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4.第404章 开棺验尸
    明月楼上,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坐在雅间靠窗的位置,侧目瞧了一眼大街上的送葬队伍,随后敛下眼睑,举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许是有些苦,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站在她身旁的男子,面色有些凝重,望着外面的大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送葬的队伍很长,因为是皇上的贵妃出殡,代表着皇室的身份,所以太后特意下令风光大葬,不知道是在安慰死人,还是安慰皇上,不管怎么说队伍气势的确非常壮观。

    一大群的侍卫穿着丧服,其中八人抬着棺材,慢悠悠的行来,前后都簇拥数不清的宫女,她们漫天撒着纸钱,像是雪花一般落下,将整个街道都铺满了白纸。

    这时候,队伍的后方忽然爆发出一声厉吼,只见一抹明黄身影跌跌撞撞而来。

    “停下!给朕停下!”

    吼声落下,北凌熠撑着虚弱的身子,扑到了棺材上,强行让送葬队伍停了下来。

    送葬的宫女和侍卫全都被他吓了一大跳。

    皇上竟然追着队伍,跑出了宫。

    天啊,他们看错了没有?

    “开棺,给朕开棺!朕不信,朕不信!”北凌熠费力的喘了几口粗气,由于跑得太快,还没愈合的胸口再度裂开,扯起生痛,让他苍白的脸蛋浮起一层冷汗,可就算如此,他依然嗓子大声嘶吼,表情激动的有些扭曲。

    得到这样匪夷所思的命令,别说宫女和侍卫们惊呆了,就连站在道路两旁小声议论的百姓也吓傻了。

    这都入殓了,要是再开棺,这可是对死人的大不敬啊。

    更何况还是堂堂天子要求开棺验尸,真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皇上,这都入殓了,这——这——不能开棺啊。”站在最前方的宫女为难的摇了摇头。

    北凌熠却不管那么多,神色疯狂的大吼:“给朕开棺!开!”

    苍白的俊脸因为发怒,涨得有些发紫,俊美的五官因为悲痛扭曲到一些,显得狰狞可怕,仿佛一头吃人的怪兽。

    那双好看的眼眸充血得快要掉出来,死死瞪着抬着棺材的侍卫,那眼神吓得侍卫手一抖,齐齐放了下来。

    此刻的皇上太可怕了,他们绝对相信,只要违背他的意思,现在躺在棺材里的就会是他们。

    “朕不相信,朕不相信,苏陌凉那么坚强,那么聪明,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中毒而亡,你们骗朕,朕不信!”咆哮的声音震耳欲聋,回荡在死寂的大街上,给众人造成不小的震撼。

    此时,跑得气喘吁吁的刘公公终于追了上来,连忙上前扶住北凌熠,苦着面色,带着哭腔劝道:“皇上,人死不能复生,你才受了那么重的伤,千万保重身体啊。”

    北凌熠不需要人搀扶,一把推开刘公公,趴在棺材上,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悲痛的喃喃自语:“你们都在骗朕,她也在骗朕,朕不相信,不信!”

    说着,北凌熠自己动手用力推开棺盖,只听砰咚一声,棺盖落地,溅起一地的尘埃,吓得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他真的开棺了!

    这时候身边的侍卫和宫女,全都退开几步,避开视线,只有北凌熠低头认真的查看着棺中的女人。

    竟然真的是那张在他心中描摹过无数遍的容颜,一点都没有变。

    只是,现在的她死了,冷冰冰的躺在棺材里,没有血色,没有气息,没有任何表情,就连厌恶他,排斥他的表情都没有。

    她就这么死了,这么离开了!

    不!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苏陌凉,你给我起来,我没准你死,你凭什么死,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摆脱我了吗,没门!”北凌熠狂乱的嘶吼着,泪水汹涌而出,须臾便是泪流满面。

    他伸手抓着她的尸体,用力摇晃着,整个人俨然崩溃。

    “不,我不信,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

    看着那张不再生动的脸,摸着她已经冰冷僵硬的身体,强烈的悲痛如泰山压顶般朝北凌熠袭来,他的手脚也跟着冰冷麻木,血液快要凝固,心脏也要窒息,好像无数把尖刀刺进了他的心脏,五脏六腑都要裂开了。

    “苏陌凉,你给我醒过来,醒过来!”北凌熠疯狂的摇晃着她,看着没有动静的尸体,整个人已经崩溃——

    “凉儿,我是莫浩歌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吧,我不当什么北凌熠,不当什么北安国的皇帝,只想当你的朋友。你不爱我可以,我不逼你,只要让我看到你活着,活在我的视线里,无论你爱谁,只要我爱你,就够了啊!凉儿——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你死了,莫浩歌要怎么办?”

    “呜呜呜,凉儿,你不能这么对我——你死了,我要怎么办——”

    北凌熠哭得像个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回荡在整条大街上,所有人如风驰电掣般,震撼住了。

    眼前这个是他们印象中雷厉风行,铁血无情的皇帝吗?

    眼前这个分明就是失去了所有的可怜人!

    站在远处同样黯然神伤的北晗昱也是震撼的望着北凌熠。

    得知苏陌凉的死讯,他也很悲痛,很揪心。

    他以为自己深爱着那个女人,没想到自己的感情在北凌熠的面前,不值一提。

    他的印象中,这位皇兄是没有感情的,可看到眼前这一幕,他才明白,当一个人的心全都落在另一个人的身上时,他看其他人都是麻木冰冷的。

    因为不是没有心,而是他的心已经被苏陌凉夺走了。

    北晗昱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强烈的感情,强烈到可以不顾一切。

    不得不承认,他输了。

    只是,他输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北凌熠的世界已经天崩地裂。

    这两年,唯一支撑着北凌熠活着的信念就是苏陌凉,现在这个信念死了,那他的心自然也死了——

    明月楼上,王锋看到这震撼人心的一幕,心中不免一阵揪痛,不忍的望向身旁的白衣女子:“主子,真是非要这样吗?”

    连他都看不下去了,他不知道苏陌凉到底是什么心肠,竟然能平淡的围观这一切。

    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苏陌凉那只抓着窗户,把窗框握得有些变形的右手,同样是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只能这样。”淡淡的几个字,没人知道其中包含了多少无奈。

    ————————

    六号的章节,格格凌晨提前发了,晚上就没有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