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0.第400章 你知道什么叫痛吗
    苏陌凉哪料到自己会碰上杀阵,还是一群的宗灵师!

    这样的阵容,她一个玄灵师根本毫无反击之力啊。

    这时候,幻影越来越近,琴音越来越响,那种来自强者的威压,瞬间将苏陌凉压得喘不过气。

    面临死亡,她的心情降至冰点。

    之前答应君颢苍去九幽大陆找他的,现在看来她要食言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慢慢握紧了手指,面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强大灵力,想着君颢苍的容颜,心撕裂般疼痛,猩红的双目渐渐浮起一层泪花。

    重生一世,她没什么亲人,没什么朋友,可以说她根本不怕死,但君颢苍给她枯燥的生命赋予了新的意义。

    可是如今,一想到要与他阴阳相隔,苏陌凉竟是害怕极了!

    不,她不能死!

    想着,她双手涌上灵力,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准备——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闪过,用力一拉将她扯入怀中,袖口飞扬,猛地抬臂迎上了强横的力量,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震得整个空间地动山摇。

    苏陌凉没料到这样的变故,惊讶的抬眸望去,一张熟悉的俊脸映入眼帘。

    “莫浩歌!”她震惊的呢喃出声。

    她实在没想到莫浩歌会出现在这里!

    她灭了他养父一家,又残忍的拒绝了他的爱意,他不是该恨她吗?

    为何还要冒死救她?

    苏陌凉想不明白,愣愣的望着他,半天回不过神来。

    北凌熠低头看她一眼,见她安然无恙,不禁松了口气,悦耳的嗓音在这黑暗密闭的空间里显得有些低沉,“别怕,有我在。”

    淡淡的几个字,让苏陌凉浑然一震,心头百感交集。

    这样让人安心的话,又仿佛一汪暖流融入心尖,霎时抚平了她的紧张。

    北凌熠紧紧搂着她,专心的抵挡着幻影攻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额头汗如雨下,却依然抱着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打退着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苏陌凉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表,对莫浩歌的感情越发复杂起来。

    她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专心对敌的北凌熠不知道苏陌凉的想法,目光紧盯前方的幻影,话却是对她说的:“不想死,就抱紧我!”

    北凌熠话落,不等苏陌凉回话,便是搂着她,迅速朝着另外的方向逃奔而去。

    看得出来,他对这个阵法相当熟悉,两三下就找到了出口。

    从阵法中逃出来,两人已经气喘吁吁,北凌熠面色有些苍白,不知道是不是伤着了。

    苏陌凉见此,心中一紧,忍不住关心一句:“莫浩歌,你还好吗?”

    北凌熠闻言,冷冷的看她一眼,眸中再也没有刚才在阵法中的温柔,有的只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我说过,我是北凌熠,不是莫浩歌。”

    这种疏离的态度,让苏陌凉神情一震,面色暗淡下来,他还是在恨她的!

    只是看他面色不大好,苏陌凉不想跟他计较,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受伤了吗?”

    北凌熠忽然大笑起来,笑声有些凄凉,眉眼里满是讽刺:“苏陌凉,事到如今你还要假惺惺的关心我吗,知不知道这样的你让人恶心?”

    苏陌凉听到这话,皱紧了眉头,想要解释:“北凌熠,我并没有其他意思,你刚才抵挡那么多宗灵师的攻击,我怕——”

    “好了,不要再说了,看到你这张虚伪的嘴脸,我就恶心的想吐。我还天真的以为你是真心入宫,就算不爱我,对我也多少存了歉疚,可没想到你竟然是为了噬魂花而来!你偷取噬魂花,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有没有真心的替我担心过一次!”

    一次,他只奢求那么一次,为什么苏陌凉这么狠心,连一次的机会都不给他!

    看着北凌熠满脸激愤,双目睁得猩红,苏陌凉心头莫名一紧,“我本无心噬魂花,这次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想要治好君颢苍的寒病,噬魂花必不可少啊!

    北凌熠见她难得露出这样无奈的表情,心头有些恍然,唇角勾起一抹凄然的弧度:“是为了君颢苍吧?”

    能让她这样奋不顾身,不惜一切代价靠近自己讨厌的人,除了是因为君颢苍,还能是谁?

    苏陌凉眸色划过惊讶,最终沉默了。

    此时的北凌熠多么渴望她解释,反驳,甚至否定,就算骗他也好啊,为什么要选择沉默。

    看着眼前这个将他的真心丢到一边,视而不见的女人,他心痛得不能呼吸。

    两年了,他日思夜想,盼来的是什么?

    是一个觊觎他宝贝的贼!

    他真的想要挖开她的胸口,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心。

    为什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一再的伤害他!

    “既然我是来偷噬魂花的,为什么还救我?”苏陌凉沉默了片刻,最终抵不过内心的疑问,表情复杂的望着他。

    北凌熠冷哼一声,嘴角勾起阴邪的弧度,瞳孔里的寒光,仿佛要将人冻住:“就这么让你死了,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他还没好好折磨她,还没有看到她痛苦,就这么让她死了,他剩下来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和乐趣?

    看着他瞳孔里投射出的恨意,苏陌凉心里难受,忍不住解释:“北凌熠,我承认我对不起你,但我真的不想和你成为互相伤害的仇人,当年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本无意招惹莫家,是你养父困杀我在先。至于你的感情,我实在没办法回应,我只希望你能走出这段感情,忘了我。因为看到你这样,我也很痛苦。”

    北凌熠听到这话,眉头猛蹙,盯着苏陌凉,一步步逼近她,咬牙低吼:“痛苦?你也知道痛吗?让我告诉你什么叫痛!拜你所赐,我明白原来梦里也会心痛,能痛到醒来,睁开眼睛后,只剩下抓不住你一颦一笑的巨大空洞,它深入骨髓,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肆虐!两年,就这样没日没夜的痛了两年,那时候,我才明白,有一种痛,叫心如死灰!你说你痛苦,你真的体会过什么是痛吗?”

    苏陌凉被他一步步逼退,面色涌上了震惊,愕然的盯着那双因为悲痛和愤怒充血的眼睛,心像是被揪紧了一般难受。

    是的,她无法体会他的痛苦,也没有资格在他面前说痛苦。

    她甚至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们会重逢,更没想到重逢后,他们连说一句“好久不见”的情分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