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2.第402章 我不配
    “皇上,你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天下百姓着想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先皇创下来的盛世江山就毁于一旦了啊。”

    看着北凌熠手里的尖刀一点一点没入心脏,几个大臣全都心惊肉跳的劝道。

    北凌熠仿佛不知道痛一般,手上的力度不减,鲜血狂涌,面容狰狞的大吼:“不想噬魂花出事儿,就给朕滚出去!”

    几个大臣闻言,表情十分纠结,想要斩杀夏清璇,偏偏北凌熠挡在前面,以死相逼,他们还真不好动手。

    不过,跟抹杀夏清璇相比,还是北凌熠的性命更为重要。

    思及此,几个大臣被逼无奈的妥协。

    “好,老臣这就出去,这就出去——”话落,几个老者安抚着北凌熠的情绪,快步转身离开。

    看着几个大臣彻底淡出了视线,北凌熠才支撑不了的摇摇欲坠,朝着后方跌去。

    苏陌凉见此,吓得双目大睁,立马搀扶着他,看着他嘴角和胸口的鲜血,心像是被鼓锤狠狠敲打着,发出一阵闷痛。

    这时候,一路寻找北凌熠的刘公公,闻迅赶了过来,看到皇上竟然浑身是血的倒在夏清璇的怀里,吓得目眦尽裂,惊恐万状的大喊起来:“我的妈呀,皇上,皇上,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夏清璇看着刘公公来了,着急的吩咐:“我给他吃了丹药,命是保住了,你快传太医来为他检查伤口。”

    刚才那尖刀剜进去的程度可不浅,怕是已经伤到了心脏,给他疗伤保命,她还能行,要是处理伤口,那就是门外汉了。

    刘公公见此,吓得面色惨白,浑身发抖,尖着嗓子喊起来:“来人啊,传太医,传太医!”

    回到华清殿,北安国的所有太医都被请了过来。

    看着寝殿站满了人,大家都手忙脚乱的为他止血包扎,苏陌凉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便是退了出来。

    这是苏陌凉第一次到北凌熠的寝殿,此刻环视着寝殿四周,看着北凌熠常年居住的环境,心情有些复杂。

    这个地方虽然金碧辉煌,奢华大气,但却显得有些冷清。

    苏陌凉走着走着,走到了他办公的地方。

    没有什么精致的装饰,甚至连最普通的摆设都没有,映入眼帘的是漫天的壁画。

    壁画上清一色画着一个绝色女子,那样熟悉的容貌,熟悉的身影,惊得苏陌凉倒抽一口冷气。

    全是她!

    竟然全是她!

    密密麻麻的壁画挂满了整个屋子,画上的她一颦一笑全都栩栩如生。

    在南隋国皇宫,她坐在鼓架之后的那份自信和娴熟。

    在南星学院,她站在擂台上与人决斗的风雅之姿。

    在拍卖会,她奚落挑衅徐家的从容和勇敢。

    在苏府门口,他与她讨茶水时,她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太多太多,苏陌凉看到这些画像,脑海中像是过电影一般,回忆起当年的所有。

    在所有人都欺辱她的时候,他像是朋友一般,站出来替她解围。

    在所有人都跟她作对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的站在她的身旁,无声的支持。

    苏陌凉缓缓的走进去,看到龙案上铺着的画纸,没有一张不是她的。

    还有一张不知道什么原因染上了一团墨水,晕开之后,弄花了画上的脸蛋。

    苏陌凉心里隐隐抽痛,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她从没想过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从来不知道自己给他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她以为时间可以治愈一个人的伤口,没想到,对于有些人来说,时间只会腐蚀他们的伤口,甚至让伤口溃烂。

    “娘娘,皇上这些年除了处理政事儿以外,就靠着画画度日。”这时候,门口忽然走来刘公公。

    苏陌凉微微一愣,放下了画纸:“是挺孤单的。”

    “是呀,很孤单。虽然皇上从来不说,但奴才知道,皇上是因为思念娘娘,才一直不断的描着娘娘的模样。”刘公公轻轻叹了口气。

    苏陌凉微微摇头:“不,我伤了他的心,他恨我。”

    刘公公着急的反驳:“娘娘,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没有爱何来恨啊,现在的皇上对任何人任何事都麻木不仁,唯独在面对娘娘时才有了作为人该有的情绪,如果不是爱着娘娘,皇上何苦如此啊。”

    听到这番话,苏陌凉的心揪痛着,让人喘不过气。

    她何尝不知道北凌熠对自己的感情,只是她没办法回应,只有装作不知道罢了。

    他为了自己,做了那么多出人意料的事情,感动是有的,但苏陌凉清楚的知道,感动不是爱啊!

    从某方面来说,她配不上北凌熠,只有深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女子才配得上这样为爱奋不顾身的他。

    也许,她的出现是个错误,害得他重燃起希望,害得他为自己受伤。

    心里有了决定,苏陌凉从画纸上收回视线,望向刘公公:“皇上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刘公公点点头:“太医已经为皇上处理好伤口,没有大碍了,只是胸口的伤势有些重,估计要修养一段时间。”

    苏陌凉闻言,这才放心的点点头:“我去看看他吧。”

    刘公公见此,面色跃上几分喜色,立马往前带路。

    寝殿里,太医已经退下,空气中隐隐漂浮着血腥味,那抹刚还坚定的站在她面前的挺拔身躯,此刻却虚弱的躺在龙床上。

    “凉儿——凉儿——”忽然,他惊恐的唤起来,想要伸手去抓,“凉儿——别走——”

    苏陌凉见此,吓得立马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我在这儿!”

    握着她的手,北凌熠顿时安心的缓了下来。

    苏陌凉看着他虚弱的样子,难受的皱起眉头,淡淡道:“北凌熠,对不起,从始至终都在伤害你,偷取噬魂花是我的无可奈何,我不求你谅解,只求你忘了我,好好的活着。你这样优秀,温暖,善良,值得更好的女子。我——不配。”

    话落,苏陌凉放下他的手,慢慢起身,走出了华清殿。

    龙床上昏睡的北凌熠眼角缓缓滑落晶莹的泪珠——

    她再一次抛下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