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2.第412章 北晗昱作伪证
    想到这里,慕荣就控制不住满肚子怒火,愤怒呵斥:“慕淑媛!你现在都已经是高级玄灵师了,还好意思说是被身为将灵师的妹妹打下水,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实在丢人现眼!从今天起,扣下你的月钱,除了去学院修炼,就给好好待在屋里抄经书,修身养性!”

    慕淑媛被他吼得面色发白,真的委屈的哭了出来,扯着嗓子,伤心的顶嘴:“父亲,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我,我明明没有做过,为什么要接受惩罚,错的明明是慕雅晴,凭什么罚的是我,我不服,不服!”

    “你个孽障,你还敢狡辩!”慕荣见她冥顽不宁,气得咬牙,说着就要动手打她。

    她今天已经够丢人了,还不知悔改!

    慕淑媛见此,吓了一跳,急忙朝远处的北晗昱求救:“四王爷,你刚才在这儿,看到了真相,你快跟我父亲说说,快揭穿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啊。”

    大夫人闻言,也是满怀期待的望向北晗昱。

    既然他刚才在这儿,那他应该目睹了全过程,他这个证人的证词,就足够有力度举证慕雅晴了。

    苏陌凉也是微微转身朝他望去,一下子撞上了那双俊美却锐利的眸子,心没来由的震了一下。

    北晗昱将她的表情收入眼底,微微挑眉,看了一眼渴求着他的慕淑媛,沉默片刻,微微点头:“是,本王目睹了整个过程。”

    慕淑媛闻言,顿时激动了起来,“爹,王爷知道真相,他都看到了。”

    慕荣听了,微微敛眉,疑惑的问道:“既然王爷知道,那请问到底是谁动的手吗?”

    苏陌凉听到这话,心紧了一下,目光如炬的盯着北晗昱,脑子快速寻找着他供出她后要如何应对的办法。

    北晗昱只是深深看了苏陌凉一眼,眸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随后冲着慕荣回答道:“是慕淑媛自己落水,栽赃陷害慕雅晴的。”

    听到这话,苏陌凉惊得睁大了双眼,面色明显愣了一下。

    她没想到北晗昱竟然帮着自己作伪证!

    慕雅晴和他似乎并没有什么交情吧,他怎么会——

    苏陌凉有些想不通,他此举的目的,不过,不管怎样,还是得谢谢他,帮她忽悠了过去。

    而慕淑媛则是难以置信的盯着北晗昱,哭着摇头:“四王爷,你为何要陷害我?我明明没有做过,明明是慕雅晴搞得鬼。为什么你要帮着贱人说话?”

    也许,苏陌凉的陷害,慕荣的愤怒,都不足以给她造成打击,可是北晗昱的指控,对她来说,却是致命的伤害。

    更何况,这件事她的确是被冤枉的。

    不过,对于杀害慕雅晴的凶手,苏陌凉是不会心慈手软的,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就在众人唏嘘慕淑媛栽赃慕雅晴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大吼。

    “吵什么吵,老身多远就听到这边闹开了锅。”

    只见一位年迈的老太太被丫鬟搀扶着走了过来,她头发花白,身形佝偻,巴掌大的脸蛋上全是皱纹。

    看得出来,已经是很大岁数了。

    府上这么高寿的也只有慕雅晴的祖母胡氏。

    所以根本不用猜,苏陌凉便知道此人的身份。

    慕荣见自己的老母亲都来了,立马上前扶住她:“娘,你身体不好,怎么不在屋里休息呢。”

    “哼,你们在这儿闹得乌烟瘴气的,我还能好好休息吗!”祖母狠狠瞪了慕荣一眼,又是将视线放到了苏陌凉和慕淑媛两人身上,“哼,当着王爷的面闹出这么一幕,不知羞耻。”

    这话自然是对慕淑媛说的。

    其实慕淑媛虽贵为嫡女,但祖母她老人家并不怎么喜欢她。

    一是因为她的母亲是娄将军的妹妹,是娄家千金,为人处世嚣张跋扈,没怎么把她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二来是慕淑媛自认为身份尊贵,是慕家的嫡女,又是娄家的外侄女,所以总觉得高人一等,不可一世,对她这老太婆也谈不上多恭敬孝顺。

    反倒是身份卑微的三夫人,因为没有背景,想要在慕府立足,就要靠她这个老婆子,所以对她这个老婆子真是勤勤恳恳,好得没有话说。

    而慕雅晴虽然生性胆小,实力平庸了一些,但至少对她这个祖母还是毕恭毕敬的。

    所以,打心眼里,她反倒比较喜欢慕雅晴。

    她实在太了解慕淑媛霸道的性子,之前也听过无数次慕淑媛欺负慕雅晴的消息,现在又闹出这种事儿,她自然先入为主的以为又是慕淑媛搞的鬼。

    看到就连祖母也对自己疾言厉色,将一切过错都怪在她的身上,慕淑媛差点气得发疯。

    “好,好你个慕雅晴,今天算我栽在你手里了。你给我等着!”慕淑媛怒得浑身发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望着苏陌凉的眼睛仿佛要吃人。

    说罢,便是转身,怒气冲冲的离开。

    看到这一幕,慕荣怒其不争的叹了口气,面色极为的难看。

    “让王爷见笑了,实在惭愧。”慕荣冲着北晗昱抱拳,满怀歉意的开口。

    北晗昱则是笑着摆手,不在意的样子:“岳父说的哪里话,反倒是本王今天上门叨扰,卷入了你们的家事,过意不去的是本王才对。”

    “哈哈,王爷客气了,王爷是客,请往大厅这边来,我们坐下来谈吧。”北晗昱好歹是王爷,万没有怠慢王爷的道理,慕荣连忙伸手引路。

    北晗昱微微点头,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陌凉一眼,才转身跟着慕荣朝着大厅走去。

    苏陌凉不知道他那一眼是什么意思,总觉得别有深意。

    不过,事情已经解决,她也懒得管其他人怎么看怎么想,而是快步上前,冲着祖母恭敬行礼:“孙女给祖母请安。”

    祖母见她如此乖巧,连忙扶起她:“乖孩子,让你受苦了。”

    苏陌凉温顺的摇头:“没有,反倒是让祖母挂心了,听说祖母因为孙女的事儿,还病倒了,实乃孙女不孝。”

    “哈哈,不关你的事儿,是祖母自己身子不好了,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不知道还能庇护你和你母亲多久——”

    “祖母身子硬朗,长命百岁,还早着呢。”

    胡氏闻言,沉沉的笑起来:“入冬后,就是一年一次的选妃大典了,到时候你父亲肯定会把你送进宫的,宫里凶险,你又没有背景,现在能进入学院修炼,你可得努力啊,到时候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