看向北晗昱,阴沉的警告:“北晗昱,朕要你记住,从今以后,王府再也没有夏清璇这个人,夏清璇是朕的贵妃,是朕的女人,与你北晗昱再无瓜葛。你应该清楚,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你和夏清璇都难逃一死,是想看到她死,还是活着,相信你自有抉择。”

    话落,北凌熠收回视线,重新望向苏陌凉,冷着面孔大吼一声,转身离开:“来人,把夏清璇请上辇车,摆驾回宫!”

    跟在皇上身边的刘公公得令,立马小步上前,伸手为苏陌凉引路。

    “夏姑娘,请吧——”

    北晗昱看着苏陌凉离开,手指甲陷进肉里,狠狠掐出一道血痕。

    不甘和屈辱完全将他淹没。

    但他不能轻举妄动,因为北凌熠手里抓着他的把柄,他不怕死,但他怕牵连到他的母后,他的属下,他的党派,如今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苏陌凉入宫为妃,这种无能为力的滋味足以让他崩溃。

    ——————

    再次进宫,苏陌凉感慨万千。

    她一直想要混进宫,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进来,还成为了皇上的妃子。

    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太皇太后,太后和他的一群妃子,只知道莫浩歌已经恨上自己,若是再偷走他守护的噬魂花,他一定会崩溃吧。

    苏陌凉不敢想是什么后果,只是为了君颢苍,她别无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